【投稿】經典搖滾樂團 Pink Floyd 教我的事:我們不需要教育,它只是製造磚塊的工廠

【為什麼我們選這篇文章】

教育的目的是什麼?也許是讓人人擁有基本的知識,未來才可以往喜歡的領域發展,或許也培養一個國家人民的集體認同… … 但它更可能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僵化的體制,讓所有的人停止思考,成為最容易洗腦的「好國民」。

本文作者看見了教育體制的問題,但是對於改變現況仍毫無頭緒,也許在看完文章後,我們可以一起想想解決問題的方法。(責任編輯:高聖雅)

文/Ito Yuka(大學生)

Pink Floyd 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MV 大約劇情是這樣:

孩子就如同工廠裡被製造的螺絲一樣,被要求順從聽話,然而一個個小孩就這樣成為了國家和企業的生產工具,到最後被社會系統給榨乾吞噬,淪落至連個體存在的主張都沒有的一坨坨絞肉。然而那些自我覺醒的一個個孩子最後將學校燒成了灰燼。

關於教育問題,事實上已經困擾我許久。我不是什麼教育學家,我只不過是曾經因為討厭學校而陷入嚴重的憂鬱過而已。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我以小孩子的瞳孔看見了這名為教育的巨大監獄,它困住了人類思想上的可延展性及可創造性。而 人類與生俱來都深藏著先天的各種潛能,只是後天的填鴨教育以道貌岸然之姿奪走了它 。注重死背更勝於真正理解,注重分數更勝於思考能力。只要讀死書跟死讀書,就可以在這個系統裡安然度過。當時拼了命使勁全力才好不容易壓抑了想要反抗的衝動。

我相信絕對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意識到這整個系統的荒謬。 整個教育系統都是為了讓人停止思考而存在的 。一天八小時坐在椅子上,為的就是聽大部分其實無關緊要的知識,做一堆讓你產生競爭意識的考試。如果考得不好,還會被嫌棄,被貼上是個沒用的孩子這樣的標籤。然後說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你的將來好。 當小孩強迫自己去符合這個學校制度時就會產生緊繃和壓力,然而如此一來其實就很容易把所有五感都關閉 。這時候就非常容易進入被思想控制的圈套中,例如被媒體及宗教團體洗腦等等。

將來是什麼樣的將來呢? 是社會價值所告訴你的成功嗎? 進入有很多社會地位很高的人都念過的學校,或做一個社會地位很高的工作,然後在那裡盡可能地出人頭地,取得安定的物質生活,而且可以炫耀。相反地,一方面又告訴你說你如果不讀書就會… …(請自行填空),那為何已得到金錢和權力的人仍然會空虛或沮喪?

事實上所謂成功從來就不是只有一套模式。只是學校一直把一套標準化的模式告訴每一個不一樣的孩子說這叫做成功。這就是我們長期以來一直被教導的對於成功的迷思,也導致對我們對權威的過度崇拜。

分數什麼的都是屎,是的,沒錯,我就是要這麼極端的說。一個人的分數從來就不代表你聰不聰明,它只是代表你比較會背誦而已。況且所謂的成績好不好這種定義都是跟別人比較出來的。 你無法用一個既定的合格標準去向每一個目標都不一樣的孩子打上分數

還有,選擇題也是個讓孩子思考停止最有效果的方式。因為那是叫你在選項中選出正確的答案, 久而久之,你就會認為凡事所有正確的解答都只存在在選項之中,你的思考模式就只能在被準備好的選項範圍內遊走,你不會有尋求選項之外的思考方式 。這不是思考停止是什麼?這樣的情形下對於統治者來說,輿論操作和帶風向就會變得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目前的教育系統充其量只是預備學生將來從事「社會所認同的職業」,無關乎教你怎麼獲得心靈上的快樂。 但我們都忽略,快樂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重要了。它比我們想像的都還要重要太多了 。學校系統非但沒有帶給學生活力與熱忱,而且通常還是消耗能量和精神的。

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做自己感到熱忱的事情所產生的價值是超乎你的想像的。 因為當你快樂的時候,你會發現周圍開始圍繞著跟你一樣頻率的人,你會發現你有源源不絕的動力去進步 。愛因斯坦說過,每一個小孩都是天才。然而每一個小孩與生俱來的價值都遠遠超過社會所定義的,只是學校的恐懼式領導把這些潛能都封鎖住了。真正的教育並不是在一個權力結構下灌輸孩子大人單方面自以為是的教育,而是引發孩子的潛能。

雖然說這麼多也不會改變什麼,但主要還是強調過往的教條其實早就不適用於現在這樣動盪的年代了。有好多冠冕堂皇的話充滿著陷阱,有好多好多的為什麼跟懷疑。

我們被很多的枷鎖綁住。尤其很多觀念我們會認為它理所當然、天經地義。所以哪怕只有很小的力量,當開始對那些認為平常深信不疑的理所當然抱持疑問,我們會發現在那其中其實有很多矛盾點暗藏著。當我們發現這些矛盾時,原本思考停止的腦袋就會陸陸續續的開始轉動,而某種意義上,這時候我們也將能夠得到真正的自由。

推薦閱讀

為什麼華人認為錢很髒?灌輸「窮才是高尚」的儒家教育,就是阻礙經濟發展的元凶
校園真實經歷透露台灣恐怖教育──即使大人說不出拒絕的理由,小孩也不能反抗
15 歲那年他不升學而去做木工,3 年後月薪八萬——為何德國能養出超強技職教育?

(本文經投稿作者 Ito Yuka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從百年來毫無改變的洗腦教育中掙脫枷鎖〉。首圖來源:作者提供。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