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德國人從不潑漆希特勒署名的鐘?轉型正義做得好,沒人會攻擊歷史遺跡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桃園市大溪區慈湖陵寢的前總統蔣中正靈柩,遭民眾潑灑紅漆,事後署名「FETN -蠻番島嶼社」上午在臉書貼出「青年獨派 228 行動聲明」以及照片,表示在各界紀念台灣人民苦難的今天,一群關切公義,主張落實轉型正義的青年,將象徵受難者鮮血的紅漆,潑灑在獨裁者停靈的棺柩。

有人認為獨派行為太超過,有人則支持將老蔣棺木移送回中國。我們到底該如何看待這起事件?德國如今還保留一座希特勒署名的鐘,關於他們為什麼保存的原因和脈絡,或許能給台灣人該如何處置「中正廟」有些啟發。(責任編輯:黃靖軒)

桃園市大溪區慈湖陵寢的前總統蔣中正靈柩 28 日上午遭潑灑紅漆。圖片來源:中央社

文/ 李忠憲

在昨天 228 的紀念日,獨派青年向老蔣的靈柩潑漆,看我台派臉友的反應有人極力稱讚,有人非常不以為然,認為這是極度挑釁和作秀的行為,老蔣活生生的時候,你不敢對他怎樣,只敢欺負一個躺在棺材裡的死人。

同一天喜樂島公投大聯盟集結幾乎所有台派政黨的力量,認為現在是台灣獨立公投加入聯合國的最好時機,美國總統川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對台灣都是史上最友好的領袖,民進黨全面執政,正是公投加入聯合國,正式獨立的最好時機。

另外也有台派的朋友表示支持但是非常憂心,認為目前世界孤立主義盛行,聯合國功能不彰,許多人研議應該加以廢除並且成立新組織,尤其在習近平要正式稱帝之時,這樣舉球被殺是否明智,獨立建國豈有如此容易,十年能完成就算光速,尤其獨立公投若不能通過,台灣將會走向何處?

公投問題實在太複雜,實非我這種一小時通勤政治評論家所能明白闡述清楚,但是對老蔣棺材潑漆的事情倒是可以稍微討論一下。

花納稅錢看守蔣中正棺木,的確是件荒謬的事

舉凡社會和政治運動是否可以得到迴響和支持,之前有一個朋友寫過一篇文章,他所列舉的三項原則非常具體,「緊急」、「重大」、「不可逆」。

棺木噴漆這件事情算是重大,二二八的元凶箭頭都指向蔣介石和國民黨,這也是吳敦義的國民黨不敢劇烈反應這件事情的主要原因,台灣人還要花這麼多納稅人的錢看守這些棺木,的確是一件荒謬的事情。

可是這件事情一點也不緊急,老蔣棺木放在那邊已經幾十年,人都死了還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另外老蔣不是殭屍,也不會像馬英九那樣從棺木裡面跳出來說我將再起,所以也沒有不可逆的情形發生,不必再去棺木上施法鎮魔。這件事情有合理性和正當性但不大,可以理解但能夠獲得的迴響有限。

德國希特勒署名的鐘,與台灣中正廟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德國黑爾克斯海姆鎮一座教堂有個希特勒署名「一切為了祖國」的大鐘,許多人結婚生子在這個鐘聲下見證眾人的祝福,感覺毛毛的,教會希望置換這個希特勒的鐘。德國人不像我們一大堆人跑去中正廟拍婚紗,尋求殺人魔的祝福卻不知不覺。

前幾天議會以 10 比 3 票數,拒絕教會撤換銅鐘的提議,決定保留這個銅鐘,以「促進和解與抵制暴力和不公正」,但是在旁邊要附上一個詳細的碑文,來描述納粹那一段歷史。

我相信沒有任何德國的進步青年想要對這個鐘潑紅漆,因為這幾乎是德國僅存的希特勒歷史遺跡,德國轉型正義明白清楚審視的歷史上的責任問題。

我相信如果德國沒有轉型正義,歷史重大事件不清不楚,到處都是中正路、中正國小、中正國中、中正高中、中正大學、中正廟、和中正帝王陵寢等等,卻無可奈何,同樣的潑漆事件應該也會發生。

如果台灣有做好轉型正義,沒有這些日常生活的中正魔咒,只剩下某個廟裡面蔣中正一個匾額「反共必成、建國必成」,有誰會無聊到去上面潑紅漆。不過一個會搶衛生紙搶成這樣的社會,應該很難理性去看待這些事情。

(本文經原作者 李忠憲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希特勒的鐘和蔣陵潑漆 〉。首圖來源: 中央社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