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少女被全村性侵,還被媒體肉搜逼出面──從這則「嗜血」新聞聊聊什麼是媒體

今天想和各位聊聊,從中國最近一則「獵奇」新聞,討論什麼是媒體責任。

事情是這樣的,中國黑龍江一名少女湯蘭蘭 7 歲時,接連遭父親、爺爺、叔叔性侵,甚至家人還強迫她賣淫,提供全村人性服務。直到 10 年前她 14 歲時案情才曝光。一共有 11 人被判刑入獄,其中湯蘭蘭的爺爺在入獄期間死亡。

這則 10 年前的新聞之所以最近在中國很紅,是因為少女的母親萬秀玲出獄了。她一出來卻翻供,堅稱「全村人口都被女兒誣陷」,然而當她打算尋找女兒時,卻發現女兒已經改名遷戶,人間蒸發消失了。

接著中國澎博新聞訪問了許多當事人,並在一月底刊出了一篇名為「​​尋找湯蘭蘭:少女稱遭親友性侵,11 人入獄多年其人“失聯”」的新聞,然而這則新聞在讀者砲轟聲中,下架了。

嗜血!少女被性侵,還被媒體肉搜逼出面

中國網友憤怒的是,新聞報導中雖打上馬賽克,但仍貼上了湯蘭蘭目前的戶籍訊息。網友痛批媒體追殺被害人,強烈譴責澎博新聞。台灣媒體如蘋果和三立也用了很重口味的標題吸引大家眼球:「【嗜血片】少女遭全村性侵 陸媒竟肉搜逼出面」、「少女控全村性侵「人間蒸發」!陸媒竟肉搜逼她踹共再引波瀾。

這邊附上蘋果的報導內容,讓大家參考:

根據中國部份網路媒體報導,湯蘭蘭在案發後轉交乾爹、乾媽照顧、撫養,改名「湯玉」正在念大學、長相清秀、成績優異,完全看不出曾遭 60 人輪流性侵,痛批她只知快樂享受大學生活,不顧還在坐牢的家鄉父老,過度渲染反引起中國網民一片譁然,「這樣做是想逼死她嗎!媒體嗜血至此真是噁心、無恥、卑鄙到極點!」強調此案經地院、高院審理 4 年定讞,罪證確鑿毫無可議之處,力挺湯蘭蘭永遠不要與其家人聯絡,「你們這些人渣就放過她吧!」

同樣的事件,澎博新聞報導中的舉出幾個疑點

受害者被性侵輪姦 7 年後隱性埋名,加害者出獄後聯絡媒體發動肉搜,看起來真的很可怕、很獵奇、很嗜血,對吧?

但新聞不能只看獵奇的一面,根據澎博報導,該起事件確實有幾個疑點。這邊也附上原文,供大家參考:

當時,14 歲的湯蘭蘭正在龍鎮上初一,寄宿在校門口的王鳳朝、李忠雲夫妻家,判決書中,湯蘭蘭稱他們乾爸、乾媽。

在當地,由於村屯散落,人口稀疏,基層學校條件差,不少孩子從小寄宿讀書。湯蘭蘭從學前班開始,就離家上學,六年級轉學到龍鎮後,便住在了王鳳朝家。同時住宿的學生不到 10 人。

而 2008 年的十一,湯蘭蘭沒有回家。萬秀玲(湯蘭蘭生母)稱,剛放假不久,她就接到了女兒電話,“媽,我懷孕了,是我爸的。

萬秀玲稱她當時不信,怕女兒是“處對象了”。隨後,萬秀玲叫上孩子大姑湯玉英一起,到王鳳朝家想把孩子接回來。湯玉英的兒子丁福開車送她們。

判決書顯示,證人王鳳朝說,當日,三人來接湯蘭蘭,萬秀玲打了孩子,其打電話報警。當年 10 月 27 日,夫妻二人領著湯蘭蘭報案。

接孩子這天,王鳳朝稱是 10 月 1 日。而據湯蘭蘭所記,這天是 10 月 3 日。當日,湯蘭蘭給公安機關寫了一份舉報信,稱被家中十幾位親友強奸多年。信的開頭即是,“我寫這封信是為了能讓我乾媽、乾爸為我申冤。

發現疑點了嗎?法官採納的證據,是湯蘭蘭寫的一封舉報信。寫信的目的是為了乾媽、乾爸會自己遭受的惡行申冤。然而信件的日期,卻和乾媽說的日期對不起來。

日期寫錯可能是搞錯,但該篇文章接著寫到:

“王鳳朝和李忠雲何時得知被害人被強奸,二人說法不一。” 湯家的申訴律師付建說。在他看來,“到底是如何引發的報案?這正是此案的要點所在。”

被害人雖然說要讓乾爸乾媽幫自己申冤,但乾爸乾媽究竟是何時、又是如何得知湯蘭蘭被強姦的?這點二人說法一直兜不起來。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萬秀玲(被害人生母)稱,接孩子那天,李忠雲(被害人乾爸)塞給她一張 B 超單,“說已經帶蘭蘭做過流產了”。

“卷宗裏有兩張 B 超單,一張顯示懷孕,一張顯示沒懷孕。”1 月 23 日,萬秀玲此前的辯護律師王丹陽對澎湃新聞稱。家屬提供的案卷材料顯示,這兩份 B 超單均為龍鎮農場職工醫院出具,報告日期均為 2008 年 3 月 31 日,檢查醫師也是同一人。而結果卻截然相反。

超 B 單應該是類似 X 光之類的東西,總之,少女被強姦後到底有沒有懷孕,也出現了兩個版本。

湯蘭蘭生母萬秀玲和姑姑湯玉英都表示,10 年前去接孩子的那一天,湯蘭蘭不走,只是哭。直到臨走前湯蘭蘭才站在窗口說了一句,「我把你們都送進去」。接著包括湯蘭蘭父母在內的 5 名親屬被判刑。

2 年後該案一審宣判,涉案的 11 名被告都集體上訴稱自己無罪,並且否認犯罪事實。判決書顯示偵查期間有 9 名被告人供述了犯罪事實,然而事後多名被告當庭翻供,稱遭到了逼供、誘供,另外 2 名被告始終沒有認罪,但因為被害人指控、同案人供述相互認印證,最終也被定罪。

澎博新聞在今年 1 月底,找上了當年該案的偵辦人員,但對方拒絕接受採訪。

另外其中一名被告,也就是湯蘭蘭的爺爺湯瑞景,在案發後的第 45 天就死亡。屍體鑑定書指出他當時大量吐血,送醫搶救無效後死亡。

如果你也眉頭一皺感覺不單純…..

看到這邊,如果你也眉頭一皺覺得案情不單純,我們可以來聊聊,到底什麼是媒體責任?

我剛看完蘋果報導時,也確實對內容感到憤怒,然而查找完澎博新聞的原文時(雖然原文下架了但微博還有 備份),卻感覺案情並不向蘋果報導說的這麼「嗜血」。

毫無疑問,湯蘭蘭性侵事件是一個有爭議的案子,不然不會引發如此巨大爭議。也許有人會說,法官都蓋棺論定了,為何如今加害者出獄後還想翻案?

媒體責任就是要有勇氣,敢「反風向」

但別忘了,世界各地包括台灣,都發生過數不清的冤案。為什麼當一個有爭議的案件到了媒體手上,記者卻成了網友痛批的肉搜者;當這則新聞有可能讓大看見不同觀點、當記者追查過程有可能成為翻案關鍵時,這則新聞卻在網友的炮轟中下架,另一方面跟用血腥、獵奇包裝這則新聞的媒體,卻被不斷轉發?

在我看來,媒體的責任就是要有勇氣,於一面倒的風向中,拿出證據讓讀者看見事情的不同樣貌,讓讀者能用不同角度看事件。這也是媒體的義務所在,因為任何事情都會有誤判,法官會有、警察會有,更不用說政府機關。澎博這則新聞的爭議點在於他揭露了少女的部分資訊,但看完全文,報導並沒有鼓勵肉搜,更沒有揭露湯蘭蘭的全部資訊。

也許是對中國的偏見,讓我們認為「中國發生這樣獵奇的事情不奇怪」;也許是對性侵受害者的憐憫,讓我們選擇批評媒體,忘記追查真相的重要。

這起事件不是發生在台灣,澎博新聞也不是台灣媒體。然而希望同時貼上一個事件的兩面報導,讓大家可以再度思考如何看待新聞事件,以及身為讀者,大家到底希望媒體做出什麼樣的報導呢?

(本文提供合作媒體轉載。首圖來源:微博新聞截圖。)

推薦閱讀:

【中國剷除人口作法】血腥一胎化不見天日,村莊面臨「全村絕後」浩劫
川普很壞但我喜歡!美國把中國和流氓國家「並列」還發微博,中共黨媒又崩潰了
中國版臉書要 GG 了!中共嫌微博「跪姿不標準」,下令熱搜榜下架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