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沒有世代掠奪】別怪老屁股賺比你多!台灣老人根本沒有剝奪年輕人什麼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生活,居大不易!許多年輕人會認為難生活是因為長輩把資源都佔走,但真的是如此嗎?我們一起聽聽這位作者不同的觀點。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主張世代掠奪,其實是一件非常沒有道理的事

年輕人被老一輩既得利益「掠奪」,這一個說法的背後,有一個很強烈的價值判斷。年輕人「應得」的部份,被老一輩搶走了, 也就是說主張這樣信念的人,他們有一套計算方式,可以清楚的說出年輕人該有多少起薪,而被低估,而老一輩用權勢,拿了超過應得的部份。 所以年輕人該起來反抗,拿回自己應得的部份。馬克思的階級鬥爭,在台灣以世代階級的方式出現,真不可思議。

這種「飢餓遊戲」式的反烏托邦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道理。所以主張世代掠奪真有其事的年輕人,一方面相信貨品有市場經濟,所以年輕人參與產出的貨品,有「應得」的價值,但另一方面,又認為勞動市場沒有市場經濟,所以慣老男才可以掠奪年輕人,低起薪、低就業。相信有陰謀集團負責世代掠奪大業的年輕人,不是在思想上怠惰,就是需要這種孤憤的反抗精神,而故意視現實而不見。

我們跟那群老屁股受一樣的教育,真的會差這麼多嗎?

「給員工低起薪高工時、不守法令、破壞環境、欺騙客戶、逃漏稅等,都是一群腦滿腸肥的中、老年人,關在會議室裡,想出來擴大自己利益」的結果,但這些慣老男,也都是在台灣同樣的環境受教育,接受同樣的道德價值,承受同樣的法律規範,怎麼會就這麼「壞」呢?

也難怪年輕人會相信這樣的陰謀論,當黑心頂新案子一出,這樣的陰謀論,馬上就有了相對應的圖像,「壞蛋自此有了臉孔」,怎麼教年輕人不相信,就是這些壞蛋造成台灣的問題。

其情可憫,但這不是世界運作的方式。壞蛋是有人類就有,而且永遠會有,但「主事的通通都是壞蛋」,不可能是長期均衡的結果。

低起薪從來就不是長輩故意為之的結果

以給年輕員工低起薪為例。假設一群慣老男真的關起門來,決定只給年輕人三萬不到的月薪,好讓自己荷包通滿。很快這陰謀就會破局了, 因為這些慣老男,彼此還得在貨品市場競爭,為了在貨品市場得勝,就不得不在勞動市場用高薪取得高生產力員工。如果相信市場經濟的私人間自願交易本質,那低起薪就不可能是陰謀下的結果。 市場供需法則說,低薪的原因就只能是企業對年輕人力的需求不高,或是年輕人力的供給太多。

這裡就要談網友 Alec Yu 指出,台灣總體薪資水準還是在上升,只是有明顯的世代差異問題,年輕人就是領比較少的薪水。要如何解釋?眾所周知,大齡員工除了經驗外,生產力普遍比年輕人差,如果慣老男真的面臨貨品市場競爭,那應該多採用年輕人,才會賺錢。「廟小陰風大,池淺王八多」,很可惜,淺碟子的台灣經濟,不振的貨品市場競爭,就是問題所在。

忽視年輕人,遲早會被兩種市場處罰

不照經濟原則運行的公司,會被兩個市場處罰,一是貨品市場,另一是金融市場。這些所謂的慣老闆當然知道請有生產力的年輕人好,但因為市場不是很大,獲利的動力也就不是很大,另一方面用年輕人取代中年員工的阻力很大,勞基法是一個關,人情壓力又是一個關,要把領高薪養家活口的中年人開除,不是很容易的事,不信問問經營有一陣子的中小企業,看看他們是在世代掠奪,還是在行社會責任。

我這說法的另外一個證據是,如果產品是世界級的,面向是世界市場的,通常不會有這種「世代掠奪」的問題,有著龐大的利益,人材是打著燈籠、拿著高薪都請不到,哪裡有世代掠奪的問題。台積電、鴻海都是這樣的例子,之前傳出大立光的「壓榨」員工新聞,就算為真,也不可能是長期的均衡,大立光有這麼大的生意要做,員工不顧好,多著是想搶他生意的競爭對手,哪裡容得了他長期剝削員工。

在金融市場發達的國家,不按牌理出牌的企業,也會遭到金融市場懲罰,在股市集資,或是銀行借貸會出問題。 但同樣的,台灣的淺碟子股市,有嚴重的市場操弄問題,台灣個股受操弄、受政府、受國際經濟影響,遠大於經營基本面,所以企業管理良不良善,與股價有脫勾現象。 而且台灣的金融機構,講私情、私利,遠勝於財務報表的貨真價實與否,因此也無法以銀行的力量,修正企業僱工「世代掠奪」的惡現象。

依靠市場的力量在台灣是失敗的,但政府不但沒有幫忙,反而幫了一堆倒忙。

與其討論世代鬥爭,不如來看誰幫了一堆倒忙

1. 外勞政策是一個失敗的例子

我不認為今天外勞取消了,「慣老闆」就會乖乖給年輕人高一點的薪水,反而是有些白領工作,就隨著外勞取消而消失。台灣其實多的是高薪的勞動工作,五萬、六萬的月薪,都還找不到粗工,因為現在的年輕人都上大學了,都要白領,寧領三萬不到坐辦公室,也不要粗活。是我也不要。所以就算禁止台塑用外勞,這些工作也不會是本勞做得來的。

這就是政府政策失敗的地方。 在台灣經濟轉型、社會轉型的時候,政府腿軟,開放了外勞,留下了又粗又髒的產業,只為短期經濟成果。如果當年讓這些產業倒光光,強迫轉型,那就不會有外勞問題,而青年就業問題也有所緩解。 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台灣閃過,但用的是轉型失敗的代價換來的。

2. 政府另外一個失策是 2008 年金融危機時弄出來的 22K

又一個官僚、政客為短期頭痛而吃嗎啡的結果。本來「慣老闆」的「世代掠奪」是不得已、個體隨機性的,但政府一旦出來做 22K,那就把年輕人起薪用政策釘死,22K 不是地板,而是天花板了,而且是政府帶頭做的,合情又合理。真正把低起薪制度化了。

要解決小市場問題,要學的是瑞士、新加坡,而不是古巴、北韓。大手筆的公共建設、軌道建設是幫台灣用低廉的利率買一點時間。 買時間,是要政府把台灣往瑞士的方向走,不是把小台灣弄成像大中國一樣。

瑞士的方向是什麼?自由、民主、法治又開放的國家,以全世界為市場,用全世界的市場力量給企業經營紀律。如果是志在天下,怎麼會有小王八的問題呢?

(本文經原作者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世代掠奪 〉 首圖來源:Simon Blackley,CC liscened 。)

想研究台灣世代掠奪的你,可以從這些文章下手

全世界都會碰到的「世代剝削」問題──經濟很好的德國為何跟台灣一樣不敢大改年金制度?
【投稿】徐重仁該道歉嗎?國家對不起年輕人,然後呢?
當薪水只夠活著而非「過生活」,這社會究竟還要年輕人省下什麼?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