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揭露做八大的那兩年:色情業者用高超話術,一步步誘導女孩卸下心防下海「接 S」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這個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壞人,有堅強、目標明確的人,當然也有迷途、看不到未來的人,這篇文章是一名做過八大兩年的女孩,委託朋友 PO 在 PTT 上的文章,希望能讓大家盡量了解每個行業都有好人跟不好的人,不要一開始就一竿子打翻一群人。

只有互相了解,才能彼此尊重。(責任編輯:余如婕)

此為示意圖,非當事者本人

文 / riot318

以下為幫朋友的朋友代 Po,文真的很長:

他的背後沒有血淚交織的故事,卻選擇在 18 歲那年進入八大

最近做跟做八大的話題又在臉書夯起來,突然很想在塵埃落定的現在,來跟大家說說我自己的經歷,也不是讓大家來罵我或同情我,替做八大讚聲還是勸世,只是單純的想抒發一下。以下文超長請慎入。

常常有人說,做這行的人,不論真假,誰沒有一個血淚交織的故事,但我沒有。

我們家雖然單親,但過的並不是很苦,至少我媽沒有讓我吃不飽穿不暖,但單親家庭的問題就是,如果要養活孩子,勢必無法顧及孩子的心靈,因為要忙著賺錢,在這樣的環境下我算是有點寂寞,經常胡思亂想,又沒有零用錢,總想著要去打工好買手機。

我踏入八大的開始,是在我十八歲生日的前夕,覺得要滿十八了可以打工了,就開始在網路上找工作,因為我媽喜歡推拿,所以我想說有些推拿館可以去學,然後簽約學完在那邊工作,就打算從這個下手,結果我在臉書上看到了一個廣告內容大概是,按摩鐘點服務,時薪 500~1000。

「薪水真的很好喔,而且也沒有你想的那麼恐怖喔」

圖片啊內容都很正常,就只有那個薪水不正常,呆瓜如我不疑有他的加了店家的賴說想去面試,因為薪水很高所以我還是問了是不是色情的,店家說不是,現在想想真的很白癡,在賴上他們怕是釣魚怎麼可能說是,然後我就去面試了。

面試的當天,是我的 18 歲生日,因為店家也說要滿十八歲才能去打工,所以就約在了生日當天,地點在南京三民捷運站,來接我的是一個很親切的大姐姐,她看了看我,說先到店裡聊,我們就往店的方向走。

到了門口,是沒有招牌的電子鎖大門,這時候我開始覺得怪怪的,大姐姐也看出來我有點不自在,她就說放心如果你不想做沒有人可以強迫你,但是要不要先去看看?薪水真的很好喔,而且也沒有你想的那麼恐怖喔。

在錢的驅使下我還是上樓了⋯⋯。大門上了樓梯之後,似乎是給客人等待的沙發區,坐了很多衣著新潮的年輕人,看到大姐姐帶著我來,非常親切的招呼我們過去坐。

接著,我聽到廣播,「大魚倒茶喔」,這時候我還聽不懂是什麼意思,然後一個濃妝豔抹、穿著小禮服的女生,推開沙發區後面的門走上三樓。我到這個時候才正式確定,這裡是做色情行業的地方。

這是一間不用脫衣服,只要聊聊天、「服務一下」就好的色情店?

大哥哥大姐姐們開始自我介紹跟介紹工作,老闆叫做西哥,帶我來的姐姐叫做小琪,跟另外一個叫傑森的是「幹部」,他們說這裡是做半套服務的店,其實沒有我想的那麼恐怖,跟客人聊聊天,衣服也不必全部脫掉脫上半身就可以,再幫客人「服務一下」就好了喔,這個服務一下在說的時候,小琪的手握著空氣上下搖了兩下。

在他們的言語安撫跟遊說下,我覺得好像真的沒有那麼糟糕,用手好像也不算出賣身體,尤其一個小時的薪水有一千塊,我真的心動不已,只是對這個行業的印象讓我還是怕怕的,想說不然回家再考慮一下,這時候小琪跟我說,不然你要不要試上一台看看?真的不行就沒關係啊~先試試看嘛。

說真的,無論是西哥、小琪還是傑森, 他們說出口的話不知道為什麼都很有說服力很難拒絕,直到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這叫做話術。 總之,我答應了。

小琪帶我去附近買了一件裙子,一件亮黃色、非常保守,除了腿什麼都沒露的裙子。這件裙子讓我安心很多,想說原來做色情業也不是都要穿的很暴露嘛,然後回到店裡小琪簡單的幫我畫了妝,就在煙味瀰漫的休息室裡等待廣播。休息室裡有三四個姐姐,看到我都用一種說不出是親切還是同情的眼神看著我。

我有點緊張,想說網路上不都說這種行業競爭很激烈女生之間勾心鬥角什麼的,結果她們只問了問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幾歲之類的問題,叫我不懂要問就沒說什麼了。

「學妹 308 倒茶喔」叫我的廣播響起了,我有點緊張的提著小琪給我的籃子走上樓,出休息室門口的時候小琪還跟我說不要緊張啦~很簡單的!加油~!

他的第一個客人,貼心引導聊天,也沒要求幫忙「用出來」…… 為什麼?

我做這行的第一個客人,是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男生,看起來很有出入這種地方的經驗,看到我很緊張,也帶話題引導我聊天,然後說他先去洗澡,洗完接著聊,我已經在輕鬆的氣氛下沒那麼緊張了,就說好。

洗完,他開始從聊天引導我去摸他的身體,慢慢的引導我摸到重要部位。我也不是沒交過男友看過 A 片,就上下套弄了起來,就這樣一邊套弄一邊聊天。差不多十五分鐘之後他突然按住我的手說沒關係不用忙了,就請我回休息室。

我完全搞不懂發生什麼事,是我弄痛他還是做錯什麼?他還沒「出來」啊,但我還是回去休息室,小琪進來就說,你看~很簡單很輕鬆吧?這樣就賺了一千塊囉!我說可是他沒有出來,小琪說那不重要啊,時間到了就是工作結束,賺到的這一千塊才是重點,趕快上樓囉客人再等你了~

接下來一直到清晨六點,我總共做了八台,做到我都記不清跟客人說了什麼,我只知道,我都沒脫衣服,客人也都沒出來。準備下班了,我換回我的衣服,卸了妝,到沙發區找小琪。

小琪看到我坐下,什麼都沒說就先拿了八千塊給我,然後說你看,是不是很簡單?很輕鬆?今天有遇到什麼問題嗎?我就說,客人都沒有出來耶⋯⋯小琪說你第一天上班很正常啦,慢慢來,趕快回家休息。我幫你叫好車囉,明天晚上再過來吧?

我因為很累,也沒多說,就答應了,下樓坐車。

在這個行業差不多半年後的某一天, 我想起我踏進這行的第一天,才發現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有技術成分在內,一步一步的安撫我,誘導我,我做的這八個客人,也都是他們認識的、特別安排好的 ,知道我第一天上班,我沒脫衣服也不會要我脫,沒有打出來也不生氣,沒有任何特別的服務也沒關係,只顧著跟我聊天,讓我覺得,這一行真的還好,簡簡單單輕輕鬆鬆的,八千入袋。

越來越少人點他台之後,色情店老闆這樣誘導

在開始上班後的第三天,我遇到了客人要我脫衣服,接著是客訴,說我打不出來,我跟小琪求救,她開始教我輕功,教我請客人幫我脫衣服,教我坐在客人身上磨蹭,教我舔客人耳朵,教我手要怎麼用力怎麼握怎麼把握節奏,教我客人快出來要怎麼做。我的工作漸入軌道,開始慢慢的我越來越放得開,隨便客人摸,也都打的出來了。

不過,也開始有些職業病。

我的乳頭因為客人常常亂抓甚至是咬而破皮,這些破皮好像永遠都不會好,陰部也是,甚至因為客人手不乾淨就摳,開始會有點發炎。就在我工作後差不多三週,突然我的台數變得很差,原本一天都是最少十台甚至滿台,變成一天只有三四台。

小琪跟西哥跟我說,你來上班也快一個月啦,客人會沒有新鮮感了啊,正常啦,於是我開始穿上情趣水手服,去化妝店給專業的化妝師畫更精緻的妝容,上台的時候也都脫光不留下著,對客人更熱情,但是台數還是不見起色。

不久後的有一天,小琪到休息室找我,她說你這樣不行捏,都沒賺到錢,進這行就是要趕快賺錢趕快走,我說我知道,可是我能努力的我都做了,台數還是不好,然後小琪就跟我說,不然,你要不要接 s,我說不好吧⋯⋯小琪說,我跟你說,有接 s 的妹妹西哥都會跟客人優先推薦,畢竟有的客人也不只是想半套而已啊, 而且你先打到快出來了,再做,進去一下就出來了,這樣子就拿三千了捏,加台費四千,真的啦你先試試看,真的不行也沒關係,我再努力幫你推台。

想當然爾,我就開始接 s 了,當然,也絕對沒有像小琪說的那麼簡單了。

我正式的從新人畢業,接 s 之後,我開始遇到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奧客,各種鐵鳥、想凹 s、想不戴套、想口爆、酒醉、打人… 等等等等,小琪他們也不再對我關懷備至。

沒錯,台數突然變差,是他們誘導我接 s 的手法。但我已經接受,也習慣了。

那一個沒上班的晚上,他的店被「衝了」

我在這間店做了一年半,真的是身心俱疲。可是,這一年,我一個月上班至少 20 天,一天上班超過十五小時,扣除所有開銷,我的存摺裡,多了三百七十萬。

店裡的姐姐經常說我很會守財,她們去長灘島、去日本、買名牌我通通都不去不參與,也從不跟他們去唱歌吃飯,其實我不是很會守財,也不是我多清高多與眾不同,這一切都要感謝我媽,雖然我出賣了她給我的身體,可是因為我很怕她發現,所以我不敢買任何奢侈品,也不敢買很多化妝品保養品,更不敢去度假一去十天十五天,就這樣緊張兮兮小心翼翼的守著這個「錢櫃大夜班」的秘密。

一年半後的某一天,我原本要出門上班了,結果突然不舒服,打電話給小琪請假之後,就在家休息。結果半夜突然接到小琪的賴,要我封鎖刪除她,等待聯繫。想說怎麼回事,結果隔兩天從別的姐姐那邊得到消息,我們店,被衝了。

在這邊說一下被衝是什麼意思。

我們店經常被臨檢,這叫例行公事。包廂內的燈光全部都是黃光,通常為了氣氛會關的很暗,只有門口的燈是白光,而且很刺眼。只要櫃檯的監視器看到警車警察,就會按下這一盞「臨檢燈」,一瞬間包廂會變得非常亮然後有一陣鈴聲,這時候小姐要馬上穿衣服,請客人至少穿褲子,然後離開包廂回休息室,拿出身分證排隊檢查。這都是有「交關」的例行公事,檢查完了就沒事,該回台的回台休息的休息。

而衝,就是警察一來就是拿櫃檯的帳本,翻垃圾袋蒐證保險套,然後整間店的人全部帶回派出所。

會發生這種情況要嘛是交關不夠、太高調惹到人、被檢舉、掃黃、或是專案,而我們店這次被衝是那一年很出名的台大高材生開設茶魚論壇的專案,包含我們在內一共衝了十家店,新聞可以搜尋的到。

進廠維修之下,他賺更多,卻也遇到比以前恐怖萬倍的客人

我很幸運的剛好沒去上班,沒事,但是就突然沒了工作。我已經存了很多錢,所以其實不擔心。因為不知道要找什麼藉口跟我媽說沒工作了,就還是出門,去找了一樣沒有上班逃過一劫的姐姐,那天她家來了一個別間店的經紀,問我要不要去他那,我說最近應該都會很辣,暫時不想上班,他說不然要不要趁這個機會,進場維修一下,然後做更能賺到錢的。

嗯,我又答應了。好不容易說服我媽之後我去割了雙眼皮,又回去「錢櫃上大夜班了」,只是這次的大夜班沒有半套了。

我開始做外送茶。割了雙眼皮之後,穿上雪紡紗、貼身牛仔褲、畫點妝,我也能算有點姿色了,以一小時一萬的價碼,開始了我半年的外送茶工作。

在開始做外送茶之後我無比感謝之前一年半的半套店經歷,因為外送茶的客人遠比半套店要難搞跟恐怖,沒有店家的保護,到了飯店房間就是只有客人跟自己,出了任何事都沒有人可以幫你。

後收不付錢、偷拔套、粗暴行事這些都還算普通,搶劫、水裡面放東西、硬掐脖子想要玩窒息式性愛差點被掐死、硬把你綁起來等時間超過飯店的人來等等等都有遇過,稍微普通一點的奧客嫌東嫌西、殺價、在重要部位塗麻藥想持久結果我吹一吹嘴巴麻掉沒辦法講話、摳下面到流血、重要部位都是黃垢奇臭無比則是幾乎每天都有。

從前半套店的經驗讓我至少懂得跟客人迂回進而在突發狀況時保護自己。但是,職業病還是無法避免,發炎破皮基本上是沒有好過了,也有一次因為客人太粗暴陰道大量出血,心情上每天都有爛客人也每天都很不開心。

就這樣過了半年,他被抓了

也是一樣的晚上,我上車準備去上工。進了房間之後,客人問了我一些有什麼服務啊、一萬太多可不可以殺價的問題。一一回答後被打槍了,我想說又一個爛客不做也好就下樓了。走到飯店附近的巷子準備上車,開車門的一瞬間,一群便衣一擁而上抓住我跟開車的「教練」,說我們被逮捕了,開始宣讀權利,然後帶我們回警局。

這一整個過程我都在恍神,心裡只想著,瞞不住了,不知道媽會不會宰了我,到了警局,我開始哭,也不是那種有機會讓警察心軟的嚎啕大哭,就是一直止不住眼淚,說不上是害怕、後悔還是什麼的情緒,反正就是一直哭,直到女警來搜身。搜完身之後女警告訴我,別哭了,你不會有事,家裡人也不會通知,等一下好好配合筆錄,讓你轉污點,就不會有前科了。

之後,一個年輕的警察幫我做筆錄,做完筆錄之後他開始跟我閒聊,他說他抓過很多小姐,沒有真的抓到過跟妹頭給的照片一模一樣的小姐,說我是他抓到少數覺得去釣我魚不覺得虧的小姐,我聽了也只能苦笑,他還問我明天還上不上班,因為明天他們還得再出去抓,後面一個看起來是長官的老警察走過來巴他的頭,然後把我帶進了一個小房間。

我很緊張,想說該不會要拷問什麼的,結果老警察只是問我為什麼要做這行,做多久了,勸我不要再繼續做,問完就放我走了。離開警局後我腦袋一片空白,就慢慢的走到了附近的公園,開始放聲大哭。

他的八大生涯在那一天正式結束

一年後的現在,加上那半年的外送,我總共存了五百萬,目前剛上完課,等待三月份的寵物美容師術科國家考試,考取執照後準備開店。我會用誤入歧途來形容那喪心病狂的兩年,完全沒有任何的經濟壓力下,我竟然就這樣踏進八大,一待兩年。

其實我是非常非常非常幸運的,不是每一個來的女生都能賺到這樣的數字,沒有在這兩年中染上毒癮、因為還有家人必須隱瞞沒有學會「花錢」,價值觀沒有被徹底扭曲,不是每一個進來的女生都可以像我一樣幸運,絕大部分的女生不但無法全身而退,連錢也留不住。

但這兩年真的對我沒有影響嗎?

是有的。

我的發炎到現在都還好不了,因為打避孕針到現在經期都還是很不順,最重要的是,我對男性有了陰影,跟男生發生親密關係的時候總是不順利。

雖然說不是為了勸世打這篇文,但還是想勸說那些想下水的女生,我文中其實有很多東西都沒打出來,這個行業真的很難全身而退,就算一開始抱著做半套就好,你也會在各種手段下一步一步的被引導,加上在那個環境的影響下,會越來越覺得沒什麼,業績才是一切。如果又沒有人管你,習慣了大手大腳之後,真的很難在回到一個月賺兩三萬的生活了。

也希望一些男生能不要一聽到八大就口出惡言,這個行業裡面真的有很多迫於無奈的人,也看到有姐姐爸爸欠錢她來上班,追債的人追到店裡,老闆當場幫她付清,只是她必須簽下本票,之後一個月要上滿二十天,一天要上十五小時,上到還完錢為止。

也參加過一位姐姐媽媽的葬禮,她為了付醫藥費來上班,她媽媽葬禮的那天之後就不做了,跟我說媽媽走了好難過但也好,終於解脫了。這個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壞人,有堅強、目標明確的人,當然也有迷途、看不到未來的人,希望我的分享可以讓大家盡量了解每個行業都有好人跟不好的人,不要一開始就一竿子打翻一群人。謝謝大家看完。

我負責代 PO 就不一一回應了,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本文經代 PO 者 riot318 以及原作者(匿名)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閒聊] 我做八大的那兩年 〉。)

推薦閱讀

你可以在色情行業裡,挖到了什麼驚人的「秘密大數據」?
用色情和暴利引誘人花錢,而且通通合法──日本黑幫專家揭開交友網站爆賺的秘密
A 片女星 Asa Akira 的職場享受學:投身色情產業,因為我喜歡「性」
【投稿】鄉民愛看群交又愛罵人「婊子」,其實是把自己推向魯蛇處男深淵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