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國民黨發表「要求中國民主化」的聲明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本書:誰是中國人:透視臺灣人與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國民黨,明明就有站起來的機會,有站起來贏得台灣年輕人、以及贏得對岸厭惡習近平政權年輕人的機會。(別忘了有多少年輕人已經開始後悔票投民進黨了。)

國民黨你怎麼不試試耕耘這市場?(責任編輯:鄒家彥)

文/林泉忠

國民黨「連接中國」的論述,如何讓台灣年輕人買單?

眾所周知的殘酷現實是,經歷了太陽花學運後的「天然獨」世代,對於將臺灣的未來與「中國統一」連接,已明確展示出說「不」的姿態。換言之,如何處理國民黨長久以來堅持的「連接中國」國家論述,並有效地讓臺灣的年輕世代「有感」,我以為將是決定國民黨能否在未來恢復昔日氣勢的關鍵所在。

遺憾的是,即便是號稱國民黨本土派的吳敦義在就任黨主席之後,迄今也沒有出現敢就國民黨「連接中國」的國家論述,提出在黨內展開一場大辯論的呼聲。

吳敦義也與朱立倫及洪秀柱兩任黨主席一樣,上任初期仍是「反省」、「改革」不離口,仍然對於整個國民黨為何淪落到如今窘境之深層原因缺乏真誠確實的理解,也忘了左右之前「九合一選舉」與總統大選、立委選舉結果,以及太陽花學運所凸顯的、臺灣社會對兩岸經濟一體化使北京在左右臺灣政治、改變臺灣社會價值方面更有著力點的集體焦慮。

國民黨復活的三個選擇

如今,國民黨處於轉型路口,除了繼續馬英九以來延續中華民國史觀、堅持「中國座標」,同時積極「向中共靠攏」卻結構性導致國民黨歷史性衰落的路線外,我認為還有三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和台灣本土主流民意接軌,國民黨必須徹底本土化

一、勇敢調整行之已久的國家論述,與臺灣本土主流民意接軌。二○一六年總統大選前的「換柱」風波揭示了當時國民黨的主流派已理解到,未來要繼續在臺灣社會生存,做為一個有競爭力的政黨,必須以符合主流民意的「選情」為依歸,若無法打贏選戰,一切漂亮的政策論述都沒有意義。

倘以此認知並做此選擇,國民黨必須徹底本土化,並非吳敦義身披「本土派」外衣(吳連外衣也沒有換,形同拒絕改名)就可暗渡陳倉,這包括了必須無可避免地放棄連接「中國」的國家論述。而徹底本土化後的國民黨國家論述,不再與一九四九年之前的中國大陸連接,也不再以辛亥革命及民國建立的一九一二年為國史起點。

沒有了連接「中國」國家論述的包袱,國民黨有可能重新獲得掌握未來的年輕世代的支持,也才有可能重新成為臺灣最有競爭力的主要政黨之一。

第二個選擇:發表要求中國民主化的聲明

二、繼續堅持連接「中國」的國家論述,同時制定實現「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及國民黨於一九九○年代主政時期頒布的《國家統一綱領》中揭櫫的「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國」路線圖,以說服臺灣年輕世代。

而為了實現此一目標,國民黨必須重新調整與北京的關係,在一些議題上也無可避免地必須與北京清楚切割。此外,在兩岸政策的部分,同樣必須包含向中共施壓的具體措施,迫使其放棄一黨專制;同時建立制度機制, 全面支援能夠促進中國大陸政治民主化和社會自由化的公民活動、支持香港爭取民主普選的社會運動。

在政黨合作方面,則應尋求與民進黨等其他政黨聯手,共同向中共施壓,以促進中國大陸走向民主化。其中一個步驟,包括以臺灣全民的力量,發表要求中國民主化的聯合聲明。

第三個選擇:徹底將自己蛻變為北京在臺灣的代言人

三、面對現實,以利益為訴求,實際上放棄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夢想,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繼而在意識形態與兩岸定位及相關政策思維上尋求與中共進行整合,徹底將自己蛻變為北京在臺灣的代言人。

此一選擇的訴求將是:中國大陸的國力日益膨脹,臺灣無法這樣抗拒下去;與此同時,直接與世界經濟火車頭的大陸連接,既符合臺灣的利益,又可維持臺灣的生存。

做此選擇,可參照香港建制派的發展,譬如左派最大政黨民主建港聯盟(民建聯),或是維護財經界及中產階級利益的自由黨,究竟他們如何在一九九七年後繼續存在、如何巧妙維繫與北京的關係。必須強調的是,即便做出選擇,這將是一個漫長的漸變式過程,非可一步到位。

百年老店的中國國民黨及其堅持的國家論述,在今天已走到十字路口。國民黨人及其支者會如何選擇以延續命脈,關心東亞局勢的諸位無不拭目以待。

(本文書摘內容《誰是中國人:透視臺灣人與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由時報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li chen yu,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