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下班後應該擁有多少自由時間,才算合理?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不只是寫給底層勞工,還有那些因為父母加班沒時間,導致家庭關係走向緊張的人。為什麼這次勞基法修法與我們息息相關,因為它直接衝擊到了我們與最親近人之間的關係。

這位作者用自身經驗質問修法的政府,一個人下班可以擁有多有自由時間,才是合理的?(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iampigto

現在 PTT 八卦版、立委、勞團反對修法的理由,主要都是短期間集中的工時以及沒有充足的休息時間會導致過勞,這確實是最嚴重也是最重要的點,但是如果身邊沒認識經常過勞的醫護朋友或低階勞工,或許難以理解。

我想試著從另一個角度聊聊。

這個說法是勞陣孫友聯秘書長來演講時聽到的,就是身為一個自由人,一天或者一周有多少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是合理的?

我對這樣的說法很有感觸。因為我的雙親都是勞工,他們隨著我年紀的增長,約從國小到國中這期間工作所需負的責任也越來越重。

對!雖然是加薪升官,但我只看到他們壓力越來越大,而且這還是成年後才看到的事情,成年以前,我是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我爸媽無時無刻都得去公司。

國小時每到周末,是很期待我爸帶我們一家到學校打球跑步,當時 PS 正流行,做完功課可以玩一下,但是周日下午都一起出門。

後來功課完成了,但是經常看到的是父母疲憊的躺在床上,於是我與我哥便打開 PS 自己玩去了,再後來,甚至假日還有一半的時間,我爸還必須到公司一趟,而最後的結果,是當我爸有心力關心他兩個孩子時,我們卻都只專注在電視電腦遊戲上。

當我父母提出哪天想一起出門玩的時候,得到的是我厭煩的臉。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平常都不多關心,真的出門了,也不知道怎麼和父母互動,總是臭臉出門回家。

這是我的經驗。我父母確實也有因為超時的工作,而讓身體出現問題。但是最讓我扼腕的是我和我父母的關係當時會這樣破裂,以前總認為父母為了工作犧牲我們,懂事才清楚是為了我們才那樣拼命地去工作。

而我父母,恐怕最難以接受的是拼命為我們工作以後,卻無法得到孩子的諒解。

再拉回最前面講的,到底有多少我們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是合理的?賴院長和林部長一直辯駁有足夠的休息時間,但是身為一個人。

對!如果你們還有當勞工是人的話,我們除了休息之外,還剩下多少時間是可以去陪陪家人的呢?為什麼修兩次法都不重視工時過長這個問題呢?

這句也是孫秘書長舉的例子:「就像橡皮筋拉到最大綁在罐子上,綁久了它的彈性也回不來了」我一樣也感同身受。因為當我父母沒心力來維持親子關係時(我相信他們很努力)我們的關係也回不去了。

當然可以反駁我叛逆期本來就是這樣,但我想說,在國小我就已經得不到足夠的關懷了,國小應該還是很依賴父母的時刻吧!親戚師長都說我是獨立的小孩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但誰不想和其他同學一樣,有家人來學校接回家,然後在路上聊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父母覺得孩子被電腦搶走時,我反而認為我爸媽被公司搶走了。但是,天底下哪有不想多陪陪小孩的父母呢?

我沒認識低階勞工,我有一些護理師朋友每次碰面都覺得很疲憊。我父母屬於中產階級的勞工,經常加班開會那種,我爸媽的時間被搶走已經回不來了,但我不希望以後我有小孩的時候,我必須犧牲陪小孩的時間來休息或加班。

我想說勞基法是惡法,它的確限制了勞工工作的時間,讓勞工沒辦法無限加班賺錢,
但那是必要之惡。因為他為了你的身體健康、社會交際、家庭關係,要你暫時離開工作崗位,作為被繁重工作戕害過的家庭,也為了身邊許多護理朋友,我堅決反對任何可能增加勞動負擔的修法。

勞工加班是必要的?把人當作賺錢機器的資方和勞動部長要被換掉才是必要的。

(本文經原作者 iampigto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Re: [新聞] 林美珠:勞工加班是必要的 〉。首圖來源:Bianca Moraes CC licensed)

推薦閱讀:

【別讓林淑芬當悲劇英雄】至少還有你!看林淑芬昨天為勞工爭取哪三個重要權益
神秘儲蓄!月薪 24000 打開存摺老闆只匯 9000——台南勞工的功德,賴清德看不見
焦糖哥哥:我是開餐飲業的「資方」,但這次修法我挺勞工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