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年都跟性侵我的教練慶祝生日,我是神經病嗎?

【為什麼你需要這件事】

對於性侵,我們總是被提醒要小心陌生人,但是警政署統計,台灣一年的性侵害案件裡,加害者為熟人的比例竟然高達 78.6%!而被熟人性侵後,受害者不敢發聲的可能性又更高了。不過,香港田徑選手呂麗瑤,選擇在她 23 歲生日那天公開十年前被性侵的過去,不為別的,只希望有更多受害者能勇敢站起來,讓性議題在亞洲社會不再是尷尬事。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呂麗瑤

我被我的前教練性侵犯。

今年暑假,我看到台灣女作家林奕含案件,我很有衝動我小時候的不愉快經歷,但我沒有勇氣。

數個月前,倫奧體操金牌女將 McKayla Maroney 於社交媒體自白被隊醫性侵犯的經歷,這念頭再次萌起。

事隔多年,今天我鼓起勇氣說出真相,有三個目的:

  1. 喚起大家對兒童性侵犯的關注
  2. 鼓勵不幸的受害者勇敢站出來
  3. 讓大眾明白性議題並不是尷尬、羞恥或不可公開討論的事

我很感激 McKayla Maroney,因為她的一個舉動,令我願意重提此事,勇敢面對過去,希望藉此為更多人帶來正面影響。

「當時我沒有意識到問題,因為他在我心中是專業的教練。」

十多前的我,十三、四歲,因參加了學校的課外活動而認識了前教練 Y。教練 Y 很用心教導我,信任漸漸建立。我們不時會吃個下午茶或午飯, 關係可說是亦師亦友。一年後,我的運動成績的確有進步,我更加相信這位教練可以令我有更高的成就。

還記得當天是星期六的中午,補習班剛剛下課,我便收到了他的電話。他問到,上星期練習後我的肌肉有否感到繃緊,說他可以幫我按摩放鬆肌肉。按摩,在運動員的角度,絕對是一樣正常不過的事。當時的我也沒有意識到有任何問題,因為他在我心目中是一位專業的教練。

他相約我在運動場見面,甫見面後,他便說在運動場難以按摩,提議到他家中替我放鬆,我一口便答應了。再一次,我沒有察覺到有任何問題,因為我只是一個初中學生、因為他在我心目中是一位我尊敬的教練。

去到他家中,他指示我伏在床上。在我的大腿後方用手來回按了三四次後,便跟我說,穿着長牛仔褲不好按,提議我把牛仔褲脫下。我信任他,所以從未想過他會對自己的學生作出卑劣的行為。接下來,他繼續所謂的「按摩」。最後,他把我的長牛仔褲和內褲脫下,摸我的私處。直至被脫內褲那刻,我仍然反應不過來。

事情就這樣子發生了。大概兩年前,我首次將此事告訴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一直以來知道這件事的人只得她一個。

事發後還換得一堆閒言閒語,被說不懂飲水思源

人,是一種矛盾的動物。這些年我還有跟這位教練來往。他好歹也教了我一段日子,所以期後每年我都會跟他慶祝生日。我是神經病嗎?如何跟一位性侵犯自己的教練每年慶祝生日?

我不知道。也許我能夠把自己也騙倒,對自己說,那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那次之後,每次他靠近我,我的身體都會跟自己說退後。 我倆的身體接觸,從此只局限於拍拍膊頭。長大了,有時碰到他,硬着頭皮寒暄一兩句,便想趕快掉頭跑掉。 而這樣子只換來一大堆閒言閒語,說我沒有禮貌,不懂飲水思源。

決定公開事件後,我花了許多時間衡量,應該把事情的經過敍述得多仔細。一方面,我並不想大家把重點放在事情的本身; 另一方面,希望讓大家知道,加害者會將一切事情合理化,並利用受害者對他的信任,從而達到目的。

「錯的不是我,別為我難過。」

在香港的體育界,我未曾聽過有性侵犯或非禮的案例,但我相信同類事件是存在的。如果你不幸地與我有相似的遭遇,希望你能鼓起勇氣,向身邊的人尋求協助,不再姑息養奸。 在華人文化裡,性議題從來被認為是尷尬、羞恥或不可公開討論的事。

站出來,你的勇氣會影響很多很多同路人,就像 McKayla 影響我一樣。

至於我的家人以及關心我的人,請你們不要自責。可能你會認為,如果及早發現,我就可以避免到受到性侵犯。但我想告訴你們,不需為此感到內疚,因為你們與我一樣,被利用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錯的不是我,不是我的父母,更不是學校,錯的是侵犯我的人。作為受害者,我不感到羞愧。我不想你們為我而難過,我想你們為我的勇氣而拍掌。

“I am not broken. It was not my fault. I am growing strong. I refuse silence.”
這是一位 #metoo 倖存者 的說話,也是我的心聲。

今天是我的 23 歲生日,把真相說出是一種解脫,亦是把自己由 victim 變為 survivor,這是我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若大家想要為我送上祝福和關心,希望大家將文章分享,讓 #metoo 繼續燃燒下去,觸動更多受害人揭開加害者的真面目。

“Is it possible to put an end to this type of abuse? Our silence has given the wrong people power for too long, and it is time to take our power back. And remember, it is never too late to speak up.”

– McKayla Maroney, 2017

最後,我想分享一篇很有意義的文章:

祝我生日快樂:我被性侵害的經驗以及與性教育相關的反思

呂麗瑤
2017 年 11 月 30 日
*本人暫時不會回應任何與本事件有關的問題,希望各位傳媒朋友諒解。

【作者後記:提供相關協助之機構】(香港)

風雨蘭(服務對象為 14 歲以上女性)
熱線電話:23755322

護苗熱線(服務對象為 18 歲以下兒童)
熱線電話:28899933

(本文經原作者 呂麗瑤 Lui LaiYiu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連結 在此 。)

你可能想了解更多 #metoo

【好萊塢恐怖故事】為啥「神力女超人」蓋兒加朵暴怒放話「續集有他就沒我」?「我不想被認為是說謊所以不敢承認」——從聯合公園主唱到房思琪,被性侵真的是受害者的錯嗎?
「師鐸獎」教師性侵案揭露的事實──房思琪的故事一直上演,我們卻假裝不存在
【投稿】我今年 20 歲,已經被性侵超過 50 次——我懇求大家不要再把強暴視作笑話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