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賴清德脫下白袍後,就忘了全台醫護人員的艱苦和過勞嗎?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

如果讓現在的《勞基法》通過會發生什麼事?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 在臉書上貼出一則故事,內容是過勞的工廠員工被連續 11 天凌晨加班的卡車司機撞倒,昏迷指數剩 3。急診醫師插管時眼前一黑,不時手抖,他想不起來自己上次什麼時候吃飯,只能趕快吞下葡萄糖液,立刻手邊的工作。雖然最後成功插管,但患者已經救不回來了。

我們都知道超時工作會增加心血管疾病、職災的風險,但又怎樣?這在未來的台灣一切合法,醫護人員在法律前抗議,不過是狗吠火車。

誰讓這樣的法律通過的?是脫下白袍的醫師。以下讓我們聽聽實習醫師對現在《勞基法》修法的不滿和沈痛的控訴⋯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陳亮甫(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秘書,臺大醫院實習醫師)

針對《勞基法》修法,立法院衛環委員會於 22 日召開委員會,會中雇主代表蕭明仁發言震驚四座,竟主張「勞工很少過勞死,有的都是自己身體出問題」,引起媒體大肆報導,輿論一陣撻伐。雖然蕭先生稍晚態度軟化,託辭當下發言不慎並向勞工道歉。

但此番發言、搭配執政黨如今強推的工時彈性化政策,正足以凸顯台灣民間依然視過勞為個人健康管理問題,醫療人員對此應有沉重感受。

有的醫師過勞中風,撿回一命卻長期失能

奇美醫院蔡姓外科住院醫師於工作中因中風倒下,萬幸撿回一命卻有一段很長的失憶失能期,無法回歸工作崗位。家屬與奇美醫院的訴訟爭執當中,一審法院先是否定其勞工身分,爾後二審法院雖認為其有求償餘地,但也認為因為蔡醫師本身代謝症候群而需為心肌梗塞「負起部分責任」。

在醫院裡,護理師都經歷過超時工作卻無法申請加班費的遭遇, 理由多半是「工作能力差,無法準時完成工作才會延遲下班」。從頭到尾資方坐足優勢,既無須努力補足人力、降低工時,當員工遭遇職業災害,還能夠歸責於個人健康因素。 蕭明仁先生發言雖然不遜,但其實反映了多數管理階層的心聲。

但實際上,健康問題真的僅是勞工咎由自取?

在臨床工作的經驗,我們時常遇到三高患者、健康管理大有問題,我們憑藉專業給出運動計畫、飲食調整、醫療追蹤建議,卻有太多因素使得這些健康管理策略窒礙難行,其中多半與職業相關。

舉例來說,輪班工作造成血壓長期不穩定,久而久之提高腦心血管疾病風險,已在科學上獲得明確證據。披星戴月的加班工作,下班以後既無法有足夠時間與體力運動健身,也沒有管道攝取營養均衡的理想飲食。更別提因為工作壓力造成的情緒疾患與物質濫用問題。

五年來勞保補償上百位的過勞失能、死亡者,其中不乏醫療從業人員,我們是在超時工作的死海裡泅泳,還得伸手拉住即將滅頂的過勞民眾。

但執政黨的腳步似乎沒有因為勞動團體的批評而稍作停歇,工時銀行、拉長連續工作天數、縮短輪班間隔的政策似乎已是黨內共識, 所有的程序都僅是配合演出,目的是為資方送上勞動彈性化的大禮,挾帶著「拚經濟」的虛幻口號與冒稱多數的民意。

作為醫療人員,我們竟只能坐視政府輾壓勞團與學者的苦口婆心,打造充滿職業風險的過勞職場,讓心血管疾病與代謝症候群壓垮健保財務,繼續荼毒已經過勞的醫療人員。

醫師出身的閣揆主推的政策,讓我們深感難以面對身上的白袍。

(本文經投稿作者 陳亮甫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 〈台灣真的沒有勞工過勞死嗎?〉。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首圖來源:DarkoStojanovic,CC liscened。)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故事:寫給每一個你,還有幾位脫下白袍的人。 一名大學剛畢業的女孩輪夜班到清晨,騎車回家路上被一名卡車司機從紅綠燈停等區後方追撞,當時女孩還可說話,仍會感覺疼痛,清晨運動的民眾協助報案,消防隊於事發後 23…

Posted by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 on Wednesday, 22 November 2017

你可能也想看這些文章

「你民進黨倒退一百年!」勞基法公聽會上爆氣 10 分鐘,大聲碾壓全民進黨——新戰神陳政亮
焦糖哥哥:我是開餐飲業的「資方」,但這次修法我挺勞工
【高調!勞團和民進黨開戰中】為什麼勞基法修法這麼急?陳為廷解析綠營「算盤」給你聽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