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壯士又上凱道】再被媒體帶風向前想想:你可以討厭軍公教,但有必要仇視他們嗎?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

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今天要公布軍人的改革方案,據傳月退樓地板  敲定為 3 萬 2160 元 ,和公、教相同。但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不滿政委先行公布方案,昨天上午號召 300 人到行政院外抗議,今日也集結數百人赴凱道抗爭,據 報導 ,部分抗爭者遭警方舉牌警告激怒,衝向警方封鎖線隊、叫罵、推擠。

這些反年改人士多半被社會大眾所不齒,但這種仇恨卻莫名蔓延到全體軍公教身上,這有必要嗎?本文作者在大學當教授,母親也是軍公教背景,這篇文章雖然寫於世大運反年改鬧場,但裡頭談的軍公教薪水歷史演變、社會對年改該思考的問題等,非常值得在現在再次有反年改人士抗議時,重新思考。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Shen-Horn Yen

看到世大運開幕式被鬧場心中當然十分不爽。雖然我們這個島上共存著完全不一樣的族群,有著完全不一樣的史觀與國家認同,但是遇到這類由台灣主辦的國際大型賽事,那種整個可能可以提升全民認同,讓你感到有一點驕傲的時刻,被這樣鬧場,任誰都不會開心。

但我不是說國際大型賽事的週邊是不能抗議的,集會遊行本來就是人民的自由,我也不認為抗議群眾連抗議還需要挑日子。畢竟抗議的目的就是要「讓你有感」。但抗議真正的目的應該是要讓非同溫層的人進而「瞭解訴求」,並希望「得到支持」。

但是我想請問那些反年改、反婚姻平權,還有假反毒真反同的團體,在 8/19 這麼一鬧以後,年輕人會不會放過你們?進而加入支持你們的行列?會不會願意對爭議中的議題有更多的瞭解?還是因為這一鬧讓剩下的耐性也消失了?

為什麼公務員能拿高所得替代率?跟那個年代沒錢的政府有關

我在很久以前談過我對年金改革的想法。在早年的社會環境下,軍公教之所以需要有薪資的保障是 因為他們被認為應該要肩負國家運作、保衛國家與教育下一代的責任,薪資的保障制度是為了要讓軍公教「不能貪污」或「拿著納稅人的稅金當薪水,但卻還自行兼差」(當然我知道有些人會把點解讀成國民黨藉此控制軍公教這群鐵票部隊)。

這也就是說薪資的保障制度是為了保證這三個職別的清廉,並不受商業團體的左右。然而在早年的社會發展上,軍公教的薪資其實一向遠低於一般行業。就好比我媽出來教書的時候月薪是台幣 900 元。但一般商業團體可提供的薪資是數千元。

我只是簡單地告訴大家,軍公教的優惠存款是那樣的背景來的。過去政府的想法是, 軍公教現在很辛苦,薪資遠遠低於外面的環境,但政府沒有錢,所以使用這個很高的所得替代率在退休後彌補。(但我知道有人仍然認為當年的這個想法就只是要鞏固鐵票部隊以換取對國民黨的忠誠)

在當時的條件背景下,這樣的處置聽起好像是合理的吧?你現在相對外面窮,國家以後補給你。然而軍公教調薪是久久才調一次的,而且還要隨社會經濟現況調。軍公教的年終也是固定的,就是 1.5 個月,不可能變多。不可能像某些大公司一樣加發十幾個月的薪資。所以我說到這邊大家應該可以理解那個背景。

反年改團體打哪冒出來的?

但我認為反年改的成因有幾個方面:

(1) 當年這樣的制度被濫用了,被擴大適用在很多並沒有苦過的人與職等身上,所以當然會造成龐大的財政負擔。此外有很長一段時間軍公教的考核出現了問題,任勞任怨做得要命的人未必在考績與升遷上得到回饋 (但是許多行業都有一樣的問題)

(2) 政府沒錢了 ,政府之所以沒錢的原因非常多,不當的舉債、不當的建設、稅收的漏洞、勞健保的漏洞,還有許多被政治綁架,換黨也一樣的浪費。當一切都要被一字排開拿出來檢討的時候,軍公教長期以來累積的退休金議題就是「最後一個」應該要碰但碰不得的議題

(3) 大眾對許多軍公教的認知已經不像以往那麼尊崇。對很多人來說軍公教代表的是鐵飯碗,甚至只是特權。 但是這是軍公教自己造成的?還是過去根本就不是一個公民社會,所以我們對於軍公教的觀點 著眼於「工作穩定」而不是「領納稅人的錢所以應該要肩負重要使命」?

從軍公教地位轉變看出台灣社會的病態矛盾:

當軍人這個身份被沒有實戰能力,只是混吃等退伍,甚至是在民刑法體制外欺壓下屬的偏見掩蓋時,當多數男性對於軍旅生涯有著說不完的恨意時,這個職別除了穿上軍服拿起武器的神氣以外,就很難受到敬重。

教職呢?當師資培育開放以後,當教育理念整個轉變,校內資訊也更公開以後,我們看到很多教育界長期的陋習與荒謬之事,再加上不適任教師與恐龍家長的爭議浮上台面,那些為了教育的理想而奮鬥,早年在教職以外還要身兼一堆政府交辦事務的辛勞身影與歷史又被掩埋了。重點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教師是不允許有工會來保障自己的工作權益的。因為我們在過去認為有崇高任務理想的人是應該做到死的。

再說到公務人員。我們這個社會是一個非常病態與矛盾的社會

我們一方面認為公務人員應該要很高的道德操守,二方面又很希望甚至羨慕進到公家單位上班去做個涼缺,然後就這樣做到退休,最後還要自己的子女快點考上公務員來混吃這口飯。在這種矛盾荒謬的情結之下,你要如何期待公務行政的體質會是好的?再怎麼年輕優秀的人才進到這樣的體系可能都會變壞,或被埋沒掉。

也就是說,軍公教早年享有的高社會地位是來自微薄的薪水、高素質的人力、以及為國家奉獻的忠誠。 但是當制度被濫用、國家經濟情勢惡化、許多結構性議題無法被改善,再加上人力素質下降(例如那些把因任公職而產生階級優越感的賤人),商業環境中的薪資又普遍變得低於軍公教人員 以後,軍公教這三個職別就會變成大眾想出口惡氣的出口。

而這種想出口惡氣的情緒就算再怎麼不理性,以偏概全,其實也都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我們一直都是一個只想要打稻草人,喜歡開地圖砲,希望別人細緻對我但我可以粗暴對待他人的社會。

也是有對年改無感的軍公教啦

其實退休金的改革不是現在的事,已經有好一陣子。如果有興趣的人應該去追蹤與查證很多的訊息,而不要只看某些特定團體斷章取義的口號。其實像我們這種本來就沒有 18%,什麼都沒有,也沒有國旅卡,卻受到《公務人員服務法》限制的新一輩大學教授來說,年金的改革對我們說真的沒什麼差別。

我不是說「錢很夠」,而是因為我們這一輩的大學教授所面臨的是幾乎不會動的薪資(相對於週邊國家來說)、薪資幾乎砸進研究計畫中(因為高教經費和科研經費只會變少不會多,當然拿自己薪水來補),所以怎麼改對我們來說已經沒差了,因為本來就沒什麼錢。

沒幹軍公教的人,你們可以用這些問題思考年改議題

但是我想說的是,年輕人或非軍公教人員在看待年金改革議題的時候要思索幾個問題:

(1) 你認為過去軍公教由國家制定固定薪資制度來保證收入,並禁止兼差以防止貪污是不是合理的作法?

(2) 在目前的現況下軍公教的薪資反而比很多年輕人來得高完全是軍公教的責任還是企業與商業環境問題?

(3) 當年的經濟弱勢反在現在被視為既得利益是軍公教自己的責任?還是社會不公下的仇恨投射與轉移?

(4) 你認識多少軍公教的人?你是否真的理解軍公教是什麼樣的族群?或多半是道聽塗說以自己的職別來臆測別人的工作性質?

(5) 每一個職別都有害群之馬,忽視他人生命歷程自私自利之人,也都有一直辛苦做到死的人。那麼你是否認為軍公教做到死是剛好,活該。其它職別的過勞才是職災?

(6) 每年年終有些高調企業(甚至是高污染產業)宣稱自己發多少個月的年終時,你是否會認為他們也是既得利益?而且也好想加入而不問代價?那麼軍公教長期只領 1.5 月年終,而且要非常久才能調一次薪的時候,你是否也覺得軍公教是活該呢?

(7) 你是否天真地以為軍公教完全沒有淘汰制度,每一個人真都是「終身職」?

(8) 你相信媒體上所有的報導嗎?還是合你心意的就按讚,不合心意的就是帶風向?

其實這是一個很殘酷的現實, 我們的經濟狀況壞到需要靠這樣的方式來挽救財政,但是許多造成國庫失血的問題卻無法被止血。

在改革的過程中未能理清所有問題產生的原因,卻任由人民彼此之間的不理解與誤解來擴大階級、貧富、世代與職別之間的仇恨。最後這樣的仇恨滋養出各種仇恨團體之間的對壘,甚至讓更多其它的議題被牽扯進來成為整的社會的泥淖。我認為這本來就是非常不智的,事情也不應該要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我對年改其實沒有什麼情感上的尷尬或矛盾。我媽媽那個年代的人就是 18% 原本設計適用的對象,但是後來政府要這樣改,我媽媽也是覺得「只能配合政府政策」就好,「自己只能省吃儉用」。但是我又覺得那些根本也沒什麼苦到的人為什麼能夠適用那個制度,搞到讓政府財政困難,這我也不懂。

愛把軍公教往死裡打,但你想過現在的改革可能不是最好的版本嗎?

但有些真正的既得利益根本就是任何政府動也動不到的,也不敢動的,因為就不是歷任政府自己豢養出來的不是嗎?但是當政府要處理這個議題的時候,許多輿論又出現對軍公教無差別式的攻擊,卻對其它財政漏洞(例如亂吃藥造成洗腎所支出的勞健保浪費)支字不提,只往軍公教這個稻草人上死命地打,我也覺得非常的怪異。難道這個國家所有一切事務通通變成勞務外包外加超商代收大家就開心了嗎?

然而反年改的群眾之中卻又出現不少既得利益嘴臉,和佔據階級之便與現實脫節之人,這樣的反年改群眾反而就是在損耗所有默默辛苦軍公教人員對這個社會的貢獻,甚至鞏固了仇恨軍公教的溫床。

其實我對於現存的任何政黨都沒有信心,也不信賴能夠處理好這個問題,因為台面上的人的溝通能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都很差。 浪費的錢一樣在浪費,應該省的卻省不了,就算軍公教的年金問題應該一定要改革,也很難往往最合情合理的方式去改。

軍公教=黨國體系?別傻了,快醒來吧

最後我只想說,反年改團體的作為不令人茍同。但是並非所有軍公教都有一樣的想法。就算支持年改也未必就會支持目前的方案,甚至是網民仇視軍公教的觀點。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主張與見解。當你希望別人細緻對你,理解你的專業與職別時,我也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每一個行業和專業都重要,都應該要互相尊重其在社會上的功能與角色。 如果你認為所有軍公教都是黨國體系的一員,都是國民黨,那請你不要再沉睡在解嚴之前的年代,請快醒過來吧。

(本文經原作者 Shen-Horn Yen 同意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你可以討厭反年改,但你應該仇視軍公教嗎?〉,首圖來源: 中央社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推薦閱讀

別的老人只想撈錢,這群老人卻賣命幫台灣年輕人建國——無人知曉的台獨英雄們
為什麼反年改連自己人都噓爆?這群豬隊友讓年輕公務員永遠背負米蟲臭名
七點分析告訴你:為什麼反年改抗議就是跟太陽花學運不一樣
【史上最強豬隊友】張安樂舉五星旗挺反年改:沒軍公教,立委哪來錢買票?
給反年改者:曾經是教師、軍人的你們,有以身作則教育下一代嗎?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