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同志、毒蟲的沉痛告白:我如何成為賴清德口中的愛滋病患者

【為什麼關注這個議題:愛滋、毒品與同志社群】

「這支影片要講的是,我如何從一個普通的男同志,成為了賴清德先生口中那個統計數字的其中一份子。」

先前賴清德公開表示「現在愛滋病主要來源是男男同性戀」,引起後續不少討論。

而最近有一位同時擁有愛滋患者、毒品使用者、同志三重身分的年輕人現身說法,不只是他的個人經驗,也聊聊為什麼同志社群會成為毒品和愛滋的溫床。如果我們能夠瞭解這些社群共同的問題,或許就能夠像當年政府發送針頭一樣有效降低愛滋人口。

(責任編輯:林芮緹)

圖為示意圖。(上報提供,攝影:李隆揆)

文/ 林美欣

「現在愛滋病的病人主要的來源已經不是針筒引起的,而是同性戀,男男同性戀之間所引起的。」

行政院長賴清德 9 月 22 日表揚醫療貢獻獎得主,一句愛滋病主要來源是來自男男同性戀,引發爭議,雖然賴清德會後受訪澄清:「那個是統計數字,過去愛滋病原因最多是菸毒犯者共用針筒所造成,現在統計數字就是這樣子,我沒有任何不敬」,不過在同志圈裡,已一片撻伐。

「我的臉書同溫層不斷湧出對賴揆的批評,但他講的是事實;之於我,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它是怎麼發生的。」9 月 24 日,一名 HIV 病毒帶原者以及曾經安非他命重度成癮的男同志,在臉書上傳一段 17 分鐘的影片《我是如何成為一個統計數字。》,緩緩闡述自己從天真無邪、剛考上大學的 17 歲少年,到染上毒癮、得知自己成為愛滋病患的心路歷程。

我是 HIV 病毒帶原者,我也是曾經吸食過安非他命 6 年的一個…… 毒蟲,剛好也是一個男同志,這支影片要講的是,我如何從一個普通的男同志,成為了賴清德先生口中那個統計數字的其中一份子。

上傳影片的是 24 歲的陳彥霖,他接受《上報》專訪,回想起剛考上大學的那個暑假,他在網路聊天室認識了一個「大哥」,大哥邀請他去「抽水菸」,而在那個正是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年華,他去了,卻沒想到所謂的水菸竟是安非他命,說好的全程使用保險套也破功。這場赴約改變了他的人生。

不後悔嗎?陳彥霖說,我最想改變的是這個「交友環境」,為什麼我那時會踏入網路聊天室,因為我想要認識人。可是,為什麼我ㄧ定要踏入網路聊天室我才可以認識人呢?

同志交友與毒品傳播一樣,都需要匿名性、隱藏性,如果社會不再歧視,就能讓同志的交友環境和異性戀一樣攤在陽光下。(上報提供,攝影:李隆揆)

為什麼毒品、性、同志社群會畫上「約等號」?

「因為同志圈的交友生態就是這樣」,陳彥霖嘆,他沒有辦法在一般的生活中,就認識跟他一樣性傾向的人,大家都不敢讓自己真實的身分冒出來,「因為這社會有很多的惡意,很多的歧視眼光,我們不想要被攻擊。」

所以如果想要找一個擁有一樣的性傾向、可以真實地做自己的話,就只能潛入網路世界,這個具有匿名性、隱藏性的網路世界,「可是也因為這樣,我們的圈子也就很容易被毒品給滲透,因為毒品交易也需要這樣子的匿名性,這樣的隱藏性。」這是我這麼多年看到的東西,我覺得這個現象會發生的原因,他說。

同志圈子小,想認識新對象,不像異性戀一樣,上個繪畫班就能找到相同興趣、一樣性向的人。「我們從交友軟體認識對方,當然第一個看到的是臉、身材,上面的人都是跟我一樣看到男人就會有反應的人。」

「我第一次碰到安非他命正是拿來做愛。」陳彥霖提到,安非他命讓他心理成癮,也就在那一刻起,毒品、性這兩件事在他的生命中便被連結在一起了。

陳彥霖描繪過去的影像有遺憾,但沒有恨。他說, 我知道對方一定是故意的,讓一個未成年的男孩子感染愛滋、毒品,「但我真的不恨他,更多的是可憐」,他猜想,對方一定是在小 baby 成長的過程中,這個社會帶給他一些什麼,才會把他形塑成這樣一個允許自己去傷害別人的人。

最深的歧視,就來自血緣關係最近的親人

陳彥霖坦承,在公開了自己的過去,家人一度感到害怕。「我最記得那時哥哥沒讓小孩回來,我非常難過」,親戚也冷言冷語跟他說「不能不顧家人感受」,想到這些歧視的眼光竟然來自自己血緣,他沒有縮進黑暗,反而挺起胸膛回應:放心,我會保護好我媽媽。

說是保護媽媽,媽媽卻也提供給他最大保護。陳彥霖母親甚至陪著他一起去拿藥、看醫生、跑衛生局,在得知孩子的性傾向、染病過程,她接受了,「媽媽更希望我當一個快樂的人。」

「她是我媽而我是個 GAY,這個女人永遠都會是我最愛的女人。」走過風風雨雨,陳彥霖在 23 歲時,有感而發寫下這樣一段話。

擁有同志、曾經的毒癮患者、HIV 病毒帶原者三重身分,霖霖走過的箇中辛酸,並非外界能想像。(上報提供,攝影:葉信菉)

最沉痛的告白:我如何成為你們口中的統計數字

「我陷入泥淖,我以為自己控制得了,可是後來一次又一次證明我不行」,在毒癮發作的當下,陳彥霖什麼都沒法思考,曾經利用「相信」傷害最好的朋友、最愛的家人。今年初成功戒掉毒癮的他說,如果你身邊就有一個這樣不幸落入黑暗的朋友、家人,請謹慎給予「相信」,要時刻陪著他,不要讓黑暗有機會把他拉下。

你惟一要相信的是,就是相信「他」會回來。

根據疾管署 9 月 22 日的最新統計,我國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者,依危險因子統計,2016 年有 2050 件個案、高達 85.59%是來自於男男間不安全性行為,相較 2015 年個案數 1948 件(83.75%),多了 1.84 個百分點。而因注射藥癮者感染 HIV 者,2016 年個案數為 63 件(2.92%),比 2015 年個案數為 81 件(3.48%),要少了 0.56 個百分點。

疾管署 9 月 22 日更新的統計,2016 年男男間不安全性行為有 85.59%。(取自疾管署)

作為一個血淋淋的例子,陳彥霖從黑暗走出,用一支影片告訴大家,他是怎麼從一個男同志,成為了賴清德口中統計數字的其中一份子。

也許你還想看這些文章

【賴清德男男愛滋失言】北上腦袋就換了?當年 DPP 在台南堅持發針頭滅愛滋的 guts 哪去了
拒絕假新聞!醫療專業人員踢爆《鏡傳媒》:用愛滋感染者的血來救點閱率
可怕的不是愛滋,而是社會歧視的目光——婦產科醫師的第一線愛滋產婦接生經驗
你不會因為同志成婚而得愛滋──如果得了,問題在你不在同志
台灣同婚合法後會變成愛滋帝國?愛滋病跟同性戀的關係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呢!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一個同志、毒蟲的沉痛告白:我如何成為賴清德口中的愛滋病患者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