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善良也被政客利用了嗎?耶魯大學心理學家用兩個實驗證明:同理心會引發社會暴力

【為什麼要挑這本書:《失控的同理心》】

多數人將同理心連結到善良,但根據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的實驗,同理心絕對也能連結到暴力與戰爭。

當我們倚賴同理心,我們會認為困在井裡的小女孩,比氣候變遷更重要、比成千上萬死於遙遠國度的人更重要。同理心讓我們和同溫層的人窩在一起取暖;讓我們聚焦於狹隘的「少數人利益」而非「眾人權益」,如果一個擅於群眾操弄的人,會煽動讓同理心扭曲人們心中的優先次序。

不管是川普之所以能當選美國總統,還是反年改人士之所以能動員軍公教、藍營支持者,都是多虧暴力的同理心。

同理心太多,真的不見得是好事。

(責任編輯:余如婕)

同理心引致暴力的觀念很早就存在,亞當.斯密就詳細討論過:「見人遭到壓迫或傷害,同情使我們感受到對方的苦痛、產生同仇敵愾的憎惡。看見受害者反擊我們不只開心,還摩拳擦掌要助陣。」

加害者傷害了受害者,我感覺到受害者心裡的怨恨,於是和他站在同一陣線。可是這個框架不能完整解釋為何我們要傷害犯罪者。舉例來說我認為虐貓的人該受罰,然而我不可能認為是貓咪自己希望得到這個結果。此處真正的問題並非「被害者要什麼?」而是「如果我或我在乎的人淪為被害者,會想要什麼?」

斯密後來也試圖釐清這個概念:「我們將自己放在他的位置…… 彷彿進入他的身體…… 我們將他的處境帶進自己心中……」美國南方曾對黑人動私刑、歐洲也發生過種族屠殺,學者探討這類暴行時通常著眼點是仇恨、種族意識形態和去人化。 這樣想沒有錯,不過同理心也參與其中。

同理的對象當然不是被用刑、被送進毒氣室的人,而是被那些討厭的人侵犯過的無辜受害者,譬如被黑人強暴的白人婦女和被猶太戀童癖拐騙的德國小孩。

政客號召暴力的同理心以獲得總統大位

來看看當代的反移民語言。二○一五年川普競選總統時特別愛提名叫凱特的女子。他甚至不以全名凱特.史坦勒 (Kate Steinle) 稱之,總是直呼其名。 凱特在舊金山遭到非法移民殺害,川普的用意是讓她在聽眾心中變得更真實,如此一來談到墨西哥和殺人犯的關聯更能打動人。

安.庫爾特(Ann Coulter)新書《再見,美國!》(Adios, America!)也鉅細靡遺描繪了移民犯罪,尤其側重強姦、姦童,其中一章的章名是 〈為何新聞報導拉丁裔畢業生代表,卻不報導拉丁裔姦童犯?〉,內文標題則包括「朋友吸毒誰的錯? 墨西哥人」。

無論川普或者庫爾特都利用故事撩撥大眾情感,塑造移民加害善良百姓的形象以爭取支持。

暴力衝突起因很多,我並不打算主張同理受害者比起別的因素更重要,只想強調不應忽略這一點。 希特勒攻打波蘭獲得德國民眾支持,因為他們聽了很多波蘭人殺害或虐待同胞的故事,情緒早就被點燃。美國預備進攻伊拉克之前,報紙、網路上也滿滿都是薩達姆.海珊與他兒子們魚肉百姓的故事。

更近一些,美國政府支持對敘利亞發動空襲前也不斷強調阿薩德的軍隊有多可怕、竟然使用化學武器等等。如果未來對 ISIS 發動全面戰爭,肯定會有越來越多斬首畫面以及他們的暴行故事流竄在媒體。

我並非和平主義者,我相信無辜人民受害有時候需要武力介入干預,就像前面提過美國參加二次世界大戰的情況。 可是同理心造成天秤朝暴力傾斜,引導人類只看向戰爭的好處——為受害者復仇、救援可能遭遇危險的人等等

相對的,戰爭的代價很抽象、只是數字,其中大半要由我們不在乎也不同理的人承擔,得等到開打了以後才漸漸有人對因此痛苦的人、尤其是同陣營的人發揮同理心,因為這時候成本忽然具體清晰起來。可惜通常太遲了。

兩大實驗證實:同理心越高的人越傾向暴力、嚴刑峻法

同理心如何引發暴力的實證研究還很少,不過來自安奈克.布芬(Anneke Buffone)和麥可.普蘭(Michael Poulin)的兩個研究直接指向這個主題。

  1. 研究首先請受訪者描述過去一年身邊親友遭受不公對待的事件,身體或心理都可以。
  2. 接著再詢問他們對受害者投射多少情感,是否主動出面以具侵略性的態度對抗造成傷害的人。

結果一如所料, 對受害者越有感情,攻擊傾向就越高,符合同理心與暴力相互連結的概念。

然而兩位作者也表示研究發現可以有許多不同詮釋,例如或許不是憐憫、仁慈、更不是同理心挑起攻擊心態,單純只是受訪者和被害者關係較緊密。為此他們進行第二次實驗以深入探究。

  1. 受試者被告知目前有一場數學競試,獎金二十美元,最後剩下兩位彼此不認識的參賽者,人在另一個房間裡。
  2. 接下來研究人員朗讀文章,表示內容出自參賽者之一,描述的是她經濟拮据,無力負擔車資和學校註冊費用。
  3. 然後受試者又被通知現在進行一個實驗,想測試痛楚與能力表現的關聯,為了增加亂數所以由這群受試者決定施予的痛苦強度(給的辣醬分量★),對象則是另一名參賽者。

實驗分組的關鍵在於那篇文章,就像之前巴特森的作法一樣。有些受試者聽到的內容會挑起同理心:「我從來沒有這麼缺錢,現在心裡好慌」,有的則不會:「我從來沒有這麼缺錢,但應該撐得過去」。

一如預期,如果文章裡有明顯的焦慮, 受試者聽了以後就會給競爭對手吃下較多的辣醬。值得注意的是競爭對手完全沒有做錯事 ,文章作者的貧困與焦慮不是這個人造成的。

更有趣的是布芬與普蘭的研究還發現,如果受試者的基因對抗利尿激素和催產素比較敏感,同理心與攻擊性的態度之間就呈現更高相關性。這兩種荷爾蒙都會影響憐憫、助人和同理心的表現,所以除了某些情境催生同理心以後會誘發攻擊行為,另一個因素則是某些人特別容易被挑動。

我自己和耶魯研究生尼克.史塔納羅(Nick Stagnaro)合作的一系列研究得到類似結論。我們對受試者說了可怕遭遇的故事,像是記者在中東地區被綁架、美國的虐童案,然後詢問他們認為加害者應該如何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起責任。

在中東的案例中,我們提供漸進的政治手段作為選項,從按兵不動、公開譴責一直加重到出兵攻打,國內虐童案則以加重刑罰為主,小自撤銷保釋機會、大至判處死刑。接著我們以巴隆.柯恩的同理心量表做測試,雖然前面提過量表設計未必完善,仍能粗略顯示同理心程度。 與布芬和普蘭的基因研究相符,同理心越高 的人越傾向重罰。

書名:《失控的同理心
作者: 保羅‧布倫 Paul Bloom
出版社:商周出版

(本文書摘內容、圖片出自《失控的同理心》,由  商周出版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flickr,CC liscened。)

推薦閱讀

【台灣人,別花時間戰鄉民沒銅鋰鋅了】心理學教授證明:有同理心也不代表會做好事
【投稿】年改總要社會「有同理心」,那誰來同理年輕人努力依然貧窮的困境?
  不是孩子沒同理心才有霸凌!這是青少年求生存的「地位競爭戰」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