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自豪的「夜市美食」髒到連外國人都不敢吃!反正我們只在乎便宜就好嘛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我認為夜市小吃比瘦肉精豬肉更加糟糕,如果必需二選一我會認為瘦肉精豬肉比較健康。」對台灣人來說,這句話恐怕很難接受。

最近有一位住在台灣多年的 英國人投書媒體批評「台灣美食」 的危險,從最近的芬普尼蛋到前陣子世大運爆出食物中毒事件,都可以看出台灣人總愛自誇的美食背後,其實充滿食安問題卻無人解決,雖然經濟實惠卻衛生堪憂——連世大運餐廳都可能出包,何況是夜市路邊攤?

看完這篇之後,或許你可以再想想自己引以為傲的「美食小吃」究竟該是什麼樣子。

(責任編輯:林芮緹)

夜市擺攤示意圖。(Larry Koester, CC Licensed)

文/ 周布雅

編按:一位住在台灣多年的英國人班高仁(Ben Goren)在英文版《台北時報》投書 〈 Much worse than a few bad eggs〉,內容中大談台灣 自豪的夜市美食、路邊小吃攤背後的「骯髒秘密」:低劣的衛生條件。更怪的是,台灣人卻一邊抵制有爭議的外國食品,卻不願承認台灣食物其實充滿食安問題。

而本文作者因母親曾經開過便當店,因此更對這篇投書的內容深感贊同,想藉此延伸討論了台灣食安意識的問題:

我也是住在台灣卻不喜歡台灣『美食』,以前年輕時我超愛吃夜市小吃,龍山寺夜市更是每週跑兩趟,可是自從開始有食安意識之後,開始主動搜尋食安資訊,我對夜市小吃越來越敬謝不敏了,不誇張說, 我認為夜市小吃比瘦肉精豬肉更加糟糕,如果必需二選一我會認為瘦肉精豬肉比較健康。

很多冰飲飲料攤販使用的水跟冰塊是自來水,盛裝的水桶可能半年才洗一次,有些攤販客人使用過的食器根本沒有用肥皂洗刷,而是泡過水抹布擦一擦直接上桌,這個早就不是秘密,否則露天攤販哪裡來的空間給你放衛生食材冰櫃跟洗滌設備?

要維持乾淨衛生的食材跟食器條件,外場至少要額外再多兩個人以上在顧客看不到的地方備料跟清洗,也需要額外在附近巷弄再租一個場地放置設備, 我相信多數的夜市商家是真的有這樣做的,問題在於假如他們不願意投入這個成本,你根本無從發現。

像黑白切這種以動物內臟為主的食材,極度容易食物污染而且腐敗比一般肉類更加快速,是可以放在沒有冷卻設備的烈日下面供客人點的嗎?是可以完全不在意是否有清洗乾淨,也不在意保存設備吃下肚的嗎?我自己超愛吃下水類尤其滷味,可是在露天攤販,只要吃到一點腥味,以前會秉持食物不能浪費傻傻吃完,現在還真的不敢繼續吃下肚, 頂新油出包的時候大家氣憤得要命,可是那些油類商品,主要銷售對象又是誰?

這個東西並非政府下一張公文可以改變,而是消費者自己在意而後督促商家自律良性競爭,如果消費者只能接受這個價錢,商家就只能從這個成本去找預算以內的食材, 如果消費者覺得這個部份是無需計較的,商家就會傾向從這個優先節省成本,假如消費者對於「平民美食」的想像,就是骯髒凌亂、對衛生條件隨便馬虎,商家就會認為在這個環節投入成本是一種無謂浪費,這時候單方面責怪商人黑心是不公平的。

日本在戰後為了提昇食品條件,對於食物衛生標準、保存與食材分級標準化等等花了很大資源投入,什麼程度的食材歸類在哪個等級,以低賣高就是坑人,什麼食物必需要以什麼樣的條件運輸跟保存才符合該等級,否則就必需降級,什麼食物必需符合評定的用料等級否則是名不符實;

遊戲規則定出來了,消費者自己就可以有一個客觀標準評判什麼等級的商品值得什麼價格,商家可以按照自己成本考量販賣不同等級的商品,顧客也可以按照自己消費的價格考量選擇高質量高價,或是便宜大碗而犧牲品質的商品,商場上存在客觀的評定機制,以及不可再降級的最低標準,消費者對商品有信心,你才有辦法推廣出去。

然後那種沒有任何等級跟衛生評斷標準,完全用道德訴求去評價品質跟合理價格的混亂市場,你說要打入國際? 連最基本食品安全的信心,我本國人都沒有了,你叫外國人怎麼安心?

我一直認為重點不在滷肉飯賣幾塊錢才是道德的,而是,在一個健康的市場,應該是同時存在二十塊、五十塊、一百塊,甚至一千塊一碗的滷肉飯,讓不同需求的消費者自由選擇,可是,可是無論哪一個的滷肉飯,都必需品質符合它的訂價,而且無論哪一個價格的滷肉飯,它的品質都不能低於衛生安全的最底線,這不是用道德綁架或嚷嚷傳統文化就能辦到的。

也許你還想看這些文章

專訪主婦聯盟秘書長:台灣人很會花錢買藥,吃東西卻很省,怎麼會有食安?
【獨家揭露】沒人跟你說的食安角落:失能衛福部,早把台灣食品把關機制全「外包」
一位曾在頂新案出庭作證的食安專家告訴你,頂新油品問題出在哪
食安出包台灣政府竟怪媒體報太多,拜託你們學學德國政府的榜樣

(本文經原作者 周布雅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