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廟就是黑道、毒販集聚地?他用一個比喻,點破台灣人對傳統文化的汙名化

(本文經原作者 林立青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media。)

【為甚麼我們推薦這篇文章】

很多人認為宮廟龍蛇雜處,甚至涉及利益、暴力等事情,媒體這樣報、電視這樣演,於是這樣的印象在我們腦中根深柢固。但其實宮廟本身就是信仰中心,無法阻止各式各樣的人進入,同時也包容各個面向的人,是許多人心靈上的依託。(責任編輯:許晴瑄)

迎神繞境。圖片來源:wikimedia

文/ 林立青

看到一堆人說宮廟黑道化,根本是倒果為因。

首先我們要知道,宮廟有分很多各種不同的規模,有巨型大廟,也有中小型的地方宮廟,更有所謂在一般民家內設置的私壇。

全部混在一起說代表這些批評者並不理解,我想應該要有多一點人來討論。

首先先來說大型宮廟, 大型宮廟真正麻煩的不是所謂的黑道化,而是所謂的「政治化」和所謂的「公司化」,這些廟和大型財團會的組織。他們介入政治勢力去喬事情遠比在這裡當廟公有錢賺的多

這種大型宮廟會給予人大量的社會地位,所以賠錢花錢也要做,不管如何也要贊助宮廟掛個名,才稱得上是有頭有臉,像是以前外省人愛蓋學校一樣,都是為了名聲地位,賺錢沒啥好說嘴,有所謂貢獻社會的方式就是參與信仰換取名聲和知名度。(我猜沒兩年也會有人說開學店為了洗錢。)

大型宮廟說到底已經足夠抗衡各種政治勢力,他們是慈濟或是巨型公司一樣的存在。光光靠著內部的運作機制,就不需要理會外界了。

你看看文青每天罵的宮廟功德會基金會,會因為你們罵而動搖嗎?

再來談談地方宮廟,這種 宮廟是所謂地方人士,一般自己有家有店在當地的當地人組成,本來就是一種地方人士「自治」的概念,你可以把他想成沒有政府介入的自發性鄉鎮市區調解委員會 。他們會協助當地官員還有警察維護地方秩序的概念。

你以為在那個只要會寫自己名字就可以當警察的洪荒時代,警察會有能力處理這些地方上的衝突或是歷史脈絡嗎?

而台灣在日本時代和國民黨時代,都盡力的把知識分子逼出宮廟,為的就是害怕真正有知識有能力的人掌握民意。請不要倒果為因,說什麼宮廟都是黑道把持,其實是因為過去是政治把持,人家地方角頭本來就在宮廟裡面,在過去的洪荒時代,也只有宮廟這種地方可以讓他們「聽話」一點。

政治勢力比黑道勢力恐怖。

再來在批評宮廟文化時,請注意這是日本時代少數可以抗拒殖民文化的地點,也請記得日本人留下詳盡戶口調查時,也留下保正制度。保正制度留下自治自理,也因此受到戶口的詳實被國民黨重點掌握。導致維繫了文化和信仰的宮廟一直難以與政治脫勾影響。

而且 這裡面會出入宮廟的地方「角頭」本來就是協助維護宮廟周遭秩序的,不然你這裡發生事情他們生意不用做了會死,為什麼會圍著信仰中心

因為台灣早期的城市開發都是圍繞的宮廟,小至攤位停車場該如何設置,大到工程給誰包這些事情在過去誰能管理?最後都是在宮廟大家見證下談好解決。

這些人是商人,是當地的士紳或是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就像政壇一樣什麼人都有, 廟宇是信仰中心,信仰中心的定義就是包容所有一切有意願參與的人。你踏進去就會知道裡面的人都是正常人,只有完全沒有去的人才會這樣斷定裡面都是黑道流氓

然後黑道和地方勢力是不同的, 角頭也不等於黑道,這些很多角頭是有正式工作,例如有店面有店鋪有請人顧店收租金等等 。之所以到現在為止都還要介入宮廟,一方面是宮廟過去本來就是聚集大量人潮之處,有產業的人都要盡力去維護自己的利益。

所以這些人包山包海處理一堆事,從宮廟後面巷子裡面有老流鶯被白嫖了還被打,該如何教訓那個王八蛋要他付錢,到宮廟後面加蓋的廁所鐵皮颱風被吹歪了要叫誰來做,都是這些人去處理。

他們可能在地方上開個穩健生意,請了廚師夥計,然後有個店面門口晚上在給自己朋友擺個小攤,臨時有事大家衣服一穿棍棒一拿,誰也別想欺負我們。

現在當地的角頭還有一個功能是提供活動經費,這些人也只有在宮廟才會安分下來,你說他是贖罪心理也好,說改邪歸正也罷, 這些人至少在參與這些事務的時候受到規範,也因此至少有一個比較像樣的皮。他們相信參與這些活動,能夠得到認同,也多少得到內心的安定。

這世上大多數時候並非純黑或純白, 大多數人只是不同程度的灰色。你我或是那些角頭都一樣

他們大多數就是圍繞在宮廟附近的人們,做點小生意,在宮廟的大旗下互相幫忙並且相安無事,也因此靠著宮廟的人氣維持生計,這才是他們和地方最緊密的原因。

所以很多時候連陣頭都是當地商家店家自己辦自己跳,根本不會請小弟,現在要請也要請專業的。

然後是私壇,這些很多人是開來還願的,自己突然心電感應後請了神靈後就在自家拜起來,當然有那種在路邊騎樓開小香爐,也有開在自家頂樓的,你當然可以說一定有壞的,自己做壞事然後同時開壇,但那就不是真正的宮廟阿!

人家也可以自己喜愛神尊在自家用自己的方式敬拜信仰。當然也因此這樣的私壇最神祕也最可能脫離一般人理解。你所看到大有神蹟的奇人軼事,神棍騙子也常以此為掩護。

再來說毒品,沒有人會聚一堆吸毒的人在宮廟,除非他想自殺或是求死?

台灣的毒品分兩類,第一種是年輕人用的,三級或者是來不及列管的新興毒品,這種只有在特定時候有較大利潤,以跨年或聖誕等大型活動為大宗都包裝起來分散賣,要賣也是叫學生賣在學生裡面,不會有混混跑去宮廟販賣。

第二種是安非他命為主的,價格比較高的,這種的抓到會去關很久的毒品交易都是一拉一,同時自己使用也只能給特定信任的人。

有用藥的人去宮廟,就像有流氓會搭飛機高鐵一樣,公共性質的東西你不能也不應該排除他人使用,重點在於你不會也不該認為車站機場都是黑道群聚之地

至於所謂的宮廟賣藥,我們用常理就可以知道,如果真的有賣,在自己的地盤賣藥是要以後混不下去嗎?還是想死想被其他人直接檢舉?這世界上要打擊仇家,最爽的事情就是把警察當作自己家的獵犬一樣,檢舉後警察就去幫你打擊對手一舉處理乾淨。

再來說洗錢,這都是轉移焦點的騙術,事實上是已經沒有人用宮廟洗錢了,老一輩的開個基金會洗,自己家人一個一個掛顧問,有名聲又賺錢,君不見國民黨各基金會?

現在主流則是開新創公司,遊戲公司,大家註冊國外請理專幫忙洗,代理個鬼產品糞手遊,買一些沒人要的大陸貨後倒銷去給夜市賣,公司賠錢然後全部乾乾淨淨。

你以為香油錢能怎麼洗?養小弟一個人薪水三萬? 現實是養小弟比養小鬼還麻煩多了,早在 20 年前主流就是讓小弟有店面去經營小生意,至少還比較肯自己做點事業免得一天到晚來借錢。現在是什麼時代了,打電話叫警察請律師都比請小弟好用

真正出事會挺你的都是在你店門口一起擺攤和你隔壁一起賣東西的朋友啦,你養小弟幹啥?給警察來找麻煩喔?

我再說一次,真正的強大的黑道都是用警察當保鑣,一切依法辦理。連自己的錢都不用花,那些你以為的小弟,人家自己有各式各樣的工作。

50 年前這些地方大哥就知道讓小弟擺點小攤位開個小店面賺點平安錢圍繞著自己地盤又安全又好過,買香買金紙你要洗到民國幾年?金紙這種東西又無法增值,又不能做其他處理,要洗這種錢就直接把現金收起來放在家裡藏好就好了不是嗎?用廟來洗錢不如開基金會,開基金會又不如開公司來賠錢。

大家可以想想代理一款中國製的隨身碟公司馬上倒一次授權金可以洗多少?我代理一款手遊糞 GAME 公司隔年破產我合約寫上千萬一洗後清潔溜溜,乾淨衛生輕鬆無比。有錢人不會比較笨,至少他們煩惱錢怎麼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不管黑道白道角頭流氓或者政客都一樣。

等到有人來查帳已經靠著銀行理專脫產,一切依法辦理。

我們必須先知道一件事, 洗錢的關鍵點在於「如何亂花錢」,花越多錢就越好洗。你要禁止徹底的洗錢方法,就是禁止所有現金捐款,你看看會是那些人先抓狂

賣淫更誇張,現在主流賣淫都是要挑的,在台灣逼良為娼會被鴿子掃掉,誰也救不了你,哪個宮廟敢聚集賣淫的雞頭?

而在這個性產業未合法化的狀態下,現在主流是利用各國自由行來互相交換人力,因為大家都要新鮮貨。而在台灣哪個人會在宮廟裡面交換賣淫資訊?都已經有 LINE 每天轟炸了,有人還會去宮廟裏面買春嗎?

有人開設性產業服務,但是會去宮廟,就像有人當黑道會去機場搭飛機一樣

最後年輕人聚集,我看這和以前上一代的護家盟說「網咖」聚集黑道流氓洗錢和賣毒一樣,純粹就是找個倒楣象徵來罵,所有的罪名全部冠上去然後說是社會毒瘤就好。

只要是有人會進去裡面然後神秘的東西就可以盡量說那是黑道流氓控制之處,只要門口還有青少年抽菸,你就可以盡情汙名。

你會說只要消滅網咖和電動,孩子就會認真讀書好好上學遠離毒品拒絕幫派和壞朋友嗎?

最後我要說, 如果你認為任何反對政府政策的人都要用抹紅來打壓,那和中國共產黨把周子瑜當作台獨打壓一樣卑劣,現在用抹黑來打壓,也是和國民黨時代把所有台獨份子都當黑道送辦一樣卑劣,你如果認為所有的人反對都只是為了錢而發言,那如同把反強拆屋徵收的釘子戶都當作是補償,還是卑劣

所以要討論就一個一個討論,討論滅香就滅香,不要扯洗錢,討論地方文化就不要亂扯黑道,討論陣頭不要硬扯毒品。一個一個來。

台灣不缺酸民,缺的是理解事實的人。

(本文經原作者 林立青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media。)

延伸閱讀

為什麼街頭藝人也要考「證照」?台灣殺死藝術的方式,就是用主流文化綁架創意
陣頭就是社會亂源?全台第一位「太子咩」,以台灣刻板印象來說她電爆一堆魯蛇
八嘎囧都是屁孩?來自工地的觀察:這群投入宮廟的兄弟才是地方文化的主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