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無法翻轉的「階級世襲」——出身貧富比個人努力重要的「靠爸」時代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James Truslow Adams 在他 1931 年書版的美國史詩當中描寫美國夢,他寫到:美國夢是一個夢想著一片土地的夢 ,在那土地上所有人的人生會變得更好、更富裕並且更充實。每個人都會根據自己的能力和才能有著不同的機會。(責任編輯:張芷菱)

文/張育軒

James Truslow Adams 在他 1931 年書版的美國史詩當中描寫美國夢,他寫到:美國夢是一個夢想著一片土地的夢 ,在那土地上所有人的人生會變得更好、更富裕並且更充實。每個人都會根據自己的能力和才能有著不同的機會。

但是事情不是這樣的。從美國到全世界,出身貧富逐漸變得比個人努力來得重要, 而這問題的根源在於資本主義本身

Thomas Piketty,法國經濟學家,他的重磅著作:《二十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剛在英語世界出版便隨即掀起了滔天巨浪,迅速地攻下 Amazon 暢銷書第一名的寶座。

金融時報稱他為經濟學界的搖滾巨星。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已經在紐約時報和紐約客中連發三篇文章讚譽這位新興的經濟學家,他形容這是近十年來最重要的著作之一。更甚者,一些人稱 Piketty 先生為現代的托克維爾,從法國遠道而來為美國的政治經濟寫下了重要的觀察。

1%和 99%

這本書的基本論點是這樣的:資本主義存在根本的缺陷,自然地會使社會越來越不平等,也就是 富人越富 。這裡不平等指的是財富不平等,而這種 不平等嚴重的話會造成社會政治等的不平等

為什麼會這樣?Piketty 把重點著重在「資本」這個古老的概念上面 。當資本的累積速度超過經濟成長率,不平等便會加劇。資本的累積速度取決於資本的回報率,從歷史長期看來,資本的回報率大約是 5%左右,然而工作收入卻和生產力/經濟成長率息息相關。如果經濟成長率很高,那麼資本累積速度和經濟成長率之間的差距便會減小,所有人的財產都會增加,不平等也不會是問題。

但是,當經濟成長放緩,不平等問題便會顯現出來,因為工作收入成長停滯,資本累積速度卻不會下降太多。也就是說 一般人的收入會因為經濟成長停滯而十年不變,但是擁有大量資產的富人每年依然是至少 5%的速度在增加財富。 驚人的是,Piketty 的研究顯示這是歷史的常態。

Piketty 的創舉在於他花費 15 年的時間搜集研究各國的稅務資料,特別是英美法三國,時間甚至可以追朔到法國大革命之前。他發現今天美國的不平等狀況不僅僅是朝向 19 世紀歐洲的收入不平等發展:頂端的 10%富人掌握國家近半的財富,而剩下 90%的依賴微薄的收入生存 (見下表)。

作者自製圖表|數據來源:Paul Krugman

更糟糕的是,美國正在走向當年他所唾棄的那種承襲制資本主義(Patrimonial Capitalism)。在這種制度之下,有能力的個人不決定經濟的走向,而是由那些繼承家產的富裕後代來決定。而且承襲制資本主義不僅僅會讓這些擁有萬貫家產的權貴壟斷經濟利益,還會連帶 壟斷政治決策,形塑寡頭統治

最近 普林斯頓兩位教授的研究 就指出過去 30 年來美國重大的政策,公眾意見毫無影響力,而富人、企業和遊說團體則幾乎左右政策的發展。

收入分配

圖表:作者自製,數據取自於 http://goo.gl/EB6Xk3

美國歷史上一直都存在著資產累積數代的富豪,但是不平等在過去似乎不是那麼大的問題。這有其歷史和政治因素,在一戰以前,美國接納大量的移民,並且有著大量未開發的土地,快速的經濟成長和大量的開發使得類似洛克菲勒那樣的富豪並沒有占有過多的國家整體收入,大約只有 5%而已。到了 1950 年代左右拜高稅率之賜甚至掉到了 2.5%。

感謝「佔領華爾街」的主要發起人之一,人類學家 David Graeber,這些權貴在今日有個新的代稱,叫做 1%這裡說的是真正的有錢人,就是那些承襲許多財產、土地、資本的人,而不是富有才能領高薪的人,後者也是在剩下的 99%當中。

美國的 1%在過去 30 年以來享受各式各樣越來越多的減稅措施,從 1970 年代的 70%高所得稅率,到現在甚至完全不必繳稅。美國政策對富人的偏袒可謂無以復加,這同樣反映在收入上面。30 年以前這些 1%的家庭獲得企業所得的 17%,而現在高達 43%。

這些數據在在顯示現今美國社會不平等的狀況是多麼地嚴重,而 Piketty 的書正是說出了問題的關鍵,不要以為 這些 1%的有錢人是充滿才智,天賦異稟等值得坐擁那麼多的財富,研究顯示他們什麼都不做就可以看著財富增加。

加稅,全球稅

Piketty 將近幾年這個最重大的不平等辯論推向了一個新的境界,把不平等的問題建構起一個完整的經濟理論。除了論述不平等的原因和架構,他也提出了解決之道,雖然看起來簡單而不太高明,但似乎是目前最有效的方式:加稅

在衛報和金融時報他寫的兩篇評論當中,他倡議對 1%的富人課徵 80%的所得稅率。這不是異想天開,因為美國過去也曾經對其課過高達 70%的所得稅,在那段期間經濟成長也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一些研究甚至指出富人低稅的政策反而對整體經濟有害,會使財富更往富人集中。

加稅這招可以減少 1%的財富累積,更可以將這些錢運用在其它公共利益的項目上面。不過這需要強力的政治力量才能達成,目前美國政治上不存在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特別是茶黨還如此興盛的狀況之下。

除了國內加稅,Piketty 還倡議課徵全球稅,也就是在全球範圍內對全球富豪進行課稅,讓這些富豪甚至不能把錢藏在開曼群島這樣的免稅天堂。富比士的一項研究顯示,1983 年到 2013 年之間,全球頂端富豪的財富成長比世界經濟成長多了三倍之多。

這些藏匿的金錢不僅僅對世界經濟埋下陰影,更影響現代民主政治的運作。然而課徵全球稅需要非常緊密的國際合作,而且可能會受到主權國家和富人自身的強烈抵抗,更不必說缺乏理論基礎,這個想法實現的可能性非常低。

台灣

儘管這本書以討論歐美為主,但是所提出的論點值得各國參考。在台灣的我們也深陷越來越糟糕的不平等,社會普遍不滿,之前的 太陽花運動更是折射出類似的焦慮:低薪、物價上漲、就業前景黯淡 等問題環繞在許多年輕人的心頭,而 台灣的 1%們(如果有這麼一群)在兩岸交流之中占盡好處。

這不是一個自由民主社會應該有的樣子,而任何國家都應該避免政治經濟被少數人壟斷。除了加速經濟成長和加稅之外,還有一些是普通公民可以做的。

第一個最直接是 拒絕那 1%直接壟斷政治權力,因此美國不應該選出第三個姓 Bush 的總統 (前總統老布希的兒子,小布希的弟弟 Jeb Bush 近來似乎有意 2016 年問鼎白宮),而 台北市也不應該選出一個聲稱要把薪水捐出來的市長。

另一個是公共辯論,30 多年來不平等的狀況加劇不單單是美國的問題,更是全球的問題。公眾需要對此進行深刻的討論,並且了解問題的嚴重性和討論出可行的改革方法。如此去推動政治上的變革和政策的改變。 這個世界不應該是為了 1%的利益而運轉而犧牲那 99%的我們。

每個人都有類似美國夢那樣的希望: 讓生活變得更好的機會。而這個夢現在正遭受巨大的威脅,如果要改變,越早開始越好。

(本文經合作夥伴  洞見 Insight-國際事務評論網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洞見:99%破碎的美國夢:出身貧富比個人努力重要的「靠爸」時代〉。)

延伸閱讀:

【被台灣人過度吹捧的德國教育真相】看似平等的分流教育,其實藏著最殘酷的階級複製
為什麼窮人永遠無法「翻轉階級」?哈佛社會學家花費數年住進底層社區發現貧窮的真相
【台灣是全球化的受害者】新鮮人只拿 22 K,心中憤怨加深階級與世代衝突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