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搞得懂中國邏輯?原來從五千年前到《中英聲明》,他們沒從天朝上國的夢裡醒來過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針對英國外相 Boris Johnson 對香港民主化的宣告,中國外交部「《中英聲明》只是一張歷史文件」的說法令人驚呼,不少網友都酸:「想回到過去中國獨大的朝貢體系嗎?」

是的,他們就是這樣想的。我們常覺得永遠不懂中國人邏輯,但如果把一切解釋成他們至今仍留著數千年的天子中心思想,好像也沒這麼奇怪了⋯⋯。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chenglap 鄭立

有沒有考慮過,事實上可能是中國想的並不是「變成西方國家」而是「將文明的標
準改成由中國定義」呢?

自古以來,中國之所以視自己為中國,意義本來就是文明的中心。他們一開始接觸西方的時候,並沒有覺得西方比自己先進、自己落後;相反,他們會把西方說成是蠻夷,西方的行為是野蠻、不文明。

一直以來,大清、中國才是文明。

在中國的世界觀裡,本來天下一統,只有一個天子、一個朝廷。而其他的並不是國家也不是文明,但如果朝廷無法管他們,就應該朝貢來表達順服,意思就是雖然天子不能直接管,可是他們還是承認,天下就是屬於天子的。

而天子為何存在? 是因為我們需要「一個能夠下令做該做的事情的人」,天子不僅有絕對的威權而且權力也需要無限強化,以便可以一聲令下,實現所有事情,以人類最大的力量,去解決天下所有問題。

統一天下、將天下權力歸於一點,然後該一點又有權去做任何事情,故天下間人類能解的問題,天子一概能解;世間上一切爭執與對錯的終極解決方法,就是天子說誰是誰非。

「天下之所以太平」就是在於這個邏輯

天子永遠是對的,天子永遠應該有最大的力量,理想的天子就是神,他既是指揮所有行政力量的統帥,可以立法和廢除所有法條的立法者,也是決定所有是非的法官。

天子可以輾碎一切矛盾和問題。比方說,就算有人非常反對一件事,舉個例子吧,「臺灣獨立」天子說臺灣可以獨立,全天下的人再憤怒也無權反抗。天子就是負責做和實行一些有很多人反對、爭議的事情。

如果沒有這個天子,世間出現了一些大規模的爭議,例如臺灣是否獨立,是否應該要容許某種危險的科技(例如核武)世間就會分裂,然後大亂。就像臺灣會因為統獨爭議而分成不同的人群一樣,故此天下統一之所以導致天下太平,本來就是想要將爭議的決策權力統一。

就算今天已沒有表面的天子,你跟中國的網友談時,你會發覺他們的世界觀,其實也很相像。為何這麼多中國人會支持專制?為何中國人會說專制有效率?民主沒有效率?

如果你細心的探究他們的內心世界,會發覺他們不少都覺得:這世界其實充滿了紛亂的基因。 他們害怕「亂」,是完全感受到一旦出現爭議不能解的時候,就會產生大量衝突與暴力。

因此必須有一個強大的力量,將事情一鎚定音,快速的將是非定好。行動、引導天下往正確的方向, 而這個力量可以是「天子」、「共產黨」或者「習大大」甚至「蔣經國」。他是因為都不重要 ,重點是他有必然是有能力而且充滿智慧,為國謀福的強人,他會力壓所有舌鬧與爭議,使大家走向正道,壓下所有反對聲音而走向和平與穩定。

這深植於中國文明當中,這就是很多人心目中對政治的終極答案,有很多人會說:「中國人被黨國洗腦了」、「被共產黨洗腦了」不,相反,是因為中國人的天下觀就是這樣。 所以一個成功的黨,最後都會裝成他們心目中的天子,做天子該做的事。

就算沒有了共產黨,如果中國還能統一的話,下一個中國的統治者,也只是不同包裝的天子,就算是透過全民普選產生的,也一定是一個裝成神的偽神。

你可能會問:「為何一定要談這個天子的事情?」因為這裡涉及一個很基礎,但完全不能解決的問題:

那就是⋯⋯法律大,還是天子大?

如果天子認為,有一件事是正確的、一定要做,但違反現在的法律的,那怎樣辦?

有很多說法律應該有無上權威的中國人,也就是那些說「惡法亦法」、「犯法就是不對」的盲毛,他們對於法律有無上的尊崇。可是面對這個矛盾的時候,他們就開始當機了。因為法律的無上權威大得過天子,或者黨,或者習大大,或者是蔣經國的權威嗎?

最簡單的方法,當然就是避而不談、顧左右而言他,要不就是說這種情況不會發生。總之是繞過這個矛盾,因為既不想放棄法律、也不想挑戰天子。

但這個矛盾是可解的,怎樣解呢?答案是:

「天子有改變法律的權力,他只要在犯法之前,把法律先改掉,那就不會犯法。」

你看看香港的人大釋法就是這樣回事。當中國要侵犯香港的法律時,他們就會釋法,其實就是等於扭曲與或者是立法。所以即使香港的法律容許支持港獨的議員當選,中國說:「我覺得這不能」便直接「釋法」改變法律。之後就變成了他做的事情還要合法,而反而本來合法的你變成是非法的。那樣天子與法律就沒有矛盾了,你看看香港釋法事件就知道,他們本質上沒有任何改變。

可是這個解是有限制的,就是天子要真的有權「改變天下所有法律」去到這點,你會開始留意到:天下一統的真正意義。 其意義,就是令天下的修改法律的權力一統;也只有這樣,天子才可以任意改變法律。

天下一統,天子就能夠從不犯法,因為他可以隨便修改。 若天下不是一統,則這世界上有些法律天子不能改。那天子就會犯法,而底下的忠於天子支持者就會當機、發瘋、自相矛盾。

你可能會說:「發瘋就發瘋,那些五毛黨本來就是傻子,發瘋又怎樣呢?」、「他們這麼愛習大大和黨也不會起義推翻國家吧?」不,天子如果跟法律有很多的矛盾,最終他們想下去,為了自圓其說,得出的的結論,必然是取天子而捨法律。

「法律也是低能的,力量大過法律,有種你來推翻權力」所以你會看到,跟五毛黨談論,如果你有耐性認真談到最後,都一定是拳頭主義,就是說你有拳頭你就有對,你沒有拳頭說甚麼都沒用,拿槍拿砲推翻共產黨啊,推翻我就服你。

這樣好嗎?其實對於朝廷來說也是不好的,因為這樣會令整個國家的支持者,都開始鄙視法律,但法律被尊重,才能夠服眾、社會才會穩定、施政才容易。如果全天下都不尊重法律、不守法,那麼普天之下都是一群愛天子但無法無天之徒,這些人就難以控制,法律要求他們不貪污,他們照貪;法律要求他們不要做假食品,他們會做,社會和系統就會腐敗。

所以,天子總是避免要和法律產生矛盾,天下統一、自由修改,非常重要。

可是當出現了西方文明的時候,他們又有一套完全不同的法律秩序,叫作條約體系,那問題就出現了。條約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法律上的東西。因為守法,才會守條約, 雙方因為守信而和平,比方說甲國與乙國簽和約,大家規定怎樣怎樣,之後就不再會戰爭。 條約就是法律,條約大於任何權力,包括天子。

如果有一件事,天子認為是正確一定要做的,條約卻規定不能做的,那怎樣辦?

在目前西方主導的世界文明中,很抱歉,你應該遵守條約,所以天子也要讓步。但是 中國理想的世界中,天子要做該做的事時,條約是應該讓步的,不論是修改、廢除、或者隨意解讀。

去到這點,你就會發覺解釋了一切問題。

  • 為何從帝制走向立憲這麼困難?
  • 為何中國的憲法沒有違審審裁,如同虛設?
  • 為何中國不斷將所有條約視為不平等條約?
  • 為何中國對於西藏甚麼的條約,最終結果都是撕毀?
  • 為何香港九龍明明是被割讓、永久屬於英國的,中國卻不理會這點?
  • 為何基本法規定有集會自由、參選權,中國卻可以釋法毀滅掉?
  • 為何今天可以說中英聯合聲明已無意義?

因為這些全都是執政者的意志,超越了任何承諾與法律。答案就是中國從來都不想加入這個西式的條約體系,也從不認同。

法律大於天子的權威,他們只是覺得這兩三個世紀, 中國文明勢弱, 很屈辱的接受了西方法治社會「權力要服從法律」的規則和道理。但內心從來都沒有認同過,他們心底裡認為權力是可以和應該超越法律的,他們只是盡可能不和西方衝突,所以用各自漏洞去令西方接受。

舉個例子,香港,香港是殖民地。根據聯合國決議,如果宗主國放棄殖民地,殖民地就有權公投獨立。所以,香港自然也有自決獨立的權利,但中國不願意接受這件事,因為這樣做香港一定會獨立。

所以他們就用政治手段,在聯合國中將香港從殖民地名單剔除,變成「被侵佔的中國領土」,這樣香港就失去獨立的權利,然後在中英談判時,則對英國說:「如果你不給我們香港,我們就揮軍打爆香港,大家都沒有了。」英國權衡下就讓步了。

整件事都是其實他們想要香港,甚麼南京條約、北京條約,甚麼割讓,都只是簽給西方看的猴子戲,他們根本沒有鳥甚麼條約的,但他們也自覺未有實力跟西方衝突,便不斷鑽空子或者扭曲事情。

最終他們想要的,是否定了西方主導的這個秩序,如果中國強大到在文明的等級超越了歐美,西方沒落的話,就是會產生一個天子主導的新天下。 中國的統治者,也就是天子,他的任何承諾和條約,如果他信守,都只是恩賜,而他有絕對的權力修改任何承諾和條例,這就是中國所主導的世界新秩序。

因此,中國越強,就越不會守信,這是我們的觀點⋯⋯我們這些香港人和臺灣人,大部份都已經信服了西方的體系,雖然用的是漢字,其實我們在文明體系上已經被西方化,也不會再質疑。

在中國的眼中,他們沒有失信,因為他們最基本的信義,是對天子的忠誠承諾,而天子的權力大過憲法、大過條約,甚麼條約,在他們眼中都只是工具、天子的恩賜,或者是一紙空文。

天子有一天再強大,將會成就無上權力,而你只要學會服從他們,並感恩就好:朕不給你,你不能拿;你拿到的,全都是朕給你的。 所以連香港的水、以及臺灣的和平,都不是源自大自然,或者人類有甚麼天賦人權,而是天子的恩情。你還不快些跪安謝恩!

其實你看臺灣這邊,都能夠看到有類似思想的人,當然,臺灣少很多,但你可以當成研究對象去觀眾,你會發覺完全相同的思想特質。

然後,再接近天子的就是最文明的,越遠離天子的(例如我們)就是越蠻夷的,世界與文明的中心重回中國。萬國來朝、 一切臣服天子的秩序,獎勵服從的人、懲罰不服的人,雖遠必誅。你只要去看看他們的YY小說,這會發覺這個版本的理想世界。

就是他們心目中常要的世界。

我們把他看成像美國一樣的西式現代國家,全是我們一廂情願的誤解,他們一點也不想成為這樣的國家。別說民主自由,而是連正經立憲守法三權分立都懶得做,連法治都不可能實現。他們做的一切很像西方現代化的行為,都是裝裝樣子給全世界看的,是越王勾踐式的臥薪嘗膽,哪一天他們強大了,就是大反擊的時候、不用裝了,這一切都會結束。

中國是野蠻國家?相反,他們是對文明有完全不同的定義,在他們眼中我們才是野蠻國家、蠻夷,根本沒當我們是能跟他們平起平坐的東西。

跟我們做任何承諾,對他們的意義,跟對一隻鱷魚承諾沒甚麼分別。

(本文經 chenglap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Re: [新聞] 直接否定《中英聲明》陸外交部:只是歷史文件 〉。首圖來源:Matthias Rosenkranz, CC Licensed)

推薦閱讀

【認真就輸了】中國片面宣稱白紙黑字的「中英聯合聲明無效」,統派還奢望「一國兩制」能信?
那些課本不會教的歷史:台灣人總焦慮沒有國際觀,卻放任「天朝史觀」課本洗腦下一代
大家都要當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英國經濟學人戳破強國人的天朝中心幻想
天朝自居的中華文化史觀,害我們從小就養成種族歧視的習慣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