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壟斷知識的年代結束了──李家同因一場演講發怒,只是因為他走不出「大老」同溫層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李家同日前在金門大學舉辦演講時,因為學生提早離席而痛罵學生不尊重講者,引發社會討論。這幾天有網友將李家同先前演講 投影片 流出,指出這種照本宣科的演講內容,不能怪學生提早離席。

本文作者認為,網路上這些對李家同的批評顯示出了一件事:當獲得知識在現代社會變成容易,過去的權威將不復存在。這些「大老」如果還走不出同溫層,只會墮落的更快。

(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 李忠憲(成大教授)

李家同校長是我台大電機系的學長,加州柏克萊大學的博士,是我認識所有電機系大老裡面,最有人文素養、最關心社會的人。

他充滿熱情希望讓高牆倒下,創立一個博幼基金會,像蘇文鈺老師那樣,照顧偏郷弱勢小孩的功課,希望他們有一個脫離貧窮命運的機會,即使他是在戒嚴時代天選的領袖,我一直對他,比對其他電機系的老師尊敬。

雖然我跟他許多意見不一樣,他喜歡批評教訓年輕人,我喜歡鼓勵稱讚年輕人,他希望年輕人能夠舉止合宜,我希望年輕人能夠勇敢反叛,他講「年輕人不認識希特勒是哪一國人,沒有國際觀」,我寫文章回應「希特勒是不是德國人」。

我這些對他的批判,並沒有降低對他的尊敬,他在「反中資入股 IC 設計」的時候,勇敢地參加我們學者的連署,更加深我對他的印象,他是一個值得尊敬,絕對不是像奇美小護士假掰之流的人。

李家同老師有時候喜歡舉辦一種活動,就是回想當年,他會親自來上他當年在電機系基本的課程,然後以前的學生,一大堆教授、系主任、院長坐在下面聽他上課,大家和樂回想當年,老師認真上課、同學學習的樣子,真的是非常快樂的一件事。

但是李家同並不了解,大家聽他上課是為了要讓他開心,尊重他大老的身分,現在一般的學生,可不是這一群他的子弟兵,跟他也沒有這種淵源,甚至不認識他,卻要乖乖地,在下面聽他講三小時這種投影片的東西。

或許他會想,這麼多在社會有地位,擁有國內外博士學位的大頭教授們,都乖乖地在下面安靜地聽我上課,他們都用一種喜悅奉承的態度來聆聽我的課程,這些程度這麼差年輕的大學畢業生,到底有沒有搞錯?你們知道我是李家同嗎?

網路上流傳一個說法,要毀掉一個人才的方法,就是給他年薪百萬,每天做沒開創性的事,做個 5 年、10 年,這人才就毀了。 這個說法不是只針對年輕人,是針對所有的人,包括李家同和我,尤其當你發現你的職涯生活中,沒有出現什麼挑戰,不管誰都對你奉承說好、點頭稱是的時候,即使你以前再行、位置再高,也脫離不了這樣的命運。

現在的人很可憐,包括大老也一樣,像齊柏林,好像大家都有共識他是個對台灣有很大貢獻的人,也難免有少數的聲音來挑戰他,更不要說李家同,看到網路上這樣拿他的投影片來羞辱他,我十分感慨、不捨,更自我警惕。

為什麼造神現在變得這麼困難?因為網路資訊科技的進步,李家同老師號稱他每天都讀五份報紙,看很多書,不曉得他有沒有看過祖克伯推薦的書,「The End of Power」,這本書其中有一部分講的就是,李家同這種專業圈地現象的權力破滅,現在的世界專業知識相對以往簡單就可取得,不再由上層封閉持有,年輕人打破上層威權的特殊結構比以往輕易許多。

更何況沒有單一控制言論管道的保護,大老無法用學經歷包裝,墮落更快。資訊科技的進步,知識在網路上的隨手可得,讓老師成為一個將來會消失的行業,這可不是隨便說說,從李家同校長的身上,大家就可以明顯感受到這種現象,真的不能不反省,好好警惕自己。

(本文經原作者李忠憲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也談李家同的投影片 〉。首圖來源: 中央社

推薦閱讀:

李家同教授,沒有國際觀又如何?台灣人要和外國人交朋友真正需要的是「在地觀」
把演講聽完能訓練忍耐力?「吃苦當吃補」卻不解決問題,難怪臺灣社會這麼沒競爭力
「拒絕死背」的以色列教育,如何在 20 年內培養 10 位諾貝爾獎得主?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