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沒有自由?從儒家至上到黨主席萬歲,中國人早就習慣被「聖人」洗腦

【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本書】

生活在中國的人民,思想被黨牽制,最基本的自由被剝奪,這是我們熟知的現況。然而,中國人也是人,人怎麼不愛自由?

中國如何解決國內幾十億人口的對自由的基本需求── 用「經典」牽制思想。共產黨將中國人民長久以來信奉的儒家思想,在「打倒孔家店」的浪潮中逐一抹滅,改為馬克思主義全面的、絕對正確的黨教。

當時在中國人心中,馬克思主義成為內在的力量來源,忘卻自己連最基本的搬遷自由都沒有。共產黨利用中國人崇尚經典這一習性,同時,中國人也有被利用的特質── 心靈貧窮,這也是事實。

本文帶你看見,為何中國如今比過去帝制時期更像一個「專制的帝國」,值得我們深思。(責任編輯:鄭伊真)

當中國人的行動和思想都被緊緊地束縛時,完全不受束縛,甚至完全不受包括憲法和一切法律和規則的束縛,擁有完全自由的,只有皇帝一個人。圖片來源:YouTube

文 ∕   高島俊男

國民黨和共產黨,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異口同聲地說自己是真正的「革命」,說對方是「反動」。中國人說的「反動」,只不過是「壞蛋」的意思。 但如果真正要說哪一邊反動,那肯定是共產黨那邊。因為他們把正開始往共和國方向發展的中國,又開倒車變回「帝國」了。

我經常稱共產黨的中國為「開倒車帝國」。稱之為「帝國」,說的不僅是由把一切權力都一手抓的獨裁君主進行統治而已。

首先第一點,國民的自由徹底被剝奪掉了。

自由,說的不是言論自由還是出版自由那麼高層次的自由。當然那些高級的自由是不會有的,我說的是更低層次的自由,比如說今天厭煩了這個城市想搬到別的城市去住,或者現在的工作不合適想找別的工作,說是「自由」都有些太誇張的那些屬於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都不能做。

每個人都從屬於一個「單位」,每個單位都有共產黨組織,緊緊地控制著所有人的生活。

中國人本來就是一盤散沙,喜歡我行我素。只要讓畫畫好的人埋頭去畫畫,商人熱衷去賺錢,養豬的讓他只去想怎麼把豬養肥,天文學研究者讓他半夜跑起來看夜空,那麼,中國人令人驚異的能力,就必然能夠發揮出來。

日本人到中國去的時候,經常會聽到這樣的比喻,「十個中國人和十個日本人吵架的話,一對一比,肯定中國人比較強,但十人成一組再比,中國人畢竟還是比不過日本人」。

口氣與其說是覺得可惜,不如說是看不慣日本人愛搞小集團。生活在嚴密的控制下,對中國人來說是件很難受、很痛苦的事。

在這一層意義上,中國人是天性愛好自由的民族。把那樣的中國人民的自由束縛住,不僅對每個中國人個人來說是種不幸,國力因此無法伸展,對整個國家來說也是一種不幸。

而且,事實上,中國人在共產黨以前的時代,從未被如此徹底地完全剝奪自由。以前我曾對一個中國留日的學生說:「現在的中國是一個開倒車的國家。」沒想到他笑著說:「開倒車而且還開得更遠了。」他說的一點兒也沒錯。

另外一點,是把馬克思主義當成國家哲學強加於人,剝奪國民的思考能力。這跟過去從漢朝到清朝各個王朝都把儒學(或者儒教)當作國家哲學是一樣的,但其程度更加嚴重。

原本馬克思主義就完全不適合中國,這樣的意見,在文化大革命失敗以後,經常可以從中國的年輕人和海外的中國人口中聽到。但事實真的是那樣嗎?中國有接受「完全不適合」的東西的可能嗎?我個人以為, 中國本身是有接受馬克思主義的特質的。那是因為出於對「經典」的需要。

「經典」是超越時間和地點,對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物,人類會遭遇的各種現象,都給予正確解釋,並給予指導方針的永恆不變的真理,那樣的書。

在中國實際上延續二千年以上,以《易》《書》《詩》《禮》《春秋》這「五經」為代表的儒家經典就是那樣的書。這些經典是由孔子直接親手整理的書(現代的研究已經知道有一些不是,但過去的中國人從來沒有懷疑過),孔子的嫡傳弟子們寫的正確傳達孔子思想的書(《論語》、《孟子》等),以及由這些書的註釋(《左傳》、《公羊傳》等)構成的書。

無論任何新的事態或現象出現,人們都能從經典裡面得到正確的解釋和方針。 經典就是那樣絕對萬能的書。十九世紀後半中國出現危機時,突然「公羊學」大為盛行,就是很好的例子。

二十世紀以後,有人高呼「打倒孔家店」,儒教喪失權威後,中國人的心中一片空白。填補這一空白的就是馬克思主義。 總之,儒教被否定了,但從記載著真理的書籍當中尋找依據的這種習性,是無法在一夕之間就戒掉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後,馬克思主義的書籍被稱為「革命經典」。同樣也是經典。

馬克思主義和其他西方的學問不同之處在於,第一,它是全面的,即跨越了各種學問、各個方面,或者在應用上已見成效。第二,它是絕對正確的。這一點,其他的學問是無法取代儒教的。

也許有人會說,「原來的馬克思主義不是那樣的」。但其抗辯是無力的。因為中國人確實是把它當作那樣的東西來接受的。

只要看書籍的分類方法就能一目了然。

中國的書籍分類從二千年以前就有,但和西方式的分類方法不同,中國是將書籍分等級。 從最正確的、最貴重的開始按順序往下排。

按傳統的分類法,排第一的是「經部」,包括以《易》為首的所有儒家經典。按現代的分類法,排第一的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包括以馬克思的著作為首的革命經典。這些都是不朽的大典,絲毫不容侵犯。

但過去人們對待儒家經典的態度與今天人們對待革命經典的態度是有很大不同的。儒家的經典是允許自由解釋的,因此能夠經得起二千數百年的時代考驗。學者們有的時候可能會做出一些不合理的詮釋,但自己相信那是「聖人的本意」,結果柔軟的思想在某種程度上獲得自由發展。

革命經典則不允許一般人任意解釋。 只有黨才有解釋權。而且解釋隨著黨的需要而變化。一般的學者是沒有通過自由解釋革命經典的方式進行思考的餘地的。

讀中國學者的論文,經常可見以革命經典的論斷為證據的內容。 通常用的詞句是「正如馬克思所說」。 這和過去的「聖人如是說」如出一轍,讓人深深感受到,積習真是太難改了。

共產黨利用了中國人的這一習性。但同時,中國人也有被利用的特質,這也是事實。當中國人的行動和思想都被緊緊地束縛時,完全不受束縛,甚至完全不受包括憲法和一切法律和規則的束縛,擁有完全自由的,只有皇帝一個人。

那樣的體制,我稱之為「帝國」。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盜賊史觀下的中國:從劉邦、朱元璋到毛澤東的盜賊皇帝史》,由八旗文化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