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的關心房思琪,該做的不是殺死狼師,而是終結製造他們的萬惡體制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如今社會群情激憤,急著要「殺死狼師」,但殺死狼師並不能解決問題的根本。因為房思琪完全是父權世界下的悲劇產物,缺乏性別平等教育、長期將女性貞操視為寶物、物化女性的結果,製造了無數個房思琪和狼師。

在進行法律制裁的同時,每個小老百姓應當做的事情更是終止李國華和房思琪的「被製造」,支持從性平教育做起改變這個體制,才能真正阻止第二個房思琪、禁絕下一個李國華。

(責任編輯:林芮緹)

圖片來源

文/ 潘家欣

許多讀者沒抓準節奏,誤讀了我這篇文章,所以寫得詳細些, 我反對父權社會造就的現行世界。

初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與出版社一系列的報導,我採取沉默不轉發的態度,因為很明顯的作品有著遺書的準備姿態,迷信如我,心想也許不討論,作者還有機會活下去。

既然作者已逝,那就必須要談了。

房思琪完全是父權世界下的悲劇產物。

我們暫且不論精神疾病的部分,也不談文本與作者之間的關係,如果要談文學的可看王聰威的分析文。我們就把作者放開,只談作品中的恨。請問在現行生活中,房思琪與李國華的典型存在不存在?到處都是!

好,那麼從社會一分子的角度來說, 我們要如何幫助房思琪,如何杜絕李國華?

許多網友認為父母失職,如果父母已經知情,為何不報警提告?答案很簡單, 在現行的父權社會結構中,父母認為「為了孩子好」,他們不敢聲張。

我不願意說父母是為了家族名聲而選擇隱瞞事實,尤其是在自己生了女兒之後,我才明白生命中可以愛自己的孩子愛到這種地步,如果提告可以救回自己的女兒,我相信他們絕對會提告,但是社會輿論壓力呢?告了,贏了,然後呢?請問, 現在這個社會會對自己女兒說:「秀秀,不哭,雖然遇到壞人,但妳仍然是好女孩,我們愛妳,而且加倍的愛妳。」嗎?

錯了,看看 PTT 或網路新聞的網民留言,妳就會知道,這個社會仍然說她是破麻,心愛的女兒在婚姻「市場」上會變成一個沒人要的「二手貨」,為了女兒還能擁有「正常」的人生,我相信許多房思琪就是這樣被製造出來的。

說到底,女人仍然是貨品,是父權社會與物化女性聯手造就了房思琪,造就一個貞操比正義重要的世界,造就了一個狼師可以隱姓埋名甚至繼續教職,受害者卻只能在瘋狂與藥物之中拉扯不斷譴責自己的傾斜天平。

尤其是在訪問過程中,作者提到她在婚禮前用力的寫這個故事,一定要把故事說出來,我總覺得作者其實很清楚這個結,只是她怕自己的爸媽受傷害,被攤在媒體之前,與其讓全家人都受傷,那還是自己受傷好了。但是其他的房思琪呢?

要拯救房思琪,殺死惡人並沒有用,惡人也是被製造出來的。

家庭/校園內的性教育失能是第一因素,當兒童不了解甚麼是性、甚麼是性行為,性侵發生時他們甚至不明白那代表甚麼意義,請問這對加害者來說是不是棒透了?就像是對著小海豹無辜的大眼睛狠狠地把棒子敲下去一樣爽,小海豹到死都不明白人類是懷著惡意哄她前來的。如果我們能夠讓每個男孩女孩從受教育開始就理解身體、理解性,讓性變成一件大家都懂的事,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平常,加害者還能這麼容易得手嗎?當棒子掏出來的時候,小海豹至少要知道眼前發生了甚麼,那麼也許跑還來得及。

再來就是貞操了,女人不是貨品,不是全新狀態就有好價位,然而物化女性是社會難解的毒瘤 ,我甚至要說,純女校與純男校必須被完全打破,而且越快越好,在青少年心智快速成長時把他們強行區分開來,只會造就更多的遐想與誤解,女校的制服為何總是能成為噱頭?為何不是男校辦理制服大賽?(因為全台灣的學校制服 99.9%都很醜我知道,但這不是今天的重點)

當一群女孩被關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宛如玻璃櫃裡閃閃發亮的珠寶,然後這些學校還有不少老師告訴他們女孩要珍重自己的身體,女孩的身體是珍貴的是純潔的。

純妳的大頭,身體就是身體,身體很正常,身體是自己的,誰的身體都一樣珍貴, 為什麼女人就必須要被好好保護?事實上是每個人本來都應該好好保護自己不是嗎?

所以這種溫室中的女人被提高了一個檔次,她們是特別的,所以她們是誘人的,因為未經碰觸是珍貴的。

人不是貨物,人不是貨物,人不是貨物!!!

事實上我們就是處在一個貞操比正義重要,女人就是貨物的邪惡舊世界裡面,這世界裡有好多的房思琪,有好多的狼師,還有好多心碎的不知所措的被傳統價值綑綁的父母。

讓貞操去死吧。我甚至認為社會課本必須要特別寫一章來分析貞操這種至今仍存在的陋習,就如同小腳一樣毫無科學根據並且有害整體社會發展,有害人類幸福,很不幸的是教育部對此作為並不積極,反而是有許多民間團體努力的想讓貞操帶重新問世,套在小男孩小女孩的胯下。

有人或許會說殺死狼師斬其陽具就可以了,事實上鄉民也的確肉搜了狼師,有人批評作者父母失職(我想這是作者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我要說的仍然是,對不起,殺了一個狼師,還有千千萬萬的狼師,救了一個房思琪,還有千千萬萬個房思琪,妳殺不完也救不完,我們不需要英雄。

我們需要把性(以及精神疾病)徹底的去汙名化,去標籤化 ,我們需要讓房思琪從玻璃溫室中、從暗黑的小房間內走出來,我們要讓她們走在陽光下,成為大人,懂得保護自己,了解身體的意義,知道自己的價值何在,我們要真正的消除不平等,知識就是力量,首先, 性教育就必須成為學校教育與家庭教育中絕對不能被跳過的主要必修,我們要讓產出房思琪與李國華的機制徹底瓦解。

再講一次,正義應當被伸張,但進行法律制裁的同時,每個小老百姓應當做的事情是終止李國華和房思琪的「被製造」。

對,有人說父母應該挺身而出,對抗社會觀感,勇敢提告,這才是愛子女的態度。可是請問有多少父母擁有高級學識背景,擁有優渥的社會資本?又有多少人是因為沒錢沒勢加上沒知識所以不敢聲張?

再多談一個要改革的部分,現行司法訴訟的過程中,請問對被害人(與家屬)的保護夠完善了嗎?我們不應要求每一個父母都是英雄(就像電影《即刻救援》會大賣那樣,都是假的,話說《即刻救援》也是奠基於父權思想上的電影……)那是無用的, 英雄不存在現實生活中,如果你真的關心房思琪,你就應從最無聊最枯燥卻是最重要的根本,從性平教育做起,從現在做起 ,五年、十年、二十年,我相信美麗新世界終會來臨。

然後,升學主義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註 1】 
有些讀者認為女校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例如可以大方地和同學聊月經、衛生棉、春夢等女孩私密心事,不必顧忌男生聽到,而且純女校在教室裡公然換衣褲也比較方便。我要說的是,如果純男校、純女校從一開始就奠基於不平等的歷史,那麼,是它們改變的時候了。 妳/你認識的國中同學在高中的想法將會完全不一樣,容我重申,青少年經歷身心靈快速轉變的成長過程中,被放入單一性別的環境,既無道理,更無助於兩性相處的良好習慣養成。純女校、純男校的方便與舒適之中,隱藏著魔鬼。

【註 2】 
長期戰有長期戰的打法,群情激憤會緩和,但是不能被忘記。 我們現在受的苦,是過去數十年、數百年的不平等性別與階級結構造成的 ,正如邱妙津為我們留下《蒙馬特遺書》,林奕含也為我們留下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在冰冷的文學理論之外,我們需要大眾每一次每一次的討論,掀起風潮,這樣,革命才會趨向成功。

延伸閱讀:

這是我們的真實經歷:會性騷擾的爛人就是爛人,和受害者沒有拒絕、穿什麼無關
致對性教育焦慮的大人:沒人能保護孩子一輩子,為什麼我們總是害怕給予孩子同意權?
真的以為小孩不會上網 google?抗議學校教性知識的反同人士,已成為色情產業強大的盟友
【性平教育風波】拒絕以愛為名的控制:母親生孩子辛苦,不代表有權控制孩子人生
孩子太早懂性知識很危險?致擔憂的父母們:早點學習,才能讓孩子有能力面對後果

(本文經原作者 潘家欣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讓貞操去死吧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