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也算是政治家?跟唐、宋優秀的儒生相比,他其實只是個愛打嘴砲的老頭而已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孔孟思想算得上政治學嗎?從實務來看,孔孟提出了「民貴君輕」這種美好的國家理想,但是實務上卻從沒有提出具體作法,反觀唐、宋兩代的儒生,很實際的在中央政府體制中,把皇帝的權力分割、下放,他們遠遠超越了孔孟思想,卻又不敢推翻千年的儒教束縛。(責任編輯:蔡沛宇)

擷取自 維基百科

文/  周布雅

孔孟思想那個叫做美學,不叫做政治學,我總覺得喜歡拿著『孟子說過民為貴,君為輕』就腦補說儒家有民主思想的人很妙,這就跟說我講一句『房子的屋頂應該有綠蔭』就腦補我懂得綠建築一樣的跳痛,你講了你覺得國家應該重視人民的需求高於君王,可是怎麼作到呢?

如果君王用軍隊作後盾硬是要把自己的需要放在人民之上呢?怎麼防止呢?孔子孟子只能射後不理了,所以 其實孔孟只提出來一個美學而已,說穿了只是嘴砲而已 ,只是他們嘴的東西沒有人嘴過,就像古龍常說,第一個用月的圓缺比喻人的離合的是天才,第一百個就是蠢材,所以孔孟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天才。

真要說, 唐宋的儒生是比孔孟更懂儒家精神的 ,孔孟只會用道德譴責說死暴君啊,可是人家暴君不怕你譴責怎麼辦?漢代的儒生就遇到這種問題,該怎麼辦?涼拌!孔孟思想從沒有教過如何解決。

唐代的儒生就想到分權制約,把皇帝的權力下放之後分給幾個不同的臣子,重要的是行政、立法、徵稅、軍事權不要落入一人之手 ,皇帝就可以放心甩手不管,因為任何一個臣子都沒有能力造反,皇帝又不需要大權全部親自掌握,就變形的拿走皇帝的權力了。

這時候唐代的儒生其實已經超越孔孟了,因為孔孟只會嘴砲而已根本拿不走皇帝的任何權力。

這就好像孔孟很會嘴一棟房子應該有什麼功能才能宜家宜居,可是講到實作怎麼作就爆了,可是唐代的儒生不只會嘴,還能蓋像樣的房子。

而宋代儒生發現光是分權其實是不夠的,權力分散授予臣子要皇帝自己願意才行,如果皇帝不願意,臣子還是只能涼拌。 宋代就想出來更絕的內閣制,皇帝提出來大方向,內閣決定細則,而皇帝有最終同意否決權。

那如果內閣細則上要跟皇帝對幹怎麼辦?沒關係皇帝擁有人事權可以把硬要對幹的內閣換掉,這樣一來皇帝表面上所有權力依然掌握在手沒有減少,而所有行政失敗的錯誤皇帝都不需要承擔,因為都是內閣決策的,而無權無責的皇帝再也不用擔心臣下為了權力造反,因為他沒有什麼真正的權力,需要時又能隨時掌握權力。

宋代皇帝就不需要再跟臣下勾心鬥角、願意放權,臣子決策時也不用再擔心皇帝豬隊友不懂裝懂胡亂指手劃腳,有了充分決策自由,這時候宋代的儒生,又超越唐代的儒生,不光會嘴,還能蓋出來更漂亮的房子,如果放到同時代,是孔孟要跟他們學習才對。

思想這種東西,是一代超越一代,站在前人的肩膀看得更高,唐人不敢承認自己超越漢人,宋人不敢承認自己超越唐人,所有人都不敢承認自己超越孔孟。

沒有人敢講出來『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沒有人敢承認:「時代在變化,兩千年前的東西跟不上了」。 沒有人敢把唐人超越孔孟、宋人超越孔孟的東西繼續深化加強,變成更強的理論 ,永遠在兩千年前的東西打轉,所以儒教永遠活在兩千年前的時代,夢想美好的三皇五帝時代漁獵生活。

然後奉行儒教的中國人居然還敢嘲笑歐洲教會時代沒有人說『教會錯了地球是圓的』?儒教直到二十一世紀,連討論孔子在封建時代提出的宗法思想「到底適不適合這個時代」都不敢了。

(本文經原作者 周布雅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