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 40 歲還在唱夢想根本裝年輕!」但台灣就是需要他們啊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五月天 20 周年演唱會,重返首次登場地點讓許多人都湧入了大安森林公園。我不是五迷,但是心裡很能夠理解為何這麼多人還是會想到現場、聽著五月天。對某些人來說,五月天寫下了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某些時刻,在迷惘時變成一首首推動他們往前努力的心靈支柱。

很多人說,五月天到了 40 歲還在裝年輕,寫的歌永遠都在講「人生」和「夢想」,就像是網路上的雞湯文一樣,我也非常同意。但或許台灣還是需要這種內容,因為如果不知道自己人生應該是什麼模樣、成為主體,又怎麼可能開始思考這個社會,進而行動呢?

(責任編輯:林芮緹)

雖然自己稱不上是五月天的粉絲,但在一個對我來說有點重要的樂團,要在成軍 20 週年的時候,重返當年首次登台的地點開演唱會,總覺得還是值得寫下一些五月天跟我自己的故事。

我不是老五迷。

因為我家沒有第四台,所以也沒有 MTV 台可以看,我小時候的流行資訊非常落後。

我是國中的時候(2003 年之後)才因為一個國中同學的介紹而認識他們的,當時他們剛服完兵役、發佈了第四張專輯《時光機》。我記得我喜歡《九號球》,但推薦我的那個同學喜歡的是《恆星的恆心》,國中的我們幾乎天天講電話,她今年六月就要結婚了。

我也稱不上是五迷,因為我沒有買過任何一張他們的專輯。

但在國中的 mp3 時代,我的 mp3 裡面還是會有一些五月天的歌,是從「琉璃仙境」下載的,騎腳踏車上學跟回家的時候聽,還有午休時間把耳機線穿進外套的袖子,再從袖口拉出來放到耳朵旁,自以為很叛逆。

大學的時候,應該是 2011 年暑假、我升大四的時候,曾經自己跑到台中體育大學聽了一場他們的演唱會,應該是 DNA,但我也忘記我為什麼要去聽,又為什麼是自己去聽了。唯一的印象就是最後一首《憨人》快要唱完時, 全場怎麼「拉」也拉不完,滿滿的藍色螢光棒的畫面吧。

到了 (2011) 年底,我已經到了大學的最後一年,五月天經過三年終於發行了第八張專輯《第二人生》。當時全世界都在討論的一件事情:「2012 年 12 月 21 日到底是不是世界末日?」

這張專輯裡面也在講這件事,但大四下我修了孫維新(現任台中科博館館長)的普通天文學,當然不相信。

如果要問我最喜歡五月天的哪一首歌,我的答案跟很多五迷很不一樣,我會選這張專輯裡的《乾杯》。

對我來說,重點不是「2012」或「世界末日」,而是「第二人生」。其中《乾杯》的 MV,打中當時正對人生極度迷惘的我。

MV 裡面的內容就不再贅述了,但裡面的這幾個畫面真的很打動我,因為太具體、太有細節、太像真實的生活。就像接觸寫作以來,我就不斷被提醒、也提醒別人,要讓讀者進入情境、要打動讀者,細節很重要。

身為一個武陵高中的學生,當然也翻過牆啊

第一次看 A 片應該是國小六年級吧

大三的寒假我也買了單眼

這個戳臉頰的動作,應該是從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開始的吧,高中的時候竟然是跟楊志偉去看的。

這方面的第一次就不說了……

如果人生的一個大目標就是結婚,實在是很不自由啊

這是在暗示「打高爾夫」就是人生勝利組嗎?

一定要擁有雙 B 才算是功成名就嗎?

打麻將之於我真是太熟悉了。一看到大四喜這一幕,就知道下一秒這老人就要掛了。

從出生到死亡,出社會之前的部分,我已經經歷過了,很有共鳴。但出社會之後的描繪,卻讓我開始不斷懷疑這樣的「主流人生」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

《乾杯》的 MV 是 2012 年 2 月 3 日發佈的,然後在隔 (2013) 年 6 月拿下第 24 屆金曲獎的「最佳音樂錄影帶獎」,《第二人生》這張專輯橫跨 2 年拿下金曲獎。MV 導演是陳奕仁,他在得獎時表示,阿信某天晚上傳了這首歌給他,「你一定要幫我拍,我寫了一首歌,這是我寫詞的顛峰!」

與其說我很喜歡這支 MV,不如說這支 MV 對我個人來說真的很重要

從大三下學期就開始對於人生感到茫然,大四一整年都在「探索自己」。

在總圖翻天下雜誌,看那些專欄雞湯文;修了一堂工科海洋開的演講課,聽那些「成功」的系友回來跟學弟妹分享出社會後的建議;在網路上亂看東西,不小心看到 Steve Jobs 在史丹佛大學 2005 年畢業典禮的那場經典演講。

大四下學期還發了一篇臉書網誌,標題是《人生學-理論與實務》。

一年半後,已經栽進社會運動的我,又回頭把這三支影片貼到這篇網誌的下面:

總之,雖然很多老五迷會說,「五月天的前三張才是本體」,或是批評他們當時以「獨立樂團」的方式崛起,後來卻向人民幣低頭,這些批評我都同意,但我還是得說,至少這首歌給了我「第二人生」。

https://www.facebook.com/obaigonn/posts/10208877223672688

市場化的五月天我不忍批評

對於五月天的批評,我可能也有一些「阿扁情結」或「民進黨情結」。

這種情結指的是,當時這些人也許都是改革派,但取得權力之後,就迅速體制化、保守化了,可是,過去的革命情感,總讓你無法真心的指責他們。

三年前太陽花的時候,3/18 晚上,五月天的粉絲頁發佈了《起來》的 MV,被中國網友認為是支持反服貿。

但後來就刪文了。

而且阿信本人親自在微博上澄清「我們非藍非綠更非獨、沒有反對服貿、我爺爺祖籍泉州」,五月天因此被 PTT 鄉民諷為「泉州樂團」。

隔幾天,正在紐約麥迪遜花園的五月天,做出如此(不痛不癢的)回應。

(我真的不是五迷,所以不會被這種 talking 感動)

昨天晚上 Amber 傳來一篇 PTT 上 2012 年的文章 〈 再多的五月天,怕也不夠我們沈醉 〉,我覺得寫得真的很好,我看完之後,她才說這篇就是她寫的。

文章裡的老師解釋,在 1999 年正式出道的五月天之所以會紅,跟當時全台灣正在邁向民主化的自由氣息有關,因為他們的「叛逆」形象,代表的就是自由,這正是那個時代的「個性」。

隔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本土化成為台灣的重要政治議程。

在五月天的前三張專輯中(五月天第一張創作專輯、愛情萬歲、人生海海),都有將近一半的曲目是台語的。從第四張專輯到最近的第九張專輯,就只剩下《垃圾車》(第五張)和《出頭天》(第七張)這兩首台語了。(五月天作品列表

40 歲的五月天還在唱人生和夢想,但台灣真的需要他們

另一種批評是,五月天到了 40 歲還在裝年輕,寫的歌永遠都在講「人生」和「夢想」。

的確,直到最近一張、去 (2016) 年 7 月的第九張專輯《自傳》,其中《頑固》的 MV 背景是台灣的「火箭博士」吳宗信的故事,講的仍然是關於人生和夢想。

也許對於很多進步派來說,這些歌和 MV 就像是網路上的雞湯文一樣,只是比較高級一點。但我想說的,就像去年轉貼這支 MV 時說的一樣,台灣還是需要這種內容。一個人關心的事情,一定是從自己開始的,如果不知道自己人生應該是什麼模樣、成為主體,又怎麼可能開始思考這個社會,進而行動呢?

五月天大概是台灣歌手中把「人生學」唱得最好的了。

即使知道他們長久以來就是擅長操弄(非貶義)這些「人生、夢想、自由、希望」符號,這次多了「頑固」(噢,還有「倔強」),但看到這種 MV 時,心裡還是會感動。

就像當年《乾杯》的 MV 一樣,在五六分鐘內,把主流人生的各個階段如跑馬燈跑了一輪,讓我開始思考「人生的終點」這回事。

台灣還是很需要這種價值召喚的。畢竟,多數人在年輕、求學時期,都很難有機會思考自己的「人生、夢想、自由、希望」。而且過了這段期間,「現實」的包袱越來越重,就更難再有機會了。

賺錢也好,成為人妻人夫也好,成為好爸爸也好,成為太空人也好,成為總統也好,人總要先找到有動力的目標,在努力的過程中,才會有意識的感覺到「個人以外的因素和限制」,也就是所謂的「結構」,是會限制自己的,而且經常是不公平的。

很多人都還沒踏出第一步,要他們直接跳到第二步是有些奢望。希望五月天能夠讓更多人踏出他們人生的第一步。

五月天教了我們,在這個瘋狂世界,要倔將、要頑固、甘願做憨人,也許我這一杆,又沒辦法進球,就像我的生活,一直在出差錯,但其實我們都一模一樣,無名卻充滿了莫名渴望,一生等一次,發光。

(本文經合作夥伴 吳學展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乾杯》給了我第二人生:40 歲的五月天還在唱人生與夢想,但台灣仍然需要他們 〉。)

延伸閱讀:

「當你覺得熟練,就得打掉重練」五月天無預警宣布閉關宣言
五月天貝斯手瑪莎:搖滾樂可能改變世界嗎?
不斷用「夢想」賺進人生金桶,五月天總能美夢成真的秘密是?
讓五月天連續三年到高雄唱跨年的幕後推手:史哲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