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男老師,我戴上耳環挑戰性別框架——然後我就失業了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有一位男老師,他戴起了漂亮的耳環到學校,向孩子們盡心盡力地教導多元性別知識——因為他不希望像葉永鋕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也想了解提倡多元的校園實際上是怎麼看待跨性別。果不其然,他碰到了困難:被約談、被刁難、被解聘,但他最希望的,還是透過自己的行為,讓更多性別氣質不符合社會概念的孩子們抬頭挺胸活下去。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cherryfox

最近想陸續整理一些關於女裝、跨性別、教育的想法,包含自己以往在臉書、網誌發表的文章,之前不希望這帳號和現實生活做連結,因此一直沒有發表相關文章在 LGBT 相關版,但覺得自己該站出來了,不希望再有任何一個孩子因不同性別氣質遭受傷害。

以下先貼個我在 9 月的文,文章中附上分別我在實習時、打第二個耳洞時的文章。

多年以前,我實習的那段日子,我曾經發了一篇《男老師不該戴耳環上課》來嘲諷為什麼不能戴耳環上課。三年前,我打了右耳的耳洞,又發了一篇《男老師當然可以戴耳環上課》來呼應我第一篇文章。

「你的耳環可以拿掉嗎?」我是男老師,我就要戴耳環給你看

以下對話,靠著我的回憶打出,順序和內文可能和實際情況稍有出入,但保證內容都是真實發生的。

今天,我被我們輔導主任的電話叫去校長室,校長開頭就說:

你的耳環可以拿掉嗎?

其實因為沒有當導師,我並沒有顧慮太多,從暑假就開始戴耳環去學校,一方面是前面兩篇文章的理由,另一方面是我也想看看校長會不會有排斥。

原本以為校長沒有意見,到了今天,我才知道只是時候未到。

我:「校長,請問學校有沒有女老師戴耳環?如果有的話,我其實不是很明白為什麼男老師不能戴耳環。」

校長:「你是因為好玩戴的嗎?我只是想保護你,保護每個老師,我們是社區型學校,有些比較保守的家長會可能會有聲音。而且有些小男生看到了會問、會被影響啊!」

我:「校長,請問看到了,會被影響什麼嗎?我們現在性平教育不是一直在做這件事情嗎?告訴孩子衣服沒有性別、玩具沒有性別、身上的飾品沒有性別,你卻因為我是男老師要我拿下來,我想這和整個性平的精神背道而馳。

校長你總說要直話直說,那我就直話直說,我是跨性別,我的自我認同性別是流動的,我一直認為我該站出來被看見,即使只是一個耳環,讓許多人瞭解到這樣的人就活生生的在你我的周圍。每個校長每個教授都說身教很重要,我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嗎?」

校長:「我只是擔心有些輿論會傷害到你,而且你面試的時候沒有戴耳環,如果我知道的話,我可能就會考慮一下。」

我:「那我想問一下校長,如果今天有個校內的老師出櫃了,你會怎麼做?」

校長:「我想我們不會希望老師影響到學校,我尊重你,可是不應該影響到學校。」

我:「所以一個老師他的性取向會影響學校?校長,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因為一個人的特別,而覺得他影響學校,就像我們接納特教的孩子,我們不會因為特教的孩子影響到班上孩子而排斥他,因為特教的精神不是只有教孩子融入社會,更重要的是教其他孩子,如何和特教孩子相處,接納他們,包容他們,這才是特教最重要的精神,性別平等教育不也是如此嗎?

我身為輔導組長,性別平等不就是我負責的業務嗎?我們教導孩子去接納和自己不同樣貌的人,去尊重彼此。如果我們的學校都用這樣的態度來面對這件事情,我們該怎麼教孩子?」

校長:「可是我也沒要你強出頭啊,也不需要到處講嘛,我們就正常的穿戴不就好了嗎?」

我:「請問怎樣子叫做正常呢?」

校長:「但是我沒有要你做性平教育啊,我尊重你,但你也要注重行政倫理啊,我是校長,我得要顧慮很多事情,我需要保護大家,我會擔心你因為輿論而受傷。」

我:「校長,性平不就是輔導組長份內工作嗎?再說,我也沒有針對耳環一直講,我只是戴著。

不知道校長有沒有聽過中一中那位男老師變性的新聞?他得到了全校親師生一致的鼓勵,報導出來後,整個社會對中一中讚譽有佳,如果今天學校真的因為我,而造成輿論,校長,我可以跟你說社會輿論今天絕對站在我這裡,而只要我們處理得好,對學校絕對是加分的效果。

但今天校長如果你要我拿下來,我願意配合,但我得說我會覺得我被歧視。」

校長:「我真的沒有不尊重你的意思,我也有這樣的朋友,我覺得戴耳環也沒什麼關係,我只是想提醒你可能會有這樣的狀況。」

我:「如果校長只是要提醒我,那我完全接受,也早就準備好面對一切,請校長放心。」

其實對話前後順序我真的忘了,因為我們校長都在跳針,我很難把整個對話串起來(倒)

中間還有談到自己對性平教育了解已久,就我對學校的觀察,學校有許多老師還沒有性平的觀念,所以我更想努力去實踐這個目標。

(然後校長表示認同,順便說自己也很常去參加性平的講座,還有說發生輿論要承擔的不是我而是她她得要去面對教育局和教育部。)

很好,校長你要提教育局和教育部,我馬上回他「校長,這些東西不就是教育局和教育部的性別平等內容嗎?而且都還是小學的範圍。」

臉靠過來打我真的是沒辦法(攤手)

我只能說,你千萬別踩到我性別議題這條線,這是我的底線,而且我從實習到現在,在腦海中不知道演練了多少次,處理像今天這種狀況,也在網路上和護家盟之流交手過幾次,我就等著哪天誰敢踩我底線,我絕對和你拼命到底,哪怕你是校長。

最後校長態度是軟化了,不然我大概就往上報了。(茶)

說白了點,為什麼你一個校長被我講到無話可說?今天我講的話,立場都站在教育、性平,你的立場只有擔心輿論壓力,說出來不好看嘛….

現在 12 月 了,過了兩個月,更加明白校長根本不懂性平、不懂課程、不懂領導,甚至還因為一些事情想把我弄走,即使我是一個代理老師,我也不會乖乖就範的。

發文還是附個圖好了。11 月參加朋友婚禮的照片,我最近想發些文章講講跨性別的矛盾,我用短髮/原生髮造型其實就是想打破這些矛盾,不知道有沒有人能猜到我想說什麼 XD

辭職後談: 為什麼要這麼做、還有哪些問題?

嗨,有補班的大家辛苦了,不過我今天(2017/2/18)不用上班,因為我已經失業啦!(笑)

最近懶在家裡,對於自己的故事遲遲沒有放上來, 隨著手上事情告一段落,今天又有平權團體和總統的會面, 以及北捷廣告事件,我想我再添個柴火順勢說個故事吧!

以下是我 2016/11/24 個人臉書的內容:

「我現在即將面臨很龐大的壓力, 校長很有可能會因為我戴耳環,而羅織一些莫須有的罪名給我, 她聯絡了我代理職務的老師,要她終止育嬰假, 使我被迫離職;

她用教室天花板剝落為由,要我回原班級上社會課, 其實是他要兩個班級的導師監督我上課,他對兩個老師說,我上課跟學生講同志性交的過程, 校長要兩位導師看著我上課、搜集證據。

我不知道接下來她會怎麼對我, 我會哭、我會憤怒,但我會堅持下去,我期待有一天,在校園中不會再有這種事情發生, 所以我會站出來,因為我有能力站出來, 我會用我自己的例子,讓大家看到不同性別氣質的孩子,並給予關懷與愛,我會拿到話語權,去一步一步改變這社會。

我會站出來,我不會讓她就這樣對我。

謝謝你們曾經給過我的鼓勵, 原來坐上受害者的位子,感受是如此的痛苦, 我不會傷害自己,也有足夠的心理素質面對這一切,

謝謝你們或多或少的陪伴。」

當時對於我此篇的一些疑問,回應在這邊。

► 為什麼不戴耳棒或是比較不明顯的耳環呢?(或是乾脆不戴)

首先, 我戴著耳環是有目的的,就是打破校園中的既有性別框架, 為什麼女老師可以戴著漂亮的閃亮耳環,而男老師戴上就是不倫不類、不男不女呢? 我對喊著多元,而實際上一點都不多元的學校感到失望。

身為一個非主流性別氣質的生理男性, 我了解在這樣的教育環境是多麽的痛苦, 也了解有許多性別氣質不符合期待的孩子們,被老師要求像個男生/像個女生。

我知道這樣做會承受壓力,但我想站出來, 總有人需要站出來被看見,被看見性別可以有不同的面貌。

► 事情一定沒那麼單純,你還做了什麼?

在教學上、行政上、和同事的相處上,我自認不是最好,但該做的事情都有盡本分做好。

我還做了什麼呢? 在 9 月時,校長把我叫進校長室,要求我拿掉耳環, 我以性平、特教、輿論、尊重、教育、愛的觀點, 和校長以理討論,校長發現他無法說服我,暫時不針對我。

但後來我配合學校行事曆,以及上級交待,辦理輔導研習題目是:看見校園中的多元性別。最後被校長以主管會議沒有討論、程序不對等理由中止辦理 ,事後在主管會議說:不明白老師要學同志的事情要幹嘛。

之後校運會我戴了垂吊式耳環, PO 了一張自拍照,忘記調整權限被校長看到,那張自拍照我講了這樣的話: 各位家長、議員、議員助理,好好記得這張臉和耳環, 將來要做大事的,準備轟轟烈烈幹一場。

是的,我還做了這些, 我要做什麼大事呢? 我要做的大事就是讓校園中可以看見校園多元性別, 透過實踐、演講、專業,去幫助這些不同性別氣質的孩子, 能夠抬頭挺胸地以自己為傲。

► 你上課沒有說其他的嗎?

而事實上,我完全沒有提到性交,我是在課堂上, 分享很多新聞網站,跟他們說,我們透過了解時事,可以了解家鄉 ,提了幾個當時比較熱的議題跟他們討論。 說實話,李安蓋影城的事情我還花更多的時間來講。

因為當時有同志遊行,所以稍微提一下有這件事情,學生有問我什麼是同性戀、同性戀怎麼生小孩, 我的回答是: 有些人生下來就沒辦法喜歡和自己不同性別的人, 也透過讓孩子思考,一男一女結婚也不一定會生小孩, 讓孩子知道同志結婚也未必要生小孩。但有些孩子沒有爸媽, 所以有些同志伴侶會領養孩子,

回到今年 1 月, 原本以為校長大概收手了,我聽到的消息也是該名老師不回來了,沒想到那老師最後還是申請了復職, 於是我的任期就只能到 1/31, 只能說我活該是育嬰留職停薪缺吧(苦笑)

她用這種方法可以合法把我弄走,鬥人鬥成這樣我也是前所未見,她只要說「是老師自己要申請復職的啊!我又沒做什麼」就可以把責任撇得一乾二淨,我相信最後那個老師是有回來的意願, 但我想只要稍微問一下,就能知道校長確實有找那名老師回來,如果對學校生態有了解的話,應該知道下學期臨時換老師, 對學生和行政一定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我想校長完全不在意吧?

在我離職前後,都不斷打聽我有沒有去找新工作, 我是不知道究竟是真的關心我,還是想打去新學校講我壞話。

但這種虛偽的話還是免了吧,嘖。

請校長放心,短期內妳在教育圈是看不到我了, 學校生態再一次重傷了我,是的,傷害我的不是輿論不是家長,是妳!

我會用我的方法,努力讓這社會更邁向友善。 也謝謝我的爸媽、女友、朋友、同事, 在這段時間給我的鼓勵和支持, 沒有你們, 我沒辦法樂觀地在這邊嘲諷 po 文(?

後記:

校長為了行銷學校找廠商訂做了一副撲克牌(上面有學校、學生照片,還有她自己的。)

接著為了省錢,跟廠商說不用分裝,然後把腦筋動到老師和學生身上,要我找那些情緒失控的個案,靜不下來的時候幫忙分裝, 或是用我社會課的時間,要我請學生幫忙分,

我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但我絕對不同意用正課時間來處理這些事情,於是她就就找其他組長老師幫忙,大概找了三個組長, 各用了至少整整兩節課的時間,不上課,全部都在分裝撲克牌,資訊課、社會課、體育課就不重要了是吧?

見微知著,會這樣處理事情的校長,怎麼可能站在我這邊力挺我呢?「家長會說話,我擔心你受傷害。」大概只會說這種話吧。 祝妳今年連任順利啊(茶)

其實我很失望,我太過天真,沒想到學校真的比我想像的還不友善,失業的這半個月,我很不想面對各種反同的造謠攻擊言論,但我想一個又一個真實的故事,才能讓更多的人看清歧視所帶來的傷害。

不過還是會有人來攻擊我吧(苦笑)

喔對了,校長常常說「我們是社區型學校,家長很保守」,就是那個文湖線站名有個社區的附近小學啦!

(本文經原作者 cherryfox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心得] 我是男老師,我就要戴耳環給你看 〉〈 我是男老師,我就要戴耳環給你看,然後我就失業了 〉。)

延伸閱讀:

國家地理雜誌掀起的革命:讓 9 歲跨性別女孩登上封面,要世界看見她們就在你我身邊
【美到哭】跨性別者首次公開為希拉蕊站台,寫下美國政治史人權新紀錄
加油,好嗎?》台灣還在嘲笑跨性別者「人妖」的同時,挪威卻將通過「不須」透過手術即可變更性別!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