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台灣難逃低薪的命運?單單仰賴代工製造,服務業沒有進化就只能被淘汰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低薪的情況始終無法改善,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發展進程上的中斷。農業國家升級為工業國家,工業國家再升級為服務業國家,這是無法改變的發展順序。

但從台灣引以為傲的例子就看得出來:台灣至今仍以為代工、製造業才是國家的根本,不斷走回頭路,但代工產業如今已經來到了極限——如果無法正視台灣產業結構的問題,台灣要如何擺脫低薪問題成為先進國家?

(責任編輯:黃梅茹)

由 ySteve Jurvetson from Menlo Park, USA – glue worksUploaded b USA – glue worksUploaded bZolo,Cㄒ

文/ZMittermeyer

編按:本文為作者回覆一篇討論如今台灣低薪的情況,改善之路遙遙無期,而 1990 年代出生的一代又正逢物價飆漲的時刻,導致許多人選擇從事詐騙行業來獲取暴利謀生。該篇文章擔憂這樣的狀況將成為台灣未來垮台的隱憂。

要理解這裡出了什麼狀況,為什麼會薪資這麼低,故事要從頭說起,文很長。

人類文明國家的發展趨勢,是有進程的。

這個進程是:農業國家升級為工業國家,工業國家再升級為服務業國家。
這牽扯到資本與各種要素的累積,順序不可能顛倒。

要判定處於什麼進程,可以從農、工、服務所佔 GDP 的比重,來簡單的推估。

觀察一般 先進國家 ,不論國家大小,農、工、服務的 GDP 比重,
大概都分別趨向一個近似值:

農業:低於 10%
工業:20%~25%
服務業:70%左右

這裏首先要先定義清楚,世界上的產業只分成三大種,

第一是 農業 ,或稱農林漁牧礦,是指從自然資源生產的產業

第二是 工業 ,是指使用原料,製造出實體成品的產業,包括製造、營建、工程

第三是 服務業 ,是指不生產實際產品、主要透過行為獲得報酬的行業
包山包海,除了農工之外全都在內:商業、運輸、金融、住宿、餐飲、文化、通訊、娛樂、軟體、醫療、教育、行政、軍隊。

並不是如很多人普遍的誤解,認為服務業就是服務生的行業。

台灣在 1930 年左右開始推動工業化,但隨後,在 1945 年後經歷了文明毀滅,前代建立
的社會與產業基礎,全面性的瓦解。毀滅的產業包括工業、金融服務、文化服務,日治的基礎夷平的一個不剩,重新開始。

如果從文明進程的觀點來切入的話,1945 年後的事件 本質上是農業國家的中國,在統治技術與人力資源上,完全無法治理已往工業社會轉型的台灣。

於是台灣從工業國家,退回到農業國家,開始了非常漫長的重建期。

之後花了很久,從 1970 年代開始,終於又成為了工業國家,然後慢慢完成了資本累積,到了 1990 年左右,服務業 GDP 超過 50%,進入服務業國家。

到了今天,服務業已經占 GDP 的 70%,產業比例上已經具有已開發國家的雛形。

然後,就遭遇了非常大的瓶頸。

以下是人均 GDP 的數字,1988 年到 2001 年:

農業成長 62.0%
工業成長 77.0%
服務業成長 89.2%   ← 服務業成長仍是領頭羊

但是,到了 2002 年到 2015 年:

農業成長 38.4%
工業成長 98.9%
服務業成長 17.4%  ← 只剩 17.4%

如果只拉 2008-2015 年馬政府時代期間來看,更慘

農業成長 -2.7%  (衰退)(水果不知賣去哪)
工業成長 29.4%
服務業成長 5.1%   ← 已經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成長了

只要企業的營收沒有繼續成長,薪資就不可能增加,這是天經地義。

從數字來看,已經非常明顯,由於農業人口非常少,服務業的不振就是造成薪
資停滯的最主要因素。

長期以來,所有沒落工業的失業人口,幾乎都是被服務業所吸納,供過於求。工業的趨勢更是更多的自動化、無人化,以及大量夕陽工業面臨瓦解邊緣。所以 就業人數往服務業偏移的趨勢,大概是不會改變了。

這件事人人有份,擁有最大就業人數的服務業基層的薪資上不來,比價效應無限延伸後,所有產業,包括高端的薪資也會少 Global Pay 半截,人人逃不了。

因此只要服務業不改革提振,薪資是永遠不會提升的。

服務業在台灣養著最大的就業人口,但是台灣最沒有競爭力的產業,原因有非常多:

(1)台灣根本就沒有擺脫過工業(製造業)思維,完全不理解服務業是什麼 以及服務業為什麼重要、服務業要怎麼玩、服務業要怎麼創新。

縱使美國有著尖端的製造技術,但是 Google 是服務業,微軟是服務業,Apple App Store 是服務業,Facebook 是服務業,Amazon 是服務業,

可以讓矽谷不斷創新的金融創投風投是服務業,跨國會計律師事務所是服務業,ZARA 和 Uniqlo 是服務業,日本五大綜合商社是服務業,日本動漫遊戲是服務業,好萊屋影視是服務業,香奈兒 LV 是服務業。

服務才是現代經濟龐大產值的發生根本,要不是智慧型手機上有那麼多無限應用的服務,智慧型手機才不會銷量這麼大,PC 時代軟體需求推動硬體更新亦是如此。

世界以服務業作為創新驅動的經濟成長引擎,早就已經非常久了,就連現在火
熱的 IOT,都是在等待殺手級的應用服務業公司降臨,才會出現產值的爆發曲線。

但台灣好像很多人完全沒有進入狀況的樣子。

我們的確需要保持先進製造的優勢,才能維持現狀。

但更需要先進服務業,才能把國家往上一步提升,代工產業極限只能維持薪資現狀只要服務業沒有進化,薪資會永遠停滯。

(其實也需要先進農業)

(2)服務業是極其講究創新、文化、人為因素的細膩產業,但台灣的獨裁威權政治意識形態土壤,工業化反人性的高中前填鴨式教育,完完全全都是創新與文化的妨礙,只適合培養無條件服從命令的工人。

無條件服從命令就能賺錢,這個文明進程,台灣早就過了。你今天再會服從命令,都不可能提高生產力和產值,愈教條愈笨,生產力愈低。

所以那些意識形態上的復古反動派、鄰國醉生夢死派,本身就是在妨礙台灣經濟,完全浪費大家時間:妨礙社會進步,就是妨礙經濟進步。

先進國先進區域的生產力產值,誇張的已經 1 人打台灣 10 人,這已經不是爆肝就能彌補。你再怎麼自我壓榨,都不可能有別人的 10 倍時間。

(3)台灣服務業規模太小,因為社會與政治的落後,妨礙整併與改革。

台灣服務業總共約 93.5 萬家,大型服務業不到 3,000 家,其他都是中小企業美國與日本平均每家企業有 15 人與 8.6 人,台灣只有 4.2 人。

服務業沒有達到一定規模,產生資源上的餘裕,根本不可能有技術進步的空間。 比如資料分析和品牌行銷,只有 7-11 這種企業能做,路邊雜貨店是要怎麼投資。

肩負前瞻投資、去化資金重大任務的金融服務業落後,也脫不了很大的關係。原因是金融法規落後保守,以及社會氣氛不利於金融改革。

但社會氣氛變得反整併反改革,真的也不能怪民眾。

國泰併世華扁家有收賄嫌疑,富邦併北銀有估值過低的賤賣嫌疑,唯一沒事又溢價的台新併彰銀,竟然還被邱毅和金融幫為了保護勢力範圍惡搞弄掉。

政治的落後,把改革弄得亂七八糟,最後民間當然會厭惡反彈,大家一灘死水。

農漁會也早就成為非常腐敗、任意放貸、風險極高又毫無效率的裙帶金融,但農漁會金融改革,全天下只有一個叫陳水扁的敢動。

改到一半也是因為恩庇侍從結構,操縱農漁民恐懼動員,最終還是敗下陣來。

能夠刺激改革運輸業計程車的 Uber——今天不提了。

服務業的整併和改革,一直都遭遇很大的阻礙,但服務業如果永遠是中小企業帶頭
,就會像蝶戀花那樣,只懂得進行低利商業模式,薪資也會永遠停滯。

原因講了那麼多,回到原題,7 年級 8 年級(80 後、90 後)究竟如何擺脫低薪,不外乎很多老梗,困難的事情解法其實都很簡單,簡單的事情非常困難做到。

(1)重視時間大於金錢,保護僅有的資源在自我投資

絕對不要把人生用工作和雜事填滿,必須不斷學習、不斷體驗,去取得能創造產值的技能,不管是於個人或社會整體,這都是唯一的策略。

(2)台灣的未來繫於年輕世代能不能振作,青年世代的企業家精神能不能「覺醒」

這是有道理的,因為台灣的老人、老世代,是絕對不可能創新的。

第一、老人昧於工業時代的巨大成功,被自己曾經的輝煌徹底洗腦,極難擺脫本位主義;第二、老人吸收新資訊、操作新工具的速度,絕對不可能比年輕人快。

這些都是生理的必然極限。

必須要鼓勵失敗,排斥酸民文化,重振企業家精神。

老人成天嘴砲年輕人不努力不爭氣,那其實就是酸民文化,不知不覺由上而下的全面瀰漫,這種氣氛絕對要打壓。

服務業創新是台灣無資本年輕人唯一的出路(記得我們文章一開始關於服務業的定義),不管是白手起家的創業,或事業內新觀念的改革,都必須倚靠年輕人覺醒。

曾經以為不可能誕生的公民政治意識都覺醒了,若企業家精神能夠全面性的重新覺醒
台灣才能迎來新的盛世。

台灣也需要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在無數失敗事業、前衛專案的屍山血海上,不斷嘗試失敗,鋪出全新的道路,90 後的人若想要生存,沒有其他方式。

延伸閱讀:

像我這樣七年級的人,我們和朋友 PK 誰在這城市過得更慘
為什麼台灣只有做代工的命?因為「看近不看遠」的框架思維,讓我們走不出創新
【走不出 CostDown 惡夢】台灣陸客旅遊市場,就是「製造代工業」翻版

(本文經原作者 ZMittermeyer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Re: [問卦] 台灣低薪持續,1990 以後出生要怎麼混?〉。)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