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農田被剷平為一棟棟豪華農舍,宜蘭農夫寫信呼喊:台灣未來還有田可耕嗎?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那年六輕險些入侵宜蘭最終來到雲林,受六輕荼毒多年的作者對此深痛惡絕,感慨當年長輩為何不能如宜蘭一般拒絕。然而,宜蘭躲得過六輕卻換了各式各樣的豪華的農舍四起。

這是一個農家子弟,繞了一圈念過研究所、參加社運後最終回到農地耕耘的故事,更是寫給讓他成為農夫、宜蘭這塊土地的一封情書和一份掛念——看著如今農田的凋零,他不僅心懷憂慮:未來的台灣真的還有田可耕嗎?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吳佳玲

三十年前,六輕想把名為發展的手伸進宜蘭,並且編織許多甜言蜜語,意圖蠱惑人心,幸好時任縣長的陳定南和眾鄉親們齊力趕走這隻巨獸,才保留住這片好山好水。身為雲林子弟的我,初到宜蘭,老實說心裡滿是不甘心,不甘心雲林的先輩們怎麼聽信巨獸的謊言,說甚麼比你家廚房還乾淨的謊言,事實證明,財團的話若能信,屎嘛食得!

宜蘭黏黏的泥土,最終緩和這份複雜的情緒,雖然愛哭的你讓我有些招架不住,木製品皮製品,一件件發霉,我開始改用防水的物件,儘管如此,但我還是愛上你了,愛上你的美貌,咳,是愛上好山好水,還有外地移居於此的人們。

親愛的宜蘭,因為你的包容,我有了機會可以當農夫,雖然我是農家子弟,從小在農村長大,但可悲的是,我和臺灣大多數的農家子弟,命運相同,從小父母親就叮嚀:好好讀書,長大後嘸通做田,做田就辛苦耶!小時候看父母親早出晚歸,辛勤工作,卻往往得不到合理的報酬,老實說小時候的自己,並不覺得父母親的工作偉大,甚至有些瞧不起,長大後因緣際會讀了研究所,參加社運,才明白台灣農民的困境,不是個別農民努不努力的問題,而是制度根本有問題!

親愛的宜蘭,感謝你,讓我有機會可以成為農夫,如果時間能倒轉,我真想回到過去,對處於青春期,愛鬧彆扭的自己說:「你的父母親的工作很偉大,餵養著台灣人。」

只是,當土地承載過多欲望,農地種下的不再是農作物,而是一棟棟豪華農舍,它們與農作物搶陽光、搶空氣,也搶水,卻長不出可以餵養眾人的糧食,無法呼吸的農地就這麼死去…

我真的好擔心,未來的台灣還有田可耕嗎?

親愛的宜蘭,

當水泥倒在你的身體,
你痛嗎?

當怪手壓過你的身體,
你疼嗎?

親愛的宜蘭,
你現在還好嗎?

(本圖、文經原作者 吳佳玲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親愛的宜蘭,你現在還好嗎?〉。)

延伸閱讀:

宜蘭縣政府幹的好!關鍵時刻亮出環署公文,擋下蜜月灣開發案
前有漢人強行佔地,現在有仲介逼老農賣地,難道宜蘭人註定無家可歸?
15 年內濫建 7612 座農舍,宜蘭老農怒吼:還我土地!
台大教授談六輕國光:當初陳定南為宜蘭保住好山好水,如今六輕國光也不該落腳彰化雲林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