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報稅制度看東西文化差異——西方社會相信你誠實,東方文化預設你是騙子

Posted on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雖然作者這篇文章寫於選前,但探討東西「誠實與信任文化」不同的分析仍舊非常值得一讀,特別挑選出來分享。

作者觀察:東方社會習慣假設你會撒謊,可是規定嚴格事後發現不誠實卻無所謂;西方則傾向於認為你會誠實,但抓到說謊就是重責——正是這樣的文化造就了如今東西方社會的不同。當你成天被當賊來看待,大家習慣不信任彼此,只學會交差了事、缺乏應變能力也就不奇怪了…..

(責任編輯:林芮緹)

CC BY-SA 3.0,

文/ 陳維超

最近美國大選 (編按:作者這篇文章寫於選前),共和黨候選人川普一直不把他的報稅資料公開,說是因為他的稅務資料正在被稅務局調查(IRS audit)中,所以不方便公布。隨後,投資之神 Warren Buffett 就公布自己的報稅資料,然後嗆聲說,他自己也被稅務局調查中。川普不敢公布,不是因為沒繳稅,就是他根本沒有自稱的那麼會賺錢。

我們台灣的報稅軟體雖然難用,但是總是免費的,該繳多少稅,按個幾下後就算出來了。而美國報稅是很煩的,不但要花錢買軟體,仔細把表填完,稅表後面還要保證誠實報稅,並簽個名以示負責。之後要是被查出有故意逃漏的狀況,罰則常常很嚴重。

因為稅則的特例很多,被調查也不代表是不誠實的,只是需要提出解釋而已。例如說我有一次把獎學金拿去買台電腦,因為要確認是不是可扣抵的項目,也被調查過一次,後來還得補一些文件,證明那台電腦真的是拿去寫程式不是去玩遊戲的,才給過關。

從報稅這件事可以看出一個文化差異, 就是西方文化他先假設你誠實,但是若是發現了不誠實,後果通常是很嚴重的。而東方文化,先假設你會騙人,設下重重關卡審查,通過以後就是自己人了,若不誠實也不這麼打緊。

舉個例子,以前在台灣讀大學的時候,抄作業的情形很氾濫。老師會從課本裡勾選出過多的作業,所以除了少數的「神」以外,同學們不是互相抄襲,就是直接找解答來抄,反正當掉可恥,抄襲無罪。到考試的時候,作弊代考的也不少,但因為既然聯考通過了,肯定也不是什麼壞咖,通常也就記個過就結束了,從來也沒聽過因此退學的。

多年以後,我回台大教課,課堂裡學生寫報告抄襲 Wikipedia 而不自知有錯,可見這個問題有多麽的跨世代。

到了國外以後,情形就不同了。作業比台灣少,但是大多不是從課本來的,所以需要花許多時間來解出這些困難的題目。老師很歡迎大家討論,但是如果有共同討論出來的結果,也會在作業裡說明清楚。 作業的最後當然同樣也得簽名,保證(Pledge)是自己寫的,若有抄襲自行負責。

我還記得我有一年教了大學部 Java 程式語言的課,那時班上有一個籃球隊的學生,作業總是遲交,而且交過來的作業上面都沒簽名。因為他寫的程式太厲害了,一看就知道是代打的,所以我就不批改,因此他一直沒得到分數。學期結束前,他跟球隊的隊友一起來系上找我「喬」這件事。當時那一幕我永遠記得:三個 200 公分高的 NBA 準球員,站在我面前大吼大叫的那種視覺壓力。

我後來把辦公室的門關起來,跟他輕聲的說,還好你作業沒簽名,我就不評分了。這是為你好,因為當掉小事,但是你一旦簽了名,我就得送去給學校的榮譽法庭(Honor Court),到時候他們可能就給你退學了。這樣曉以大義之後,只見一個大男生聲淚俱下,磕頭如搗蒜,我還去拿面紙給他擦臉,成功化解危機。

誠實拉長一點來說,就是信用 Credit(信用額度)。人的信用會慢慢累積,可是只要故意說謊一次,信用就會馬上消失了。

我記得以前在矽谷任職的公司(NVIDIA),有一個基本企業文化叫做知識誠實(Intellectual Honesty),也就是簡單就說簡單,難就說難;一天能做完的事,就不會說需要兩天。可是這樣估計出來的時程,十之八九會延遲,因為估計的時候總是沒算到一些意外,如生病、小孩出生等等。延遲當然很糟糕,但是基本上不會有人回頭怪你的,因為懲罰了以後,工程師就會開始說謊,多說幾天來避險了。

所以對於創作類型的工作,「尊重」就變成是一種有效且必要的管理辦法,因為這樣才能鼓勵誠實引發的,對作品的驕傲感。 舉例而言,我跟設計師說:「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這是你的作品,上面會簽你的名字。」跟工程師說:「這規格不清楚,但是這是你的作品,所以要對得起自己。」結果常常會出乎我意料的驚奇。

而我們在台灣,因為信賴感普遍偏低,因此產生了一些社會現象。

例如小孩躲在房間裡,爸媽就會說:「這麼安靜,一定有鬼。」又如政府標案,會先把所有的規格寫清楚,公開招標,然後因為承辦公務員需要負連帶責任,所以就常常聽說有減價驗收這種手段,反正得標以後承辦也只好配合廠商。又例如說國科會研究計畫,需要先把所有的內容經費寫清楚,連文具影印費都得符合規定,因此學校附近才有這麼多影印店在賣電腦。

愛因斯坦說了,如果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那就不是研究了。所以這種「事先審查、事後兄弟」的文化習慣,根本的影響了我們在新世界的應變能力。

最近我們因為一些機緣,得到約幾十萬的政府補助,可以去「矽谷學創業」,內容大概是這樣的:「補助 CEO 到矽谷去待三個月,在舊金山上課學習創業」。

我想,CEO 要是真的能在那待三個月,那這公司不是個空殼,就是只有 CEO 一個員工。後來跟承辦討論了一下,他們讓我們改成商務旅行使用,只是只限定去美國,而且必須提出拜訪計畫書,人事時地物要交辦清楚。這明天要見什麼客人,可能今天下午才會知道,要我們一年前提出計畫,真的是不切實際。

上面這個事情,我覺得政府立意良好,承辦單位也很努力,但是事先審查的文化,讓這個計畫變成了個失敗。其實只要說,好,這筆錢給你,一年後把收據照片電郵留下來備查,你不誠實就糟了,這樣也就解決了。

這是「無罪推論」與「有罪推論」的文化差異,不可謂不大。

(本文經原作者 陳維超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信賴與誠實文化 〉。)

延伸閱讀:

公平正義在哪?民進黨「清流」林淑芬痛批:台灣百億企業「搞汙染還能退稅」!
公司開了一千年是什麼概念?揭開日本「骨灰級」企業的秘密
【人力銀行如何不淪企業打手】除了拍矯情的 25 歲影片,104 可以做更實際的事情來幫助年輕人
不加班就是東亞病夫?依台灣資方思維,員工自殺後嚴格限制工時的日本企業最沒競爭力了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