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年前的台灣人就曾向美國陳情、怒吼「台灣不屬於中國」——今天的台灣人呢?

Posted on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許多人可能不敢相信,但 70 年前的台灣人並不愚昧。曾經,台灣人為了「台灣不屬於中國」而勇敢寄陳情書美國,希望美國能替台灣做主。曾經臺灣擁有一群不斷在報章雜誌上奮筆疾書、宣揚理念的熱血抗中分子。分享這份紀錄,希望如今的台灣人也能被點燃起相同對台灣未來的支持與關懷。

(責任編輯:林芮緹)

由未知公有領域

 

文/ 獨立這邊請

下面這封陳情書是在 1947 年 2 月中遞交至美國在台領事館,指定交給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在 3 月 3 日電文轉給在南京美國大使館,後並遞至華府。請願的是一群青年運動者,正在為三月出版的《台灣人雜誌》準備,並不知道自己沒剩幾天可以活。

今天有些人並不相信 70 年前的台灣人知道「台灣仍不屬於中國」,不相信台灣人從 1945 年 8 月就開始蓬勃從事出版和追求言論自由、不相信當時的台灣人受有良好教育並認識台灣地位和國際情勢,當然,這可能是因為今天體制的教育,讓我們這樣誤會當年的台灣人。

這份文件,在台北二二八紀念館之葛超智原文檔案可以看到,或見葛超智,《被出賣的台灣》一書。

《致美國國務卿馬歇爾將軍陳情書》

我們一群年輕的台灣人,為了向我們尊敬的聯合國及所有國外的兄弟陳情,在此由心底大聲喊出我們的悲傷。

我們美好的島嶼,美麗的福爾摩沙,正被中國惡劣政權摧殘踐踏。我們的痛苦已臻至極點……,這是我們不曾遭逢的經驗。

…… 我們必需重建自己的民主組織,這是我們努力的目標……。但在憲法生效之前,我們尚需注意到台灣的國家地位在聯合國仍是一個未定的問題。這是不容撼動的事實。所以我們難道(有義務)必須遵從他們的命令自掘墳墓嗎?

我們擔心聯合國會將我們視同中國人一樣。我們雖然確信台灣人與中國人有血緣關係,但是經過日本文化及各種學術五十年的提倡與薰陶,我們的天性業已改變,尤其是(透過日本人)我們已經學習到愛國與反暴政。

開羅會議令我們陷入「人間地獄」。我們六百三十萬台灣人半世紀以來並未受到祝福。出席開羅會議的代表應該對我們在苦況中掙扎的現狀負起責任。我們嚴厲的抗議會議的決定,那將使所有台灣人陷入僕役的生活。

聯合國應該關注荷屬印度尼西亞,法屬印度支那,緬甸,及我們的鄰居菲律賓,他們究竟是為何奮鬥?沒錯,他們正是為自由而戰。我們的情形亦是如此。

筆桿是最先用來對抗無能政府之革命槍桿與原子彈。加上聯合國的同情與對中國政權的善意干預,是我們唯一的出路。因為在聯合國與日本簽署和平條約之前,台灣並未完全歸還給中國……。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幸運的發現台灣仍有一線希望。大多數台灣的年輕人都受過教育,並具有戰鬥意志,這是決定我們自由命運時所不可或缺的要素。

請讓這些年輕人在你們的保護之下有機會學習政治,從而建立自信。如此,我們就能確信,錯誤的政府將被取代。

總之,我們敢大膽的說,改革省政府最短的捷徑就是全心倚賴聯合國在台灣的聯合行政團隊,並與中國大陸斷絕政治、經濟上的往來數年,直到台灣獨立,否則台灣人將被剝削一空。

希望不久能接到您善意的回應,謝謝您的幫助,並祝好運。

這是我們跟 70 年前台灣人的差距,貼給你的朋友看,或許我們可以縮小這數個世代間的差距。

(本文經原作者 獨立這邊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文章標題,附上超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