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全民都該上的經濟課:亞當斯密也會犯錯,別再盲信和現實脫節的「勞動價值論」

Posted on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放下你手中的經濟學專書!如今許多人都會使用亞當斯密的「勞動價值論」,也就是認為只有生產財貨時投注的心力、時間,才是財貨價值的衡量標準來訂定價值——不論無良商人炒作或是黑心資方剝削都從這個理論衍生而來。但,你知道亞當斯密也會犯錯嗎?

(責任編輯:林芮緹)

By Kim Traynor – Own work, CC BY 3.0

文/ 真暴民的時事筆記

作為經濟學開山祖師的亞當斯密,講穿了很多事情,但也犯了不少糊塗。當中最典型的,就是他對價值的理解。遺憾的是,這部分卻是他最廣為人引用,甚至被左派奉為圭臬的。

亞當斯密錯在哪?

斯密如何理解價值?他的理解又出了什麼問題?一個切入點是他的「勞動價值論」,也就是認為只有生產財貨時投注的心力、時間,才是財貨價值的衡量標準。

這裡頭摻雜了老先生對世界的一廂情願:「一個東西花更多勞動來生產,還不該值得更高的價值嗎?」這種想事情的方式,也延續到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理論當中,按下不表。

但問題是經濟學研究的不是人們對世界的願望,而是真實世界裡人到底是怎麼行動的。而世界並不是這樣運作的 ,我費盡心思、積累寫的文字,對許多人而言一文不值。我不費力氣、開小腦寫的文案,卻有人願意付錢來換。

如果我認死「勞動價值論」,那好像就被誰虧欠了,或者欺騙了誰。但事實上,誰也沒欠我什麼,我也沒有騙誰。這只說明了: 真正存在的,只有每個人基於自身需要和認知,估定的「主觀價值」;而沒有什麼奠基於勞動投入,放諸四海皆準的「真實價值」可言。

後人如何延續這個錯誤?

但可惜的是,斯密的這項白璧微瑕,至今卻依然泛濫在日常生活甚至政策思維當中。總有人覺得自己苦心創造,就該有人買單,否則就是這世界欠他什麼。看到商人好像是左手進右手出(其實不是),就認為他是不勞而獲。

這樣的人會去迷信成本計算,總想算出事物的「真實價值」。一旦市場價格比他認定的「真實價值」高了,就說是無良商人炒作;低了,就說是資本家黑心剝削。凡此種種錯誤認知,到頭來,都成了政治力用來正當化自己價格控制的口實。

有人也許會說:我不管價格理論孰是孰非,就算是強扭的,我們整個共同體靠民主機制,共同議定價格,難道還不行嗎?管它價格什麼道理!

這些人能有這麼堅定的信心,我感到羨慕。 但我想台灣人「引以為傲」(誡?)的健保制度,歷經二十多年來的人為價格控制,已經用醫療崩壞的下場,告訴我們:錯誤的價格理論導致錯誤的政策思維,錯誤的政策思維註定導致悲劇的產業現實。

你以為政治力可以凌駕供需,用成本計算加上合理利潤,來讓價格「符合真實價值」。你決定出的那個價格,就會倒過頭去決定社會的供需。人造的低價,結果就是自找的需求膨脹和供給萎縮。病患多、醫生少,醫療崩壞,也是剛好而已。

而斯密更順著這個錯誤,推導出的另一個同樣大錯特錯,卻同樣風行庶民的謬論: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的區分和對立。

亞當斯密另一個謬誤: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這組對立為什麼是錯的?

話說從頭,老人家當初用的例子是水和黃金。他認為水的使用價值高,但交換價值低;黃金則是相反。這個現象被稱作斯密悖論,也因此拆分出了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這兩個概念。

如今我們已經理解價值的主觀性,當然一眼就能看出斯密悖論的問題。他沒意識到人們對價值的主觀判斷,會隨情境而變化。他在聲稱價值高低的時候,切換了情境。情境一切換,價值當然就會變化。

聲稱水的使用價值高時,他用的情境是「沒有水無法維生」;談交換價值低,套用的情境卻是「水很充裕,沒有人會需要」。這樣一來,當然就有「同一個東西可能有兩種價值」的錯覺。

主觀價值理論如何統合種種情境?這時候登場的就是邊際效益理論:各種財富(順勢再強調一下:財富不是金錢,而是商品和服務)並不是多多益善,口渴的時候一杯水是好東西,兩杯水還不錯,灌到十杯水就變成折磨。這就是邊際效益遞減的道理。而伴隨著邊際效益遞減,交換就成了有利可圖的選擇了。

我的水太多,你的麵包太多,互相交換一下,彼此都能得利。那些在邊際效益遞減之後,顯得太多的水,它的價值仍然依附在我們對麵包(或者其他財富)的使用需求上頭。只不過第一杯水的使用價值是直接的,第十杯水的使用價值是間接的(用來換你手中的麵包)。你多餘的麵包能拿來跟我交換水,實際上是因為我對麵包有使用需求,而不是你的麵包本身有什麼交換價值。

順著這個邏輯,也就沒有抽離於使用價值的交換價值可言,所有看起來像是交換價值的價值,其實也都是自己或某人的使用價值。而在這些過程當中,不要忘記,價值的主觀性,正是貫串其中的主旋律。

這個誤區帶來什麼後果?

但是如今人人朗朗上口的,卻是交換價值和使用價值的對立。為什麼?很簡單,因為這個對立讓人可以將自己對現實的不滿,投射到交換價值上頭。只要這組對立成立,交換價值就可以從使用價值抽離出來。

這樣一來,交易這碼事就顯得在道德上非常可議,看起來像是有群人可以黑心地不顧使用價值,轉手坐地起價。這樣的認知,對應到政策思維當中, 就讓政府有隙可趁, 去把某些人「買不起」東西的憤怒,轉嫁到「有心人」利用交換價值進行的惡意炒作上頭。「是因為這些人炒作價格,你才會買不起」。

但事實的真相是: 買方只跟買方競爭,你買不起,是因為你出的價比別人低。要解決這個問題,根本之道只有擴大供給而已。 但政府當然不只是為了要栽贓而已,它接著的套路就是順著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的對立,炮製出使用需求和投資需求這組對立,並且對後者潑糞。

只要這個邏輯在輿論中成立, 接下來政府只要劃下各種任意、模糊的線,宣稱那是投資需求,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對滿足投資需求的人課稅甚至裁罰。 舉例而言,奢侈稅和房地合一稅當中,正是這樣用交易時間間隔,來定義「間隔長的才是使用需求,才有正當性;間隔短的就是投資需求,沒有正當性」。既然投資需求不正當,是「買不起」的元兇,那麼課多重的稅,都是懲惡鋤奸、為社稷謀福利。

正確的價值理論會導向什麼樣的政策思維?

但既然我們已經明白斯密誤以為是「交換價值」的,其實是在主觀價值的多樣高低當中,某個人的「使用價值」。政府這樣強作解人,其實只是合法掠劫的口實而已。沒有其他人的使用價值,「交換價值」就無從附著;沒有使用需求,投資人想像中的投資需求就無從兌現,也是砸錢當個冤大頭而已。

像奢侈稅和房地合一稅這樣的稅制,不只大規模地波及那些不熟悉法令、不會搞金流的庶民家庭,更重要的是,它等於在懲罰交易、降低流動性,並且以此為傲。而它所倚賴的,正是庶民大眾之間流傳的「使用價值/交換價值」謬誤。

認清了這點,我們就會用不同的眼光來期待稅制和政策,傾向用單一稅率來課徵交易稅,放棄強行區分「使用需求/投資需求」的妄念,因為那只是為政府的合法掠劫作嫁而已。

(本文經合作夥伴真暴民時事筆記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價值理論為何重要?〉〈 續談價值理論 〉。)


問卷抽獎活動推薦:謝謝您閱讀、分享 BuzzOrange 的文章,BO 姐妹站 TechOrange 正在舉辦 問卷抽獎活動

花 10 分鐘完成問卷,就有機會獲得價值 $2,800 元《TechOrange》Connect 新科技.新經濟國際論壇入場票乙張 >> 問卷連結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