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扮納粹風波】這就是我們要的教育?學生只學到「爭議話題少碰為妙」的黨國教育真諦

Posted on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校慶扮演納粹事件越演越烈,然而是否能讓我們想想不同觀點、聽聽學生的說法?對於學生而言,如果最後學到的是「少碰為妙」、不處理爭議,是否就已經脫離了教育的本意?

如今,校長已經辭職下台。但最弔詭的是,當我們整個國家還在一手膜拜殺人魔蔣介石,卻如此大張旗鼓地「打自家人給外人看」,更顯得荒謬無比。

並非教師與校方不需要檢討,而是我們如何面對這件事情加以改進——如何讓學生和教育體制都在這起事件中有所轉機。然而結果卻是,學生只學到了「不處理爭議話題」,師長沒有改變教育的方式也同樣學到「避諱的重要性」。

黨國教育傳統真的是絲毫沒有改變,用鞭打教會大家只要不談不說就好,不用思考。

連一名國中生都說得出「請問,當這個國家的大人們一手還在膜拜蔣介石時,憑什麼另一隻手指責小孩子?」這番話,大人們鴕鳥的態度難道不值得檢討嗎?

(責任編輯:林芮緹)

一個國中生,頭腦能如此清楚,民進黨應該好好反省自己了!

郭長豐发布于 2016年12月24日

這是原本的介紹詞,請告訴我哪裡有問題?記者真的很壞,斷章取義只播出第一句坦克車跟毒氣室那句,其他直接省略。昨天看到學生跟導師抱在一起哭,看了真的心疼⋯夠了,真的夠了。這群孩子已經付出代價,也學到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課了,只是…

Modi Chen 发布于 2016年12月26日

文/胡采蘋(作者為《天下網商》執行主編

其實希特勒是一個在美學方面有嚴苛講究的人,包括納粹制服的設計顯現出自制、冷酷、菁英感,卐字標誌據說跟他小時候在修道院看到這種符號,而聯結到對神聖世界的嚮往有關。

希特勒是尼采的崇拜者,尼采各種神經質到極點的哲學理論他都很愛,例如講究完美人格、不斷追求、尋求自我鍛鍊的「超人」論,希特勒一生都在追求一種修身克制的異冷感。

這種美學是吸引人的,例如蔣中正的「蔣委員長」裝扮其實很大程度模仿了希特勒,蔣也講究克己,但是他以儒教徒自居,並不是一個瘋狂的人,不然美學低下的土八路早被集體拋海。蔣中正曾經將養子蔣緯國送往德國修習軍事教育,蔣緯國因此與部分納粹高階將領相熟,中國抗日戰爭前期的德軍顧問團就有納粹將領,只是二戰後期形勢丕變,雙方站到了敵對陣營。

希特勒最喜歡的音樂家是華格納,華格納音樂高亢奮進,喜歡一層一層不斷製造令人無法呼吸的交響樂高潮感,最後一定以盛大華美告終,這跟希特勒那種追求卓越日爾曼復興的偉大精神運動是互相呼應的,而且華格納本人是反猶者,留下過許多反對猶太人的文字。

華格納名作《尼貝龍根的指環》就是在講北歐日爾曼民族的復興,納粹軍隊閱兵時放的不是軍歌,正是《指環》的第四部〈諸神的黃昏〉配樂,二戰德軍戰壕營地都經常播放華格納音樂。因此以色列建國後,明文禁止公開播放華格納。

納粹的美學本來就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我自己也非常熱愛華格納與尼采,台灣高中生在不知道歷史脈絡的情況下誤用了納粹制服玩cosplay,這當然是對現實瞭解太少的表現,但是在美學層次被吸引,是可以理解的事情,畢竟連蔣中正都曾經被那樣的服裝符號所吸引。

我們這一代國立編譯館課本學生對納粹的認知,主要是因為納粹和二次大戰的其他人類暴行並列,尤其是我們曾經認為「發生在我國的南京大屠殺」。現在我們沒有了這樣的國家感,那麼我們新生的台灣,必須要重新建構一套認知內涵的台灣,尤其是二戰時其實是侵略國國土的台灣,拋棄了沉重(而虛構成分高)的五千年歷史後,又該怎麼和人類世界發生過的一切歷史進行對話呢。

歷史課本的尷尬,真的不是只出現在懸而未決的尷尬裡,那是我們大人的尷尬。但是對於孩子們來說,他們要承受的尷尬,卻是真真實實的去歷史感,在這世界上找不到位置、因而無足輕重、因而對歷史毫無感覺的,不可承受之輕。

光復中學同學來信

這是剛剛光復中學的同學寫給我的來信,可能是看了老師轉貼的文章才寫給我的吧。在同學的敘述裡,他們是看過納粹電影的,也知道這次扮演可能有爭議。

我想現在漫天蓋地都是去脈絡的報導了,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我很清楚這時候是有必要呈現當事者說法的時候,所以在徵得同學的同意下轉貼上來。

比較難過的是,這個同學寫了一句話:「現在我們也學習到了對於這種爭議性主題還是少碰為妙」,我想這樣的反應已經成為一種反教育了,人的一生之中如果最後學習到的是「少碰為妙」、不處理爭議,這真的是我們希望的結果麼?

我想同學們的壓力也很大,他們也許並不是大家目前單向認知的崇拜納粹、無知,大家也許可以聽聽他們自己是怎麼說,再決定接下來的態度吧。總之我想我們大家也都有犯錯的時候,也可以試著寬宥一些,我是這麼想的。

謝謝您對於扮演納粹事件做解釋,您能了解我們想要表達的,媒體一直把這件事扭曲成負面,說的我們都贊同納粹主義。

這是一段歷史,這次便裝主題是古今中外歷史人物,我們欣賞的是他們的紀律及忠誠和美學,老師也給我們看過相關影片像是華爾奇麗雅,我們看了都很難受,那些無情的戰爭及屠殺,並非我們所要表達的,我們不希望再有戰爭就如電影所想表達的,我們想把精髓給表演出來諷刺那種冷血的獨裁。

這花了我們很多的心血及時間,我們希望歷史不要重演,學校時間也只給兩個星期,完成採買製作手縫及旗子和戰車。我們希望能模仿得唯妙唯肖,一開始老師有提醒我們這是具爭議性的,我們並沒想到會帶給自己這麼大的風波及冷嘲熱諷,現在的我們只能一起撐過這場風波,也很懊悔當初做的決定。

真的很謝謝你,讓我們知道這社會還有著理性及不同的角度,並非一味地相信媒體的輿論,但也很對不起我們帶給大家困擾,並非我們所想要的。

老師及學校還是希望我們不要去解釋以免斷章取義,現在我們也學習到了對於這種爭議性主題還是少碰為妙,太多的打擊打壓在我們身上,現在的我們會更謹慎的考慮後果,真的很對不起。

 

.(本文經原作者胡采蘋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連結為〈文章一〉〈文章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