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救人卻因為是同性戀不能捐血」——全世界只有台灣超荒謬,終身禁止男同志捐血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日前有民眾提案建議台灣放寬捐血標準,不再針對「男男性行為」限制終身不得捐血。疾管署也正研擬相關方案,決定參考國外解除終身禁令開放「一年內沒有生性行為即可捐血」。

然而法規本身並未規定「性傾向」,只寫明「危險性行為者不得捐血」,卻在台灣莫名演變為「男男性行為終身不得捐血」最後變成男同志禁捐,實在匪夷所思。就連「一年沒有性行為」也是不太人道的做法,最好的方式還是不限制性向而是針對行為作為條件。

更奇怪的是:如今技術進步,而歐洲國家也以事後嚴格檢驗品管血液作為風險控管方式,台灣卻採取了最可能大量縮限血液來源的方式,然後每年暑假喊血荒。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黃驛淵

我國實施了 26 年的《捐血者健康標準》將有重大修正!依現行規定,民眾只要曾有「男男」間的同性性行為,一律終生禁止捐血。 據了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正研議比照國外趨勢,解除男同志不得捐血的終生禁令,打算放寬改採「年限」管理,只要一定期間內沒有發生男男性行為,也可挽袖捐血救人。

我國《捐血者健康標準》多年來挨批差別待遇,甚至有歧視、污名化同志之嫌。相較於 1 年內曾從事「危險性行為」或曾罹患性病者被列為「暫緩捐血」,條文第 5 條卻把「男性間性行為」拉出來規範,與 AIDS 患者或曾患惡性腫瘤、白血病等一樣都被列在「永不得捐血」的對象;換言之,不管男性間的性行為是不是危險性行為,只要發生過,一律終生不得捐血。

根據疾管局網站對愛滋病的 Q&A(上圖),男男行為並非都會造成愛滋病,異性戀也有可能;但捐血者在捐血前簽署的健康問卷裡(下圖),卻明訂曾有過男男性行為的人不得捐血,挨轟歧視。(翻攝自疾管局、台灣血液基金會)

疾管署官員證實,考量國內疫情走勢、篩檢技術, 加上愈來愈多國家都已修改男同志不得捐血的終生禁令,我國捐血規定也朝放寬方向研議 ;待跨部會組成的「愛滋病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會」討論、定案後,最快月底前完成評估,並行文食品藥物管理署研修相關規定。食藥署則表示,會參考疾管署的疫情評估作為修改依據。

國外怎麼做?

儘管政府有意修改規定,但據透露,目前每年約有 50、60 人因捐血而被篩檢出感染愛滋,考量「血品安全」,並不打算全面解禁,而是考慮比照美國等部分國家,改採「年限」等緩衝期的方式管理。至於時間應該多長?疾管署目前尚未定案。

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去年底也公告放寬已實施 32 年的禁令,不再限制男同志及雙性戀終生禁止捐血,但設下 1 年緩衝期,只要 1 年內不曾有男男性行為就可捐血。

「想到先前我去捐血,護士問我是不是同性戀,我說是,就說不能讓我捐。難道愛滋病只有同性戀會得嗎?這些歧視真的夠了。」一位男同志在臉書寫下想救人卻不能的無奈。

FDA 生物部門副主任 Peter Marks 當時解釋,雖然現在的血液檢驗科技已進步,得知血液中是否含有愛滋病毒的空窗期也縮短為 9 天,但考量血品風險,所以仍需保留 1 年緩衝期。目前美國只要是有刺青或曾在醫院發生針刺意外的人,也都設有 1 年的捐血緩衝期。

加拿大則採「漸進式」修法。2013 年先是放寬禁令,將男同志終身不得捐血的規定,改為 5 年內有性行為不得捐血;今年 8 月再把緩衝期縮短為 1 年。 但像是西班牙、義大利等國的捐血政策則一視同仁,對同志完全沒有禁令。

不過,台灣擬放寬捐血禁令,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等團體對此雖樂觀其成,但也認為, 不分同性、異性戀都應有一致標準,不該因性傾向不同,而有「年限」上的差別待遇。

事實上,我國捐血的規定,多年來都被認為對同志、尤其是男同志特別不友善。早在 1990 年,衛福部的前身衛生署就在《捐血者健康標準》內規定,「同性戀、雙性戀」是不得捐血的對象。

危險性行為才會致病,不是同志身分

經民間團體抗議,2006 年,當時的衛生署考量輸血安全與捐血者權益後,才進一步把永久不得捐血的對象, 從「同性戀、雙性戀」修正為「男性間性行為者」,希望以「行為」而非「同志身分」來進行規範。只不過,因條文文字仍特別鎖定在「男性間」,這 10 年來仍不斷引發歧視及污名男同志的質疑。

不滿政府捐血政策,今年 9 月底,有民眾便在國家發展委員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動連署 ,批評「男性間性行為者永不得捐血」條文已涉及歧視,要求政府應依照醫學證據加以修訂;提案並獲得超過 5000 人連署支持成案,這讓政府相關部門決定參考國際趨勢,研議修改既有規範。

該提案指出,國家衛生政策的制定應當基於醫學實證,而非對疾病的無知恐慌或是族群歧視;且根據國外學術研究,即便英國、澳洲、加拿大由「永不得捐血」策略改成「特定期間無男性間性行為者可捐血」,也沒有因此導致愛滋病傳播的風險。

檢驗技術已進步!台灣早就該調整規範、參考外國血液品管方法

我國捐血政策對男同志、雙性戀設有終生禁令,只要曾發生男男間的性行為,一律永久不得捐血。儘管政府有意放寬禁令, 但民間團體主張,捐血的風險主因是「危險性行為」,這與「同性」或「異性」的性傾向完全無關 ,政府把關血品風險應回歸「行為」來管理,而非持續把不同性傾向者作為歧視或標籤化的對象。

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祕書長林宜慧批評,有無感染愛滋,關鍵並非他的性向是同性或異性,而是有無「危險性行為」,但我國從早年的條文文字直接禁止「同性戀」,到後來規範「男性間性行為」,捐血政策卻一直對男同志有偏見及歧視。

林宜慧表示,既然現行的血液篩檢技術,愛滋空窗期已縮短至 11 天,那麼,較可行或合理的規範方式,應該是要求 2 周內有危險性行為者暫緩捐血,而非僅針對同志族群設下永遠不得捐血的禁令。

我國 2013 年起,捐血中心增加「NAT」的「核酸擴增檢驗(Nucleic Acid Amplification Testing)」,讓愛滋病毒的空窗期從 22 天,縮短為 11 天。換言之,只要是在 11 天以前感染愛滋,都可透過 NAT 篩檢出來,降低捐血管理的風險。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政策推廣部主任杜思誠也認為,應全面廢除對同志族群的污名條款,讓捐血的規定回歸「危險性行為」作為判準依據。

關了善意之門 開了歧視的窗

他表示,按現行《捐血者健康標準》,異性戀若有危險性行為,只要過 1 年就可以捐血,但同志只要有男男性行為,不管是不是危險性行為,一律都被要求終生禁止捐血,不但邏輯不通,且明顯就是差別待遇; 況且,要同性戀 1 年內不能性行為才能捐血,「根本就是很不人道的事情!」

杜思誠並舉 2008 年公告的《危險性行為之範圍標準》第 2 條指出,所謂危險性行為是指「未經隔絕器官黏膜或體液而直接接觸,醫學上評估可能造成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感染之性行為。」條文中的定義根本沒有提到任何性傾向,落伍的《捐血者健康標準》早就應該跟進修改。

他表示,各國目前對於男同志捐血的規定不一,美國、法國、英國(但不包括北愛爾蘭)、日本、澳洲都設有 1 年的捐血緩衝期,只要 1 年內未有男男性行為就可捐血,南非則規定 6 個月;但像是義大利、墨西哥、波蘭、葡萄牙、俄羅斯、西班牙等國,則都完全沒有對男同志設禁令,而是採取 事後嚴格篩檢的方式來做血品管理。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獨家】男同志也可挽袖救人! 26 年捐血禁令可望放寬 〉〈男同志捐血禁令挨轟:該管的是危險性行為,不是性向 〉。)

延伸閱讀:

你不會因為同志成婚而得愛滋──如果得了,問題在你不在同志
比愛滋病毒更可怕的東西:人們的歧視眼光
【神邏輯】同婚合法會散播愛滋拖垮健保?請問哪一個異性戀結婚前要被檢驗有沒有得病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