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外交手腕有多強? 美國大選前送賀卡給希拉蕊,川普卻願意接她的電話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川普陣營有其不可預測性,而共和黨則有長期耕耘台灣的人,初選時,兩方皆和台灣有所交流,「川蔡電話」其實是安排好的戲碼。

小英的外交手腕其實並不差,美國大選後,小英一直身陷在押錯寶與去年送賀卡給希拉蕊的批判之中,但如果真的是押錯寶,這通與川普的電話怎麼可能會接上?(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 名為變態的神父

討厭川普,但認同他與蔡英文通電的行為,其實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喜歡川普,但徹底否定蔡英文的人所在多有,自己投票選出來的總統,反倒不如遠方的狂人,就像屋裡的燈光不如窗外的月亮明亮。但默默照著你的書本的,輕撫你的文字,終究是傻不愣登的小小檯燈。

川普陣營有其不可預測性,而共和黨則有長期耕耘台灣的人,初選時,兩方皆和台灣有所交流,通電時,也是經過安排下的產物。

而小英,則一直身陷在壓錯寶與去年送賀卡給希拉蕊的批判之中。如果是壓錯寶的話,那麼,這通電話想必接不上,就像馬英九八年永遠還是空號一樣,其實她的寶,一直都壓的很對。

她壓的是台灣。

她送張圖,被希拉蕊在宴會上表達謝意,她打通電話,被川普在推特上大肆感謝,若不是很會做人,那大概是有什麼精細的外交手腕。

而她的寶是這樣壓的,其實她也有打給希拉蕊,在今年七月的時候,她打給希拉蕊的時候,先打給了眾議院的議長 Paul,一名共和黨員,Paul 並不是一個堅定的川普支持者,事實上,他是一個書呆子,整天述說著政策和捧著白皮書,並大力反對 3K 黨,更經常和川普唱反調,呼籲大家切割川普,保住國會席次,川粉們可是恨得他牙癢癢的,認為他不夠忠誠,搞分裂,但最後,他在五月時還是支持了川普。

Puaul 與川普在台上擁抱,互相交換意見,而 Paul 告訴川普的是,共和黨的黨魂,儘管他不支持川普,但在川普聲望低落的時候,他拒絕了換普這個提案,而在共和黨的金主們相繼背離,喊著「Never Trump」時候,他留住了他們,在川普的言論延燒到了共和黨其他議員的選情,他拼命的為他們造勢。

Paul 是一個完美的煞車皮。

而民主國家有趣的地方是,選擇之中,還有其他選擇,選擇之外,還能創造選擇,把不可能化作可能,不管發生了什麼爭端和危機,其本質,仍然永續存在。

這本質,就算經歷了多少不同的意見與恐怖,都會是賴以維繫,而無法撼動之支柱。

而民主國家,也從不缺相敗邏輯者。

在大選開始時,有李富城端出了湯瑪斯·杜威與蔣介石;選後,有邱毅嚷嚷著川普是醜女人的惡夢;有蔡正元,美國的大腿不見了。但事實證明,蔡英文終究和國民黨統治者不同。

如果蔣介石,在支持了共和黨湯瑪斯·杜威後,不但不被杜魯門忌恨,反而被感謝,那想必,他有什麼過人之處。但蔣介石永遠無法成為蔡英文這樣的領袖,軍人的直線思維,單細胞的思考,才會造成真正的壓寶。

有人把寶島當作寶,取之不盡的寶,用之不竭的寶,仍一償宿願,而不用管其生死,那是成為籌碼的寶,用來賭博與賺取金錢,像是輸血用的血袋,那樣的寶。

因此,不管他如何反對中共,皆無甚價值。「他們一家都是賊」—杜魯門說。

而有人的寶,是媽寶,像媽媽一樣的寶物,一個人怎能販售自己的母親呢?為母親而存在,為母親而守護,同樣的,母親也會守護著你。

川普固然是為了挑釁中國,證明美國的權威。而一直被中國壓迫,仍頑強抵抗的台灣,在此時,產生了一致的利害,而一句 The President of Taiwan 之所以產生了力量,並不是某個人在臉書上隨意發酵,而擁有的,而是數十年來無數人拼死捍衛的一朵玫瑰,她被踐踏了無數次,剝取無數枚花瓣,被忽略,被當作不存在,被活在她身上的人們無數次的欺瞞,依然在風雨飄搖之中盛開。

所以我不明白,同樣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們,為這股無形的原生力量奉獻捍衛的人們,有什麼起爭執的必要。

喜歡川普,或討厭川普之類的。

並不是反中,有什麼價值,而是獨立自主,讓這花如此純潔而惹人憐愛,正是因為這朵花是壓不扁的玫瑰,才能映照出鞋印的醜陋。

所以有人說,「花很漂亮」,那麼我能回答,「你很有眼光」,不管他是怎麼樣的人,在這一刻,他懂得欣賞。

所以,怎需要在意那人是什麼三頭六臂,或栽花之人為何不心悅誠服,五體投地?

在過往,有橫衝直撞的阿扁,面對著中國的包圍,孤獨打起游擊戰,即使降在格達費的紅地毯,還是令人欣喜;有五體投地的馬英九,將國家之命運,交付給中國,任其支配擺佈,卑躬屈膝的捧著一枚痰盂,其滄涼和屈辱,恍如昨日。

怎就給忘了呢?這明日黃花,今天的一通電話,不過是尋常的道賀而已,一個簡單而自然的事情,驚動國際,所有人都感到猶疑。

「這就是在一個不正常的環境待久了,連自己都變得不太正常。」

precsident of Taiwan,那時,當她在運河之中這麼寫的時候,被質疑文法不對,她坐上飛機,被質問空姐如何如何,甚至跟去的空姐,還要被工會除名,怎地那要空姐跳舞的阿斗,沒有這等上好的待遇?

「稱台灣總統不為過吧。」—她說。

有人說她矮化了國格,有人說國家被寫成了地名,我知道,是因為「R.O.C」吧,但別忘了,阿扁當初廢除國統綱領的時候,是如何被抵制到只能在夏威夷加油馬上離開。

這奇異的世界訂下了這個規則,有人可以不用遵守,我們翻了小盤子,他可以翻大盤子,因為這規則他的國家是起草者之一。

這通電話,或許是時勢所趨,大國之間,轉向了對抗,這通電話,其實閃避了某種風險--在中國不斷找藉口發難,挑文字的毛病,得以施壓台灣,連不存在的共識都能當考卷,莫須有的話語都能成為難題,但神父必須說,國內也不少人玩這樣的把戲,不管是反對中國或傾向中國,呃,你不給糖就搗蛋。

沒有禮物就不准過聖誕節。

傾中的說,都是妳害的,反中的說,妳並不純潔。

若不是忍耐到了這個程度,反抗壓力到了頂點,被自己人罵,被外人罵,依舊一一拒絕了,中國興高采烈的考卷迴圈,如果你是中國,你也會這樣做,繼續傷害這個國家,舉國上下就會責怪他們的元首,而他們的元首,只會忍耐,或裝做一付堅強的樣子。

像隻蜜獾一樣撐直了身體,捍衛自己的窩,而終於找到了機會。

這次怎麼看,都無法怪到台灣身上。

那只是一通電話而已阿,她只是打一通電話。

然後被拿去用了,被兩個大國拿來吵架,喚起了世界的目光,對照先前的種種壓力,更顯得責怪小國的無理,也顯得幫助小國的政治正確,這是飛機不斷迴旋也尋不到的目光,這是不斷叩首也得不到的請帖。

我看不出,這有什麼好不能喝采的,或者,先前討厭川普的人有什麼不好。

他還是一隻哥吉拉,不過,這次和基多拉打了起來。

我覺得這樣很好,哥吉拉的電影,如果變成超人力霸王的風格就不有趣了。

不同性格,不同理念,不同價值的人,只要擁有一致的利害關係,著眼於大局,合作是很自然的事。

押寶,押台灣就對了。

(本文經原作者 名為變態的神父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 連結 。首圖來源: 總統府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