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不甩「一中」,是因為美國人不願再妥協於財團的利益而被中國「使喚」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喧騰一時的「川蔡通話」,其實是對中國的一種暗示,「今後的美國,和以往的美國將會不同」,這是因為川普打破長期以來美國的說客政治傳統,為什麼這對中國可說是一大威脅呢?台灣在這個夾縫中又該如何定位呢?來聽看看本文作者如何用政治、經濟的脈絡來分析這個問題。(責任編輯:蔡沛宇)

8567813820_2e58b81d9b_k

文/azuel

關於「一個中國政策」,這件事情要回溯到 1970 年代了。當時美國的主要對手是蘇俄,需要至少確定不是馬上與中國為敵。為什麼要這樣的思維?因為經歷了韓戰(1950—1953)與越戰(1955—1975)。當時的冷戰尚未結束,因此需要透過和中國保持一定程度的忍讓。也因此,為了間接牽制蘇聯,在 1971 年承認了中共之於中國的代表地位。

台灣在這樣的戰略架構下成為被犧牲的盟友(當然這個盟友的定義可能是客觀的軍事地理位置所決定出來的)。此後美國一直維持如此的對中政策,到了 1991 年冷戰結束之後,進入一個轉換期。

在漸漸確認蘇俄不再是最主要的對手之後,美國的經濟方面的利益也漸漸深入中國。韓戰與越戰的記憶讓美國也不是很樂意去對中國沒事找事做,加上恐怖主義的興起,接續到 911 事件,美國沒有太多的心思放在中國身上。直到中國在最近十年的影響力大增,開始在全球的戰略面、政治面、經濟面挑戰美國,美國才開始意識到,蘇聯已遠去,但中國蓬勃了起來。

然而至此,美國企業們的巨大利益已經跟中國有大量的掛勾。在美國的說客政治當道的情況之下,說客挾帶著企業龐大的利益後援阻止美國與中國對立。這保護的是美國企業在中國的利益,最佳對比就是現在台灣企業在中國就受到政治性的懲罰。這些代表的,就是所謂的菁英主義,企業財閥與說客所構成的利益網絡,同時也代表了這次參選人之一的希拉蕊挑選的一方。

川普作為站在菁英主義的對立面崛起並勝選,基本精神就是抗拒遊說構成的政治構造。這樣的挑選之下,就將是明晃晃的在大企業財閥與底層民眾之間做一個選擇,並更加根本地根據美國利益優先的原則來行事,這樣的情況下,對中國的戰略思維就要全部重整。

當說客的影響力不再,中國對美國再無實質施力點時,回頭看中國的行為像是甚麼?——「使喚美國」。

而中國有什麼實質的力量這麼做?軍事力足夠嗎?能夠跟美國保證互相毀滅嗎?
願意拿中國本身的存續來去賭美國願不願意承擔損傷的風險?

在中國的宇宙計劃進行的時候,曾有美國人閒聊:「如果中國登陸月球,把星條旗扯下來改插五星旗,美國人會花幾百億上去插旗回去嗎?作為一個美國人,我告訴你,一定會」。閒聊不能代表全部人,但這就是美國人所謂大美國主義的一種寫照。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川普會說出「我跟誰說話需要你同意嗎?」這樣的話,以及幕僚會說出「中美關係或許需要一點動搖」這種發言,也就不奇怪了。

川蔡通話,實際上也是川普對中國的一種暗示,「今後的美國,和以往的美國將會不同」。假如你們要對中國境內的美國利益有所損害,美國可以犧牲掉財團的現有利益。而財團為了生存,那自然會降低對中國的利益投資,加速撤出經濟活動。這又是川普所希望的路線,所以川普不受過去的政治包袱影響。

中國如果沒搞清楚這樣的情勢的話,崩潰的將會是中國自己的經濟。特別是最近的中國薪資成本提升、通膨失控、產能過剩、貪腐嚴重、國土開發失能,導致天災與汙染襲擊。而人民幣加入國際清算的一籃子貨幣之後,至今貶值瀕臨失控,又因此造成外匯存底跳水式的流出。這些都會像遞迴一樣不斷重複衝擊中國的內部經濟狀況,甚至民生狀況。

這就是川普作為生意人的政治算計。

至於 川普是不是要「賣掉」台灣? 這樣的名詞其實很難界定目前的狀況。但如果他賣些武器給台灣,讓台灣自己在亞洲牽制中國門戶,美國的海外艦隊軍費壓力稍緩,又能有些收入,對美國、對台灣都是理想情況,何樂不為?

(編按:以下為本文作者針對網友提問,所做出的回答)

Q:美國最想看到的是中國經濟崩潰然後分裂?

應該不至於,如果中國乖乖認知到美國還是唯一強權,不再去想當半個世界的老大 而回頭好好考慮市場經濟與相對應的(包含政治)改革開放的話,美國,甚至是台灣應該都是樂見的,中國經濟崩潰對美國來說也是傷敵一萬自損八千,但美國立場已經轉為強硬的情況下,「沒有甚麼八千損不起,但你中國會崩潰」,這樣的情境反過來考驗中國的選擇。

Q:台灣問題 是中國轉移國內壓力的一個好工具, 當中國經濟瀕臨崩潰,是否有很大機率會開戰?

這一點其實中國已經漸漸在錯過「透過戰爭轉移國內壓力」的時間點。能夠轉移的,是意識上的反抗,這是對台戰爭的內部價, 實際上對台戰爭對中國來說,並沒有經濟價值,因此透過這場戰爭轉移經濟壓力有難度。

Q:以台灣的角度,我們該怎麼做才符合最大利益?

保持現況,美國會暗示怎樣接他的傳球,當然馬上獨立建國、誘發戰爭不見得會輸,但我們也不見得要在代價最大的時機去搞。台灣的選擇取決於外部環境,具體來說,是中國的情況。

情況一,如果中國改革開放,未來合作的方式也很多,比如說邦聯制之類,保持自己的主體性 或是由台灣政黨深入影響中國,由意識形態動手,也是一種解。

情況二,中國繼續腐敗衰弱,那麼台灣自然會有代價更低的時間點,去取得自己的正式國際地位,談這部分我還滿擔心的,這話題其實常常造成的是我們自己內部的意識分裂(很可惜)。

Q:台灣問題,對中國來說究竟有著甚麼樣的價值?

因為台灣議題不只是經濟層面的問題,而是台灣可以被中國當作軍事使用。一旦台灣東邊的深水港被中國自由使用,威脅就會直接突破島鏈到達美西,美國某種程度上在台灣議題上面縱容中國、睜隻眼閉隻眼,換取既有的經濟利益持續性,才會更進一步演變成南海問題與朝鮮核武問題。

記得當美國表示可能要考慮武力處理朝鮮的時候,中國的反應是什麼嗎?「若美國對朝鮮動武,中國將不排除對台灣動武」。其中代表的意義是,若美國打下朝鮮,就有能力威脅北京,那中國就要用深水港口能夠有潛艇襲擊美西的能力,來交換威脅。所以,台灣向來都是東亞島弧的議題支點

(本文經原作者 azuel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連結 。首圖來源:Gage Skidmore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