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遣員工的血淚控訴:在被欠薪一年四個月後,我才知道台灣派遣制度多荒謬

【補充更新】作者修正語意避免誤會:「我文章一開頭本來的寫法會讓人誤以為我被欠了共一年四個月的薪水,但實際上我是去年八月份一個月的薪水,至今已一年四個月都還沒拿到。」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2012 年統計 ,公部門合作的派遣公司高達 85% 為違法公司,1.1 萬名勞工可能面臨高薪低報、沒有勞退金、從未舉辦勞資會議、從未有出勤紀錄等等違規情事。

2015 年 ,仍有約 26 萬名公務人員,其中有逾 10 萬人屬於非典型職員或外包派遣人員。雖然至今派遣人員比例漸漸下降,但違法情事仍然不斷發生。

派遣公司不僅違法率高,也往往造成行政上的疏失。例如本文的作者,事前完全不知是以派遣人員身分被錄用,在台博館就職卻發現是與派遣公司簽契約。

問題卻因此接踵而來:不但勞健保高薪低保、勞健保遲保,更從未準時交過薪水——但,因各式各樣的程序漏洞,共 19 名台博館勞工,卻身處三不管地帶,無處申冤。

而台灣高度使用派遣人員的,正是我們偉大的公部門。

(責任編輯:林芮緹)

By Emer401 -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8209900
By Emer401 –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8209900

文/Kate Chen

在去年八月份的薪水被拖欠滿一年四個月的今天,我心中爭的早就不只是這一個月的薪水了。從前只是聽聞派遣制度對勞工的剝削,直到自己成為派遣勞工,被雇主欠薪、求助無門、被政府部門摸頭,才知道派遣制度對勞工的傷害與荒謬是真的。

為了討回薪水,我們在討生活之餘擠出時間找資料和案例、跑勞資調解、勞檢、訴訟,窮盡了體制內的辦法卻還是無解。而那一定要為自己爭一口氣的堅定,早就被各種壓力、無奈與疲憊踐踏過數百回了。

記者會後的此刻寫下這篇文章,除了再次呼籲台博館不要逃避雇主責任,盡快歸還我們的薪水與資遣費外,也交代我在這一年多以來碰到光怪陸離的大小事、對國家機器與運作這部機器的人的觀察,也記下我在這裡遇見的形形色色、持不同立場與意識、有決定權或沒有選擇的人們在光明或黑暗間的交鋒。

比民視鄉土劇還精彩派遣現形記現正熱映中,在這個人人都可能是派遣勞工的年代,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

看了這齣戲,你會了解派遣勞工的生存之道,看他們如何釋懷與放下各種的狗屁倒灶,繼續為五斗米奮勇向前;你也會知道國家機器在身後藏著一把刀,但那雙略施小惠的手總大家忘記曾經被那把刀捅的遍體鱗傷;最後你也會體悟到,當全世界的人都只願意在高牆後默默地等待陽光,質疑你執意推倒高牆是徒勞無功、顧此失彼的時候,你大概也會不禁地問自己,這真的有用、真的值得嗎?

歡迎各位觀眾拉張椅子坐下來耐心收看,也順便猜一下結局會怎麼走?看完派遣現形記讓你做派遣一次就上手,各位未來的派遣勞工,你準備好了嗎?

派遣勞工的困境:跟台博館、派遣公司的三角關係讓我們遲遲領不到薪水

去年(104 年)四月我到台博館做標本數位化的工作,報到第一天我才知道我是派遣人員。從面試、錄取到被派任工作,都是台博館直接與我對口,但跟我簽勞動契約的不是台博館,而是一家清潔公司。 標本數位化前的確需要進行整理與清潔的工作,我想想也覺得自己蠻像一名清潔公司的員工!

工作第一個月,我跟同事的薪水就遲了 15 天才拿到,接下來兩個月的薪水甚至還各遲了 3 個月。後來還發現,我們的勞健保竟然還被遲保和高薪低保了。 我們焦急地詢問台博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才知道原來是我們跟台博館、這家清潔公司的三角關係讓我們領不到薪水。

這家清潔公司是台博館的外包廠商,他的工作是找我們來做台博館指派的工作、發薪水給我們、幫我們投保勞健保。 簡單來說台博館編列工作預算,但透過這家外包公司來處理我們的人事等行政工作。

由於我們都是台博館找來的,所以這家清潔公司只要完成發薪、幫我們投保,台博館就會支付款項和酬勞給他。 但是這家清潔公司從一開始就沒有準時發薪,也沒有正確地幫我們投保,所以台博館沒有辦法給他錢,只能請他改善再來重新請款。

這家清潔公司說台博館在刁難他,他請不到錢所以沒辦法發下個月的薪水。 結果我們共 19 位員工就一直被拖欠薪水。.

官司都打了,卻只換到台博館一句:「我們正在積極處理

工作第五個月,我們只拿到兩個月的薪水。

台博館私下找了清潔公司來協商好幾次都沒有結果,這家清潔公司的負責人根本就不鳥台博館,但台博館說不要直接提報他為不良廠商,要跟他溝通和給他時間改善,但後來這家清潔公司的負責人就人間蒸發了。我們想說那是不是上報到文化部或工程會,或許上級單位會有一些其他的辦法。但工程會說這是勞資糾紛,跟台博館沒關係。而台博館也希望我們不要讓外界知道這件事,說可能會影響我們這個計畫明年的經費。

眼看薪水還是沒有著落,我們只好自力救濟。

我們先依照勞基法與這家清潔公司解約,再去申請勞資爭議調解,希望藉由政府的介入幫我們解決問題。但調解會當天這家清潔公司的負責人沒有來,所以調解失敗了。我們再申請了勞動檢查,聽說公司都很害怕勞檢、怕被罰錢。但勞檢處說他們找不到這家清潔公司的負責人,沒辦法罰錢,所以勞檢也失敗了。

想想我們的薪水其實就在台博館那裡,如果這家清潔公司沒辦法幫台博館發薪水,那台博館應該可以不要透過這家清潔公司,直接發薪水給我們吧? 雖然我們跟台博館沒有法律上的關係,但我們實際上就是在這裡工作、受台博館指揮,台博館應該有義務、也有責任處理我們的問題吧?

台博館一開始說沒有辦法,後來要我們去跟這家清潔公司打官司,勝訴後再來做代位求償。簡單來說就是台博館會先發薪給我們,然後他們再去跟這家清潔公司算總帳。被欠薪已經吃土好幾個月的我們,很順利地申請到專門替弱勢者打官司的法律扶助金會專案,在今年十一月終於打贏了官司。

我們拿著勝訴去找台博館,問現在有具體的發薪方式與時間表了嗎?但台博館的回答卻還是跟過去一年一樣,還是:我們正在積極處理,別擔心,都等那麼久了,最後一哩路一起走完吧。

台博館是政府單位,不可能欠錢不還吧?我剛開始也是這樣想

台博館是政府單位,不可能欠錢不還吧?我剛開始也是這樣想,但經歷了這一年,我覺得有許多地方都很不對勁。

我們跟台博館只是「有實無名」的派遣員工與要派單位的關係,當我在工作上遇到問題,台博館完全不需要為我負責,若有責任也只是基於道義而已。由於在台博館與這家清潔公司的合約裡只有規範對這家清潔公司的罰則,沒有明文如何解決被受累的員工權益。所以就算我們跟台博館在工作上的情誼如何深厚,當我們遇到被欠薪等狀況時,台博館其實是愛莫能助的。

因為這樣的關係,台博館也缺乏積極解決我們狀況的誘因。從事發一年餘,台博館還在商討如何發薪水給我們、今年四月才將這家清潔公司提報為不良廠商,都可以應證。

台博館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博物館,有十餘萬件人類學、地質學與動植物標本,一直以來都有數位化工作的專業需求。然而這些工作長年以來都是以一年一聘的方式雇用派遣人員執行,去年還因為會計單位認為標本數位化並非專業工作,故改以最低標的方式招標。

最低標招標難以把關廠商良莠,最後連累了員工,也讓人擔憂台博館管理國家藏品的品質。去年台博館的清潔工也遇到了派遣廠商倒閉、清潔工上法院的事情。我不禁想問,台博館這間國家級的博物館怎麼了?怎麼對待這些為國家級藏品辛苦付出勞務的員工?

有人說依法行政的台博館沒有錯,錯是錯在派遣制度,所以不應該公開責備台博館,該怪的是這個體制。 我想問,若沒有讓大家知道連清潔公司都可以來做博物館數位化計畫,連台博館這間國家級的博物館都會發生員工被欠薪一年多、派遣廠商倒閉、派遣勞工求助無門的狀況,這樣大家如何相信派遣制度的荒謬與如何真實地殘害台灣的勞動環境呢?

這齣荒謬的派遣現形記還沒有結束。

我在官司獲得勝訴後召開記者會公開這件事情,就是希望台博館不要再逃避雇主的責任,盡快把遲來的薪水和資遣費發給我們,不要再讓你們口中所謂親如子女的小朋友們為了薪水永無止境地等待下去。也期盼當初因各種現實考量與壓力選擇等待再等待的同事們,可以有多一點的勇氣站出來為自己爭取權益。

因為派遣工作本質上的不穩定,勞工難以顧及下一口飯以外的事,更別提捍衛自己的權益與改變現狀,最後只有繼續受體制的剝削。在此呼籲最大力使用派遣人力的政府,不要再用派遣殘害台灣的勞工。面對派遣亂象,盤點當前的問題與來由,制定相關法律保障勞工,並以直接聘任替代派遣。

相關新聞:

公視: 台博館爆欠薪爭議 19 名派遣工獲判勝訴
焦點事件: 台博館勞務外包欠薪逾一年 公部門派遣荒謬劇再添一樁
苦勞網: 台博館欠薪一年有餘 派遣工爭取回復薪資
中國時報: 籲政府解決 明令公部門禁用 派遣工轟台博館 放任欠薪
蘋果日報: 台博館派遣工遭欠薪 館方:最快年底補發
Taipei Times:Museum accused of inaction amid compensation row

(本文經原作者 Kate Chen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派遣現形記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