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和女同志媽媽到反同遊行,四歲女孩說:這是我的家,這是我的兩個媽媽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12 月 3 日凱道反同婚時,一位女同志媽媽帶著孩子到現場,媽媽抱著孩子 向四周高聲疾呼 :「你們已經有家了!你們知道你們在抗議的是什麼嗎?你們在抗議的是不讓我的孩子有一個家!」與此同時,舞台正在帶領群眾唱著《甜蜜的家庭》,旁邊白衣人默默舉起「你已經違反集遊法」的牌子注視著他們的身影。

這是來自於那位媽媽親身寫下的紀錄,她在行前與她的孩子溝通希望孩子在家待著,但孩子卻堅持一定要自己去,因為「可是這是我的家耶!這是我的兩個媽媽耶!」——現場反同團體喊著「守護家庭」,但我卻在這個不到四歲的孩子身上真正看到「守護家庭」的勇氣和真義。

(責任編輯:林芮緹)

15259245_10154778186392486_8360440105674515655_o

文/Jovi Wu

某次夜晚,女兒偶然翻到了我的身份證,他問我這張是什麼? 我回答:「這是身份證,等你長大後也有一張」他又問:「上面寫什麼?好多字喔!」

我說:「你看,這是媽咪的照片,這邊寫的是我的名字,還有媽咪生日跟我們家的地址。這邊是我的身份證字號,台灣每個人在出生時都會被國家貼上一個編碼,就像 DORY(編按:海底總動員的多莉) 魚鰭上被科學家綁上的編號,只是我們人類有口袋跟電腦可以收起編號不用綁在手上。這邊是婆婆跟以前過世爺爺的名字,他們生下我,所以都被記錄在這張身份證上。」

女兒問:「我的身份證會跟你的一樣嗎?

我抱著他説:「對不起,你在法律上只有我一個媽媽,所以身份證上只有媽咪的名字。因為台灣的法律還不夠好,不能保障你有兩個媽媽,所以馬麻的名字不會在這上面。 在媽咪生病住院需要馬麻照顧你時,他也沒有法律上的權利可以照顧你。」

不到四歲的女兒說:「可是我要你們一起愛我阿!我也想要馬麻在我的身份證上!

昨晚確定要去凱道上為了孩子訴說這些事實的時候,我問了女兒:「你確定要跟我一起去遊行跟抗議嗎?那邊跟上次很多愛你的人不一樣,有很多不瞭解、不知道我們的人。他們因為不瞭解、不知道也沒看過有小朋友是兩個爸爸或者兩個媽媽,所以會感到害怕恐懼我們跟他們不一樣,想要阻止你有兩個媽媽的權利時,可能會做出一些傷害你或者我的事情喔!」

女兒說:「可是這是我的家耶!這是我的兩個媽媽耶!你去了我一定要去!我很愛你,你去哪裡我都要跟你一起去!

我無奈跟他説:「我比較希望你去阿嬤家不要來耶,因為這次場合真的不像上次這麼平靜,如果你聽到了很多不好聽的話語,我會因為這樣感到傷心。」

女兒說:「你很勇敢是我的超人,所以我也要勇敢。

我抱著他哭著說:「媽咪知道你最討厭戴口罩,但請你答應我,如果要跟我一起去抗議,一定要戴好你的口罩,這是保護你不被傷害的一個方法。」

今天下午在警察擔心我們被護家盟惡意攻擊,所以善意勸離後;我跟太太與孩子,在周遭滿滿都是喊著家庭只能一父一母的壓力下,抱頭一起痛哭。最後是女兒跟太太幫我擦掉我停不下的淚水。不是那些唱著「我的家庭真可愛」的白衫軍。

平常很多原則很堅持自己想法不是很好帶的孩子,意外在今天一早起了大早幫我一起貼看板,整路上自己走幾乎不哭不鬧的,為自己的權益靜靜訴說。

我知道很多人無法理解為什麼我要帶這麼小的孩子,去可能會被惡意攻擊的場合。但如果已經關注我個人很久的人,會發現這孩子意外的早熟。

他不到三歲時,已經跟著我去街頭發送好幾次食物給街友爺爺奶奶。他懂得生命的意義與價值,與其去假日去親子館玩耍,他倒是選擇要我帶他去幫忙送養流浪貓。或許他還小不需要承受這麼多負面的壓力,但每個人一生下來就背著自己的路要走不是嗎?

我們不怕苦,怕的是這麼苦了,你還看能忽略我們的存在,那才是真的苦。

(本圖、文經原作者 Jovi Wu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孩子的願望 〉。)

延伸閱讀:

致擔憂性平教育的母親:誰有資格擁有孩子? 誰又有資格結婚?
同志婚姻影響小孩教養?美國兒科醫學會打臉:雙親性傾向根本沒差
【長知識了】結婚不是只能一男一女──關於人類演進史中婚姻的百種樣貌
一父一母的家庭才是華人優良傳統?中國歷史上的聖人都來自「破碎家庭」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