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中政策】推國旅救觀光?賀陳旦部長別拿納稅人血汗錢,去補陸客不來的洞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當我們只是跳腳政府推廣國旅是在「鼓勵舔中」,很可能就落入了「民族主義」的陷阱。這項政策確實是令人髮指,但原因在於——政府是赤裸裸的短視近利、圖謀不軌,還講得一口好聽話。創造 14 億收益、23 萬人受益?別說笑了,都是拿人民血汗錢去補的。

(責任編輯:林芮緹)

20161104000089L
圖片取自中央社

文/ 真暴民的時事筆記

看到交通部的 擴大國旅方案 ,氣到睡不著。想到政府東搜西扣,到處修法防杜避稅、利用民眾的無知恣意加稅當成正義化身,結果把稅金拿來幹這種亮晃晃的圖利勾結,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只得大半夜的說說道理解恨。

巴斯夏的洞見,似淺實深

《一課經濟學》這本經濟學通識經典的前身,是巴斯夏寫的《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講的道理似淺實深,就是要人們不要只看到那些看得到的好處,還要注意那些看不見的損失。這道理說起來簡單,落到複雜的現實中,能堅持這個原則的人卻很少。

拿擴大國旅方案來說吧,現在很多人對這個方案不爽,是因為「這些業者整天喊陸客不來,都是些舔中拜金的垃圾,怎麼可以拿錢補貼他們」。也就是說,其實是民族主義的妄念在作祟。

一個簡單的思想實驗是,問問你自己: 如果今天補助的對象,是專做東南亞遊客生意的業者,你還會那麼反彈嗎?

但這件事真正令人髮指的,其實遠不是舔不舔中的思想檢驗。 而是政府只秀出看得見的好處(預估預算為 3 億元、預期有 23 萬 3310 人次受益,預估效益為 14 億 4481 元 blablabla),卻不談那些看不見的損失。

第一層看不見的損失,是那可以不要花的三億元

財政赤字的問題人人都知道,但政府花錢編預算的邏輯,從來不是量入為出的老百姓可以理解的。再怎麼高唱財政健全,結果各部會預算都只增不減,每年總要編出些新增預算來探探底線。最多哪裡被盯上了,就把新增預算縮一下,往別的地方挪一點。

這背後的邏輯其實很單純,政府的預算規模越大、它在資源配置上的權力就越大、隨之而來的官威和尋租空間就越大。 接過政府標案的,都明白這個道理。

但這三億元,大可不要花,省下來填補赤字坑都還划算。畢竟欠債不只要還,還要連本帶利地還。

第二層看不見的損失,是這本來可以不要課的三億稅金

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往往有個古怪的信念:就是政府課越多稅越好,公共利益才能提升。 甚至因此認為任何避稅的手段就算合法,也是不道德的,所以最好用法令把所有避稅的空間都抹煞。即使這和他個人的理財行為完全背道而馳(有選擇空間的話,還是能避稅就避稅),始終不改其志。

但我們有什麼理由相信這三億交給政府花,會比留在民間,讓人們各自分散決策,自己決定它的用途,更能夠滿足人們各自的需求呢? 你自己連信託基金的經理人都不會相信了,卻要大家相信政府?可你看看眼前的現實,他們準備把錢花到什麼鳥地方去?

政府所張揚的那 23 萬人次的「受益」,根本是從其它上千萬納稅人那裏挖來的而已,中間還要扣掉政府大量的人事、行政費用。 只不過每個人受損金額微乎其微,沒工夫跟政府計較。與其跟政府計較那二、三十塊,還不如想辦法擠身到 23 萬人裡面,受那一千多塊的「益」比較實在。

就這樣搞搞花式搶劫的騙局,還能高唱什麼民主價值,我也是醉了。

第三層看不見的損失,是那本來可以花在別的地方的 14 億

沒有這個政策補助,這些消費力可以帶動其他產業和交易。如今因為政府用補助打造低價、拉抬需求,那些本來可以成立的交易、興起的產業,卻還沒面世就胎死腹中。

我們可以從理性推理上確知,那散佈在民間的 14 億,原本早晚會被人們拿去交易,如今那些交易卻再也沒有機會發生了。但陰險的是,因為沒有人能辨識這些交易會發生在何處,所以沒有蒙受損失的人可以出來主張。

政府只不過把會發生在其他地方的 14 億商機,導向這群特定業者而已,卻忝著臉夸夸其詞,說自己的政策「創造」出 14 億的效益。創造個毛。

第四層看不見的損失,是資源重新配置帶來的效率提升

這些業者當初一廂情願過度投資,如今風頭過了就該讓豬落地。

遊覽車該賣賣,旅館該脫手脫手。這些業者沒把資源釋出,其他做正經踏實生意的人,要進場的成本就會相對高。 如今政府用補貼來供養他們的生意,說得很好聽是要讓豬「軟著陸」,結果只是讓他們繼續把持資源,墊高其他人進場的成本而已。

我不否認這些業者當中,有些人的確長進求提升,但那些人就算沒有政策補貼,也會在轉型和公平競爭中脫穎而出。但有些不長進的業者,原本該被其他新進競爭者、創新業態給淘汰掉的,卻因為受到補貼保護,而該退場沒退場。

而相對地,有些潛在的新進競爭者、創新業態,原本可以比那些後段業者更有效率地滿足需求、提供服務,卻在不公平的競爭環境下胎死腹中(幹,難道公平會不用追究這種不公平嗎!)。 這些沒有機會發生的效率提升和商業創新,也是政策補貼帶來的看不見的損失。

最難的是,質疑那些「看起來好的事」

不斷追究下去,還可以翻出更多層。但 最障人眼目的,是那些針對「你覺得好的事情」的政策補貼。 而自由人主義的精髓就是:即使面對那些自己主觀上覺得好的政策干預資源配置,還要能保持冷靜、理性的態度,時時刻刻去追究那些看不到的損失。

因為自由人深知,有問題的不是這種或那種經濟計畫,而是想要脫離互惠交易,用權力強制來主導資源配置的念頭,也就是計畫經濟這個想法本身。

因為自由人深知,任何想要幫你做決定的人,不論嘴裡講得再怎麼高大上,實際上打的算盤要嘛齷齪得很,要嘛一廂情願。

勸你把身家財產都交給他操盤的投資經理人如此,要你把權力和自由都讓渡給它的政治人物和官員也不會例外。


獨立寫作求打賞
說說啥叫真暴民


(本文經原作者 真暴民的時事筆記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賀陳旦為什麼是錯的?因為他沒看見那些看不見的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