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產紀錄片列輔導級】真正要被輔導的是對身體與性充滿焦慮的官員

zhu_wo_hao_yun_ju_zhao_1
「祝我好孕」記錄不同的生產方式選擇和過程。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準媽媽導演蘇鈺婷和陳育青,用 4 年跟拍產婦的生產經過,剪輯成紀錄片《祝我好孕》。然而卻被文化部分級為「12 歲以下不得觀看」的「輔導級」,而不是家長陪同觀看的「保護級」。兩位導演在這篇文章中表示生產應該被正常地看待,而不是遇到任何裸露出血的畫面就一律遮住觀眾眼睛。(責任編輯:黃筱雯)

文/ 蘇鈺婷、陳育青

「紀錄片後製的期間,我也懷了第一個孩子,隨著肚子越來越大,我常常想:應該怎麼讓他認識這個世界呢?如果他問我:他從哪裡來,我應該怎麼回答他?當他開始對性有好奇,我應該如何引導他?
老公說了一句話,讓我覺得很動人,他會跟著孩子從零歲開始,一年年長大,這樣他就有機會體驗一次童年、青少年與壯年,或許我們就可以重新檢視我們的童年是如何被教育的?
這樣一想,或許是孩子帶領我們重新看待世界與自己的關係,讓我重新審視自己對於裸露的不安,對於生產的恐懼與死亡的害怕,對於性的羞於啟齒,的確,我們用了太多成見,看待這些自然而無需恐懼的事情。」
──取自共同導演蘇鈺婷之『祝我好孕拍攝筆記-3』

今天是《祝我好孕》在「新北市紀錄片影展」的公開播映日,事實上,早在兩天前,我們已經私下舉辦一場小型試映會,好幾位母親來電詢問,是否能帶著孩子一起觀片,因為這部影片被文化部列為「輔 12」,擔心被拒於門外,我們回覆一律是:「可以帶孩子喔!分級只是針對電影院播放。」

果然試映會上,不少媽媽帶著孩子來看片,大多是未滿六歲、必須隨著媽媽移動的幼兒。結束放映後,我們請媽媽協助問問孩子看完影片的感受,媽媽們說,孩子對於寶寶娩出時身上的血液不會感到害怕,對生產後準備哺乳而脫去上衣的母親所露出的乳房,也沒多問,或許他們比任何成人都清楚寶寶尋乳、母親授乳,是人生最本能的一件事吧!

小小孩觀眾的表現,正是我們拍攝《祝我好孕》的期望:打破生產的負面想像,以正面、正常、正確的態度看待生產,所以即便被「提醒」不打馬賽克可能會被分到輔導級,我們依舊堅持保留完整生產的過程,不遮掩、迴避生產中自然露出的身體部位,在影片中也可看到 「生產是全家人的事、不是媽媽一個人的事」,影片中的陪產者不只伴侶,也包括產婦兩歲的娃娃到六歲幼兒,孩子在臨盆的母親身邊陪伴、支持、共同迎接新生命、為小寶寶斷臍…,這樣的生命教育歷程是真正的「親子共讀」。

zhu_wo_hao_yun_ju_zhao_2
助產師姊妹高嘉黛(左)和高嘉霙是影片主要人物,她們互相為對方接生孩子。

新北市紀錄片影展將《祝我好孕》送審前,我們寫了一封懇切的信給評審,說明這部影片的使命與特殊性,請評審們審酌紀錄片的社會功能,勿用一般影片審查的方式看待。文化部承辦人員表示不能有「影響評審結果」的文件,於是我們又查詢相關法規,把說明信納入影展規劃的一部份,以公文方式附件送去。

我們不知道評審有沒有讀到那封信?但《祝我好孕》還是被分為「12 歲以下不得觀看」的「輔十二」級。依據電影法「電影分級審議規定」,「輔十二」是影片情節或對白有「犯罪、暴力、恐怖、血腥、變態、玄奇怪異、社會畸形現象、性表現或性暗示。」會「對未滿十二歲兒童之行為或心理有不良影響之虞」。

生產應該被正面、正確、正常的看待, 以生產教育為主題的紀錄片《祝我好孕》被分為「輔 12」級,凸顯了我國電影分級制度的問題,「電影片分級審議會」應該公開審議結果,檢討現行量表化、缺乏思辨與對話的審議制度,對紀錄片或有特殊性質的作品,在分級前應充分理解創作意圖與社會意義,而非以同一把尺丈量所有的作品!

zhu_wo_hao_yun_ju_zhao_3
待產婦女需要的支持,是鼓勵她發揮自己原本就有的力量。

文化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審議委員是採「多數決方式」判定級別,這種「涉有孕婦生產過程,並有裸露兩乳、陰毛及血淋淋之胎兒與胎盤全紀錄畫面,其表現方式對未滿 12 歲兒童之行為或心理有不良影響,故列輔導 12 歲級。」(此段文字引自中國時報報導)

我們想請問文化部,為何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申請業務– 電影事業– 電影片分級審議查詢– 影展電影片分級審議結論」的網頁上只有「一片空白!」(圖片為 2016 年 10 月 15 日的網頁截圖)

接著想問,審議委員是否根本就忽略了生產教育紀錄片的背景脈絡,也把「生產」這件每個人生命都會經歷的事(生產或被生產)用一把「看到女人露出器官和血就是不良影響」的尺,整段畫錯重點 ,度量了自己缺乏正確、正面、正常看待生產的程度。我們和「生產行動改革聯盟」很願意為這些參與審議的「電影、兒少保護、性別平等、教育、法律」等各領域專業社會人士,再做一次特別放映,附贈一堂他們缺課太久的生產教育課程。

成人以「保護」之名禁止兒童、少年觀影,忽略了自己應盡的教育、解說、輔導之責,是否需要被「輔導」的,是從未被教導正視身體與性、充滿焦慮的成人呢?

zhu_wo_hao_yun_4
文化部網站關於審議結果的網頁竟然一片空白(2016/10/15 截圖)

讓我們檢視其他國家的影片分級狀況:美國被選入影展的影片不需要被審核,這是信任並尊重創作者的表現;法國分級的級別雖與台灣類似,但參加影展的影片沒有送審要求;丹麥則是由特別有關的兒童和青少年的 media council 在為影片把關。

紀錄片為了追求真實與深度,一部片磨上三年五載是常見的事。《祝我好孕》用了四年的時間熬製,拍攝對象把他們的生命、善意毫不保留的與我們分享,只為了給台灣帶來更友善的生產環境。

豈料在此同時,《祝我好孕》也將台灣電影分級制度那道無形的牆撞出原形,現行的評審制度必須檢討改進,例如用填表統計的結果為影片分級、評審間缺乏意見交流與思辨,形同用固定的框架套住多元的藝術形式,對具有特殊社會功能的紀錄片來說,更是無形的限制,創作者在評審過程中完全沒有表達想法的權利。

如同長期關注性別議題的婦女新知秘書長覃玉蓉在試映會上所說的:「限制觀看身體的裸露,應該看這個裸露的訊息為何?例如權力關係不平等之下的裸露。但我們看『祝我好孕』紀錄片中這些女人即便裸露,呈現的是女人的力量,這是完全相反的訊息,這樣的影片在審查機制裡面,應該要有有討論的空間,公布他們的審查理由就是第一步。」」

台灣的電影分級的審核過程,沒有公開、透明、有深度的討論,讓我們覺得十分遺憾,電檢法看似是對兒童保護,但 這種「遮住眼睛」式的保護,是否反自限了教育兒童的機會 ?當未滿 18 歲的兒童早就會隨意地在網路上搜尋各種他們好奇的影片,並且毫無遲疑的按下「我已滿 18 歲」的按鈕,是否,一起自然的面對這些好奇,會更有幫助?

我們希望透過這部紀錄片的播映,真正認識母親的身體、生產的身體,以及我們從小被教育,會讓人感到羞恥的生殖器官:那是產道,是每個自然產的孩子誕生時通過的地方。

我們歡迎所有父母來觀賞這部片子,也希望父母可以有讓孩子觀影與否的選擇,而非用禁止 12 歲以下觀看的法條限縮了紀錄片與社會溝通的機會。我們呼籲文化部撤銷對『祝我好孕』的審查結果,重新檢討電檢法,才能讓好的訊息傳遞,讓對話成為可能。

(本文經合作夥伴想想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讓對話成為可能──邀請文化部長帶著孩子一起看《祝我好孕》〉。)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