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老師 9 年觀察:美日德的壓力創造人才,台灣的「壞壓力」卻徹底摧毀個性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你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在台灣教書約九年的畢靜翰寫下了他對台灣、美國、日本的觀察,發現台灣人對這個答案多半回答不出來。

最有趣的是,台灣人總是說著「日本人壓力大」,卻是自己正生活在一個毫無邏輯與目的、足以毀滅每個人個性的「壞壓力」之中。

(責任編輯:林芮緹)

eliot., CC Licensed
eliot., CC Licensed

文/ John Barthelette(畢靜翰)

隨便問一個台灣人,「日本是個怎麼樣的國家?」,你應該會聽到類似「日本的壓力很大,他們都必須要跟彼此一模一樣,他們很禮貌,可是心裡卻是黑暗的。」

我這十年來遇到的日本人,都很獨特,他們也沒有要展現出自己有多麼與眾不同,但他們確實非常有個性,他們一開始都看起來是 totally normal,但稍微了解他們之後,同常都會發現,他們大概跟美國人一樣有自己的想法和特色––––這純粹是我個人累積起來的印象。

美國人通常都有自己很不喜歡吃的食物,你可以說是挑食,但我們幾乎每個人都有這個傾向,問個美國人他喜歡吃什麼,或問她不喜歡吃什麼,她大概就可以立刻跟你講,而且很仔細說明原因。

日本人其實也會。我曾經認識一個北海道人,她偏偏就不吃魚,就算這會造成困擾,她就是不愛吃!第一次聽到就覺得蠻好笑的,但同時覺得這個人蠻有個性。

一般來說,我發現很多日本人大概也有些激烈的小飲食習慣,跟美國人一樣,不過其實,說跟美國人一樣不如說,跟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一樣吧。

而台灣人呢(嘿嘿),我要先說,我在台灣,我當老師的這八到九年來,大概問過一到兩千人以上,「你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然後我發現––––絕大部分的人真的説不出來自己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

你可能會想說,可能學生不想跟你說吧,但如果你上過我的課,你大概就會知道,我一旦發現學生有不想回答的問題,我就像瘋狗一樣咬著不放,如果這些人有辦法說出個答案的話,他們當時一定會說出來。 XD

所以,這後來就變成我的小遊戲,每次遇到新的學生就花個 5 分鐘逼他說出自己喜歡吃什麼。

玩了無數次之後,我就蠻確定:

大部分的台灣人真的什麼都可以吃,就算不喜歡,在媽媽/阿嬤/老師/男女朋友的逼迫之下,完全無法堅持不吃, 可能小時候有些自己的想法,但後來自己的 TASTE 被長輩給壓死了,所以現在被我問,真會不知所措,因為自己到底喜歡不喜歡什麼,自己也不知道了!

反正,經過很多次討論之後,就發現台灣學生被小畢逼了十分種以上之後,大概都會吐出以下很爛的答案:

不喜歡:(1)青蔥(2)青椒
喜歡:(1)白飯(2)麵(3)巧克力(4)牛排

所以,每次聽到台灣人說,「日本人的壓力很大,日本人都一樣,好恐怖!」,我真的覺得這樣說有點有趣。

日本人很明顯有很多「壓力」,但美國或德國也是呢,譬如說,日本人和德國人真的蠻像,很像的點就在於,他們都要求自己很多事情,要求別人的只不過是也要他們用很高的標準判斷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當然因為文化的關係,出發點和結果有所不同,但所謂的「壓力」的部分很相似。

美國當然也是個很有壓力的地方––––如果你是台灣人,恐怕你無法了解美國的壓力,因為就算你在那邊待很多年,其實如果遇到很糟糕的事情,你只要搭飛機回來台灣就 SAFE 了。

但美國人就是不一樣,如果破產了,失去了健保,遇到了法律上的問題,那美國人能去跑去哪裡呢?

其實, 在美國生活的美國人都有個很強烈的感覺:我走在鋼索上,隨時都可以不小心跳入貧窮的無底黑洞。 在任何地方當窮人真的很恐怖,但在美國當窮人比台灣,日本,歐洲恐怖多了,而且在美國從有錢變成沒錢的路…… 好短好短!你的家人也大概不會想救你呢,這也是真的。

不過呢,日本和德國的高要求和軍事化,美國的金錢壓力,這些都是那個國家的「system」。 這些 system 有好也有壞,但這些系統的目標本來就是要讓那個國家更強,所以人民的壓力是有的,但這個壓力不是沒有目標,也算是這種國家背後的力量。

而且,你也會發現,藝術家,科學家,偉大的文化,等等,都是來自於這種有目標性的高壓力環境––––換言之,社會的目標是讓大家走在一起,所以就設定了一個可以讓大家往前走的環境,但這種系統越完美就越會產生一些比較獨特的人類。

所以德國,日本,美國––––這種環境裡長大的人一般來說都很有個性,文化也很多元,也相當有感染力,因為文化本來就是出於某個族群設定給自己的特殊壓力。

其實,這些國家的人並沒有被「壓死了」,因為這些國家的系統並不是要壓死人,也不是要讓大家都一樣,所以他們的國民並沒有「被弄爛了」反而是活得還不錯。

那台灣的社會呢,是真的給很多壓力,但給壓力的方式算是「層次不平」,是種摧毀個性,讓人做不到事情的壞壓力。 這種系統有時會給很大的壓力,堅持一些很不應該堅持的事情,也有時候會過度保護人,保護到把人弄傻了為止。

說來說去,一整個社會的大系統可以說是瘋掉了,可以逼小朋友吃飯,逼得連自己喜歡吃什麼都不知道,也可以輕鬆到,把廢水丟進淡水河也沒差了。

把人養大不容易,而且不是父母兩個人就可以應付得過來,每個國家都需要自己的共同標準去看事情,因為如果沒有一個共同的標準,或者這個標準歪掉了的話,出來的人就會像被虐待的狗––––昨天被摸,今天被踢,這個世界沒道理!

其實,台灣人不應該把日本或美國的「共同標準」或「自我要求」當做一個很恐怖的東西––––這些才是他們當列強的主因呢。該怕的是「阿嬤」的那種壓力,一種讓人呼吸不過來,讓人走不下去,不聽道理,沒有邏輯的壞壓力。


(本文經原作者 John Barthelette(畢靜翰)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吃的,國外,和阿嬤 〉。)

延伸閱讀:

  1. 【屍速區間車】殭屍病毒感染台灣會怎樣?看完忍不住感嘆不愧是鬼島啊
  2. 【鬼島 VS. 日本】這是一位日本上班族的心聲:跟台灣相比,在日本過生活真的很~爽!
  3. 【歡迎光臨鬼島】「不修邊幅、莫名熱愛日本」你認同韓國遊客這樣看台灣人嗎?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