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師,我支持改革】年金破產不是我們的錯,但改變不了我們是既得利益者的事實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去年 9 月 3 日反年金改革的軍公教大遊行,相信大家仍記憶猶新。當時一位老師就出心裡的話:年金破產不是我們的錯,但改變不了我們是既得利益者的事實。

而提到教師,最近則有一位積極參與反年金改革的退休校長,被 媒體爆料 當初因為不滿縣府將她調到她不想去的學校,請了快一年的病假,照領近百萬的年薪,請完假後她馬上申請退休,又領了百萬退休金。

身為教職,對年金改革應該抱持什麼態度?來看看這位第一線的老師支持年金改革的理由。

(責任編輯:黃靖軒)

28803335953_08b3a1fc3c_z

文/ 曾世佑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附屬高級中學地球科學專任教師)

93 軍公教(2016.9.3)遊行結束了,我當然沒有去,按照目前退撫基金的狀況,不做任何變革的話我唯一可能拿到退休金的方法,就是政府全然承受退撫基金的所有虧損,直接以稅金預算支應。 這當然是完全違背了當初改成儲金制度的退撫制度初衷,等同於是我在退休的時候去向我的後代子孫要錢來供養我的退休生活。

很奇怪對不對? 我們每個月都有扣繳退撫基金還有公保(公教人員保險)的提撥啊!公保就好好的,月繳一千多(根據規定,月繳本俸 7%至 15%。依保險實際收支情形及精算結果,由銓敘部報請考試院會同行政院覈實釐定),因公傷殘死亡都有保險給付,純新制人員退休時還可以領到一筆為數不算小的公保養老給付(以我為例,三十年退休的話可以領回約一百七十多萬),為什麼退撫基金還會虧損,搞到沒有錢?

是政府拿退撫基金去替股市護盤所以把錢虧光光了嗎?其實,退撫基金一直都有獲利,雖然不算很高,但是平均確實也都一直有約莫 3%上下的經營績效,這績效雖然實在不算亮眼,卻也是真的比平均定存利率要高上一截,獲利要更高當然不是不行,但是要承受的風險自然也會上升,事關眾人的退休生活保障,基金操作追求穩健獲利而不是超高投報是可以理解接受的。

  • 年金破產很簡單,因為軍公教繳太少、退休後卻領太多

事實很簡單,純粹就是我們軍公教繳入退撫基金的錢太少,退休時領出來的錢卻太多了。

以我,一個目前十五年年資,純新制公立學校教師為例,如果教書滿三十年退休,平均每個月約莫扣繳三千多元,簡單計算一下就可以知道,三十年的時間這樣子總共會繳入約莫一百萬元出頭,而政府作為我的雇主,配合我的扣繳動作也每月提撥一筆錢進入退撫基金,約莫會是我扣繳的兩倍左右(退撫基金提撥受雇者負擔 35%,雇主也就是政府則負擔 65%),三十年的時間政府總共會提撥約莫兩百萬上下進入退撫基金。

所以我總共在退撫基金裡貢獻了三百萬元左右,如果以平均退撫基金的經營績效 3%來滾複利,這三百萬滾完三十年,約莫成長為六百多萬元。

但是當我退休的時候,我會領多少錢呢? 目前的公立學校教師退休標準是本俸乘以兩倍,再乘上服務年資每一年累積 2%的基本點數,所以如果以碩士學位教師最終薪級本俸 48415 元來計算的話可以算出每月月退俸是 58098 元,相當於每年領取接近七十萬。

2016-09-05_110735
本文作者在原文張貼的薪資表
  • 退休 10 年,就會把自己教書 30 年貢獻的退撫基金領光

發現問題了嗎? 所以我退休後不到十年就會把我所貢獻的部分領完了! 即使加計退休時期持續減少的本金繼續滾動生 3%利息,大概不過十二年左右也還是會被我領完。如果我真的教滿三十年,退休時的年紀只有五十幾歲,依照目前全國平均壽命來看,我會領大概二十幾年的退休金,領出來的總額大概會是我貢獻進去的兩倍左右。

繳得太少,領得卻太多!這是在 1995 年退撫新制推動的時候就已經發生的錯誤設計, 當時不但高估了退撫基金的經營績效,也嚴重低估了退休人員的平均餘命 ,後來的精算顯示,軍公教新制退撫制度一開始的扣繳金額根本連應該要有的一半水準都不到,扣繳比例應該要佔本俸乘二的 18%,但是一開始只扣 8%,後來經過改革之後提升到 12%,還是不夠,僅能讓潛藏負債累積的速度放慢下來,無法阻止基金走向虧損破產的結局。

我在一開始成為公立學校教師的時候就很關注這樣議題,畢竟關乎自己的荷包,當時的教師會便不斷大聲疾呼這個制度無法永續需要改革,但是我其實半信半疑,一來這些薪級、退休撫卹制度的法規很繁雜,我實在沒有那個耐性一一釐清弄懂,二來銓敘部每年都有各項基金的經營報告,看起來似乎是還好啊!

  • 教職退撫基金,2014 年就發生收支逆轉了

但是我一直都記得教師會警告,如果這些計算是對的,基金會在兩千零一十年後出現收支逆轉,當時我就想,這是大事! 如果真的發生逆轉,那就可以證明這些精算確實無誤,那些法規無論再怎麼複雜,我都一定要強迫自己好好弄懂,好知道自己該站在哪一邊,支持什麼樣的主張。

結果完全一如預期,教職退撫基金真的在 2014 年發生收支逆轉了!

所以我開始參加公聽會和研習,努力向學校裡的主計、人事長官請益,結果就是上面我的簡單估算例子,我想這是我想得出來的最簡單的方式解釋清楚基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這真的不是我們的錯!

政府沒有在一開始考量周全,設計出了一個有問題會發生世代剝奪的制度,當然不是我們這些身在其中的人的錯!但是如果我們已經看出了問題點所在,卻又沒有任何作為,那真的就是我們的錯誤了。

  • 錯不在我們,但改變不了我們是既得利益者的事實

被稱作米蟲、肥貓,當然讓人覺得委屈,畢竟這又不是我們自己設計出來圖利自己的制度。所以今天上街的夥伴們訴求軍公教希望不要被污名化、希望能有尊嚴,這真的是很動人、很說到心坎裡去的。

但是錯不在我們,改變不了我們是既得利益者的事實!

退撫基金破產,政府必須負上最終支付責任,以稅金支應龐大的退撫支出,擠壓其他的公務預算。近年來國家的財務狀況不佳是個大家公認的事實,在這種氛圍情境下,原本應該自給自足的退撫基金出現缺口要用稅金補貼,怎麼說都很難有道德上的正當性,特別是當我們明明可以看到問題所在,做點讓步就能解決問題。

所以我想懇切的請求各位夥伴們,讓我們站上道德的制高點,放棄一些法律上名正言順可以向政府要到手的退休金,轉而支持改革,讓退撫基金的制度能夠永續,不要世代剝奪也不要依賴稅金補貼好嗎?

  • 我的夥伴們,請一同站上道德制高點,支持年金改革

只有當我們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的時候,監督和抗爭,批判和衝撞才會顯得合情合理,不是只有一切合法謝謝指教而已。只有我們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的時候,我們才真正可以擺脫既得利益者的罵名,我們所說的才不會繼續讓人懷疑只是為了私利而生的詭辯而已。。。

我常常在想,當一個老師,什麼才是我最珍貴的回報? 我教過考上台大的學生、我教過考上博士班的優秀菁英學生、我教過代表台灣爭取榮譽的國手、我教過浪子回頭踏實過生活的孩子、我教過在已然崩壞的醫療體系堅持奉獻的醫護人員、我教過成百數千個現在在社會上每個不同崗位兢兢業業貢獻己力的年輕人,我還需要什麼回報?

我不需要什麼物質上的回報了! 只要當我退休的時候不要製造我的學生的困擾,讓他們可以在人生舞台上盡情綻放光芒,這輩子我還能有什麼更大的成就?

讓我們站上道德的制高點,世代互助吧!

(本文經原作者 Shyh-Yow Tse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站上道德的制高點 〉。首圖來源: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一位退休老師的沉痛告白:不要為了領這些錢,犧牲下一代
提不出訴求的軍公教大遊行,說穿了只是「要改革年金制度可以,但不要改到我」
一位軍公教子弟心聲:年金被砍令人委屈嗎?請先了解退撫制度改革的重點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