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台灣一樣慘】基本工資立法也沒用,200 萬韓國勞工連最低薪水都領不到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前陣子一例一休事情成為大家討論焦點,但你知道嗎?距離我們不遠的韓國,同樣面對嚴酷的勞資環境。
就算基本薪資立法了,但這兩百萬勞工卻還是領不到最低薪水,因為對老闆來說,反正就算違規了,也只是搔癢輕判呀~(責任編輯:黃靖軒)

230426921_33385b45ff_o-min

  • 連基本工資都拿不到的 200 萬勞工大軍

基本工資是盡可能使勞工正當獲得勞動的代價,一方面也為了可以維持他們的生活而引進的制度,所以立法制定勞工提供自己的勞動後,可以獲得的基本工資。

韓國基本工資法第一條寫著「基本工資制度目的在於保障勞工的薪水最低標準,並提升勞工的生活安定與勞動品質,藉此為國民經濟健全發展做出貢獻」。可是,即使現在正施行著基本工資制度,也不是所有的勞工都拿得到基本工資以上的薪水。仍然有不少的勞工連基本工資都領不到,相當多的雇主支付著比基本工資還要低的薪水給年輕人或女性、中高齡勞工等對象。

利用了統計廳的各年度 3 月「經濟活動人口調查」附錄資料,將月薪族的月均薪水和一週勞動時間換算成時薪後,再與法定基本工資比較,進而推算領到未達基本工資的月薪族規模。< 譯者補充:2015 年,最低時薪為 5580 韓元(夜間時薪需 x1.5),月薪 116 萬 6620 元(以一周上班時間 40 小時為基準)。2016 年起,最低時薪為 6030 韓元(夜間時薪需 x1.5),月薪 126 萬 270 韓元(以一周上班時間 40 小時為基準)。>

我們透過統計廳《經濟活動人口調查》的數據計算了未達基本工資的月薪族規模,結果顯示 2013 年 3 月有 208.8 萬名月薪制勞工領著連當時最低時薪 4,860 韓元都不到的工資人數占了全體月薪族的 11.8%。雇主「合法地」支付未達基本工資的薪水,我們可以知道大多數的雇主違反基本工資制度,並支付勞工很少的薪水。

儘管基本工資被立法,仍然有不少的月薪族連最低薪水都領不到。

此外,愈是女性、年輕人、中高齡勞工,拿到低於基本工資薪水的可能性就愈大。根據 2013 年 3 月《經濟活動人口調查》,男性月薪族中有 7.6%薪水未達基本工資,而女性月族薪中有 17.4%薪水未達基本工資。

各年齡層來看,三十歲、四十歲世代月薪族中未達基本工資的比率不超過 10%,相反地,二十歲世代是 10.1%、五十歲世代是 13.6%、十歲世代(十五歲以上未滿二十歲)和六十歲以上的比重各是 52.9%、43.8%。40%以上的年輕人和中高齡勞工都領取低於基本工資的薪水。

從企業規模來看, 企業規模愈小的民營企業,薪水未達基本工資的勞工比重愈大。30.2%在未滿五人民營公司工作卻拿不到基本工資,接著五人以上未滿十人的民營公司是 14.9%、十人以上未滿三十人的民營公司是 8.8%、三十人以上未滿一百人的民營公司是 5.1%、100 人以上未滿三百人的民營業公司是 3.4%、三百人以上的民營公司是 1.1%。另外拿不到基本工資的月薪族之中,有 96%的人在未滿一百人的民營公司工作,近乎一半的 48.9%的人在未滿五人的民營公司工作。

  • 雇主都不願遵守的基本工資「法」

雇主違反基本工資法,將處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 2,000 萬韓元(約新台幣 55.5 萬元)以下的易科罰金,但是有 200 萬名左右的月薪族連基本工資都領不到。首先, 為什麼不遵守基本工資法的老闆那麼多呢?

因為政府疏於管理與監督,還有處罰的標準太輕了。政府沒有確實監督雇主是否發給工讀生、就業困難女性、年輕人、中高齡勞工基本工資。 即使雇主被舉發違反基本工資法,也只要繳比 2,000 萬韓元以下還要少的罰金,所以在雇主的立場來看,容易選擇違反基本工資法。

當然,小規模的中小企業會辯稱,因為未達可以支付勞工基本工資的經濟情況,所以不得不違反基本工資法。企業界裡,每年決定基本工資調漲案時,如果公司處境很難維持既定基本工資,就會提出反對的聲音,並表示提高基本工資使得無法支付基本工資的雇主變成違法人士。

例如中小企業中央商會在 2012 年 4 月以中小企業為對象進行了《基本工資意見調查》,全部中小企業雇主中 47.1% 希望凍結基本工資,因為現在許多中小企業經營困難,所以都違反了基本工資法。

  • 努力工作還是這麼窮

對於非正職員工、工時制勞工、青少年等低薪勞工而言,基本工資就是可以領取到的最高薪水上限。愈多勞工領取更低的薪水,內需市場會更加萎縮,不只成為經濟成長的障礙物,還會增加更多很難維持最低生計的貧困層,也成為造成韓國社會面臨的不平等、兩極化、貧困問題等原因之一。

1988 年韓國從時薪 487.5 韓元(約新台幣 13.5 元)開始的基本工資制度,在經過 1997 年金融風暴爆增許多非正職員工等低薪勞工後,進到了 2000 年代仍受到矚目的理由在此。基本工資制度目的在於「使勞工獲得勞動的正當代價,並盡可能維持生活」,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最先必須做的是提高基本工資。

OECD 提出基本工資要達到全體勞工平均薪水的 50%,依照這標準,韓國的基本工資在 2014 年的時薪必須為 5,910 韓元、月薪必須為 123.5 萬韓元(約新台幣 3.4 萬元)才行。但是 2014 年韓國的基本時薪是 5,210 韓元(約新台幣 145 元)、月薪是 109 萬韓元,連平均薪資的 40%都不到。不管再怎麼努力工作,也無法脫離貧困的原因就在這裡。

政府必須加強違反基本工資法的管理、監督、取締和處罰的標準,讓雇主無法輕易違反基本工資法 。像是公司財政上難以支付基本工資的中小企業,政府要先調查其原因,根據狀況的需求,再選擇是否介入其中。現在的韓國社會裡,因為大企業搶走了中小企業的利潤,所以中小企業必須以超低利潤來維持生存。

市場內是否公平地競爭著?中小企業是否遭到大企業的不當待遇?政府需要努力解決中小企業面臨的問題。這些努力可以使中小企業遵守基本工資法,亦可形成他們持續成長的基石。

  • 韓國女性勞工的生活

「堂堂正正」小姐在安親班當老師三年,是名 43 歲的女性。學生時期的成績總是在前段班,是父母很驕傲的女兒。雖然,有些人因為生下來不是兒子是女兒而遭到折磨,但是大部份的人沒有遭到太大的差別待遇,也進到了好大學。

「堂堂正正」小姐以優秀成績從大學畢業後在大企業工作,這是一個她不羨慕任何人的時期。在公司裡,她的能力備受認同,也曾和同事談了辦公室戀情。但是 1997 年亞洲金融風暴反轉了她的一切,原以為可以待下去的公司,卻在這時將辦公室戀愛訂為首要的內部調整對象,剛好那時她想結婚也對上班生活感到煩,所以在 1999 年遞出辭呈,結婚的同時也成為了全職主婦。

韓國社會裡,很多人主張女性的地位比以前高了許多,但是透過客觀的數據統計後可以發現,韓國女性的權利與地位比其他國家還要低。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的《2013 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in 2013),以 136 個國家為調查對象,其中韓國的性別平等排名比一年前要掉了三名,來到 111 名。調查結果顯示,維持與一年前同樣排名的是冰島(第 1 名)、芬蘭(第 2 名)、挪威(第 3 名)、瑞典(第 4 名)等北歐國家,而韓國在 OECD 國家中與後段班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園(109 名)、巴林(112 名)、卡達(115 名)等阿拉伯世界國家是相同的水準。

无标题

特別是女性的經濟參與和薪水方面分數很低,韓國女性的經濟參與度是 136 國中排在第 118 名,男性對比女性的薪水是第 120 名。韓國的勞動市場中,女性仍然無法擺脫地位低的處境。

光看韓國的統計資料,也可以輕易瞭解到這種現象存在。比起男性勞工,女性勞工領著更少的薪水,女性的低薪工作崗位也比男性多。這樣的勞動市場內,女性的差別待遇現象接連引起女性貧窮和低女性聘用率等問題。

  • 女性再次找工作時

2011 年,「堂堂正正」小姐再次求職,因為丈夫很累地說自己在公司撐不了幾年,要扶養還是國中生、小學生的兩名女兒,持續增加的補習費用,再加上房租押金貸款 31、生活費用。周遭的人唸她閒閒沒事待在家,出於這些壓力與必須負擔家庭生計,她再次挑戰職場生活。

但是「堂堂正正」小姐能做的工作並不多。社會活動中斷過的 40 歲世代女性可以選擇的工作,不是非正職工作,就是服務業了。孩子們仍然需要照顧,所以無法選擇要經常加班或上下班時間太長的工作,不錯的公司卻都因為年齡限制而無法遞履歷。這是她努力生活過來時,最感到無力挫折的瞬間。

要糾正勞動市場對女性的差別待遇,就必須解決女性因結婚、生產、育兒、家事等所面臨社會活動中斷的問題。在韓國,結婚、生產、育兒、家事皆由女性承擔責任,因此被迫中止社會活動。社會活動中斷對女性勞動力參與率帶來負面影響,也影響勞動市場內女性的地位。因為一旦離開過一次勞動市場的女性,很難再次重返勞動市場。

像「堂堂正正」小姐一樣,即使 20 歲世代時曾是正職員工的女性,但是一旦社會活動中斷後想再次重返勞動市場,大多只能任職於低薪非正職的工作。

「堂堂正正」小姐戰戰兢兢過了好幾個月,終於在安親班找到工作。雖然認為太好了,也可以盯自己孩子們唸書,但是沒有四大社會保險、退休金的安親班教職和重體力勞動沒有兩樣。要管理學生、行動時的交通費,和食費都是勞工的責任。

因為上課到很晚,下班時間經常超過九點。「堂堂正正」小姐看著存摺裡一點一滴累積的錢,再看了看今天的教材,這工作能做到何時呢?非常令人鬱悶。自從重新開始上班以後,孩子們的生活也亂得一團糟,工作的強度比賺的錢還要重,但要是辭掉這工作的話,再過幾年就更難找到比現在好的工作了,這樣的不安使她放棄辭職念頭。

RI306憤怒的數字立體書-min

(本文書摘內容摘錄自《憤怒的數字:韓國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由合作夥伴高寶書版授權轉載、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Ian Muttoo,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