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雄提毒品除罪瘋了嗎】他沒瘋!美國和葡萄牙都證明顧的想法是對的

【為什麼你需要關心這篇新聞?】

毒品的問題一直都相當困難,而近期顧立雄提出了修改草案,將毒品罪加入醫療前置程序,期望改善毒品使用的最根本原因,讓毒癮人口越來越少。加入醫療前置其實只是在現今的法律程序中增加一道關卡,並沒有因此改變對吸毒者懲治。

或許有人認為加重刑罰才會有用,但刑罰相當嚴苛的美國卻始終在吸毒人口上居高不下,每年要花 510 億美元在打「毒品戰爭」。反觀歐洲施行類似於除罪化(不是合法化)的國家,將問題變成公共衛生問題後,卻成功讓吸毒的問題大為改善。

當然台灣有屬於自己的文化和其他零零總總的問題(例如醫療情況、監獄情況等等)需要共同來修正才能透促成法案規劃的理想,草案也有待進一步討論和修正,但分析和認清什麼才是對台灣社會最有利的前進方向才能真正讓台灣走向進步。

13584921_713439805465724_9192122854567496029_o
圖片取自顧立雄臉書

【2017/04/19 更新】近期 司改國是會議再度檢討 緝毒政策與毒品重刑化政策,林文蔚在藥物成癮及物質濫用政策意見書指出,毒品一詞應先正名:藥物(Drugs)。

另外,檢討單純施用藥物全面除罪除刑,無傷害性或低度傷害性的藥物除罪化,到底藥物成癮是病人還是犯罪者?若是施用藥物是重大公共衛生政策,則單純施用藥物則應全面除罪除刑化。另無傷害性或低度傷害性的藥物,例如大麻之除罪化。

緝毒檢察官感嘆「做得這麼辛苦,似乎白忙」,知名網紅朱學恆也發文表示「恭喜恭喜,台灣的毒品犯們,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要幫你們除罪化啦!歡迎菲律賓毒犯移民或是來台灣進行吸毒觀光之旅!」

民進黨立法委員顧立雄先前在立法院召開「擴大施用毒品罪醫療前置化修法」公聽會,他認為「戒癮治療」為觀察、勒戒、強制戒治的前置醫療程序,可避免被告因監禁剝奪社會依附,並改善監所超額收容問題。

很快就有抗議聲浪表示顧立雄是在支持毒品除罪,然而,批評者真的聽懂顧立雄的方案了嗎?

顧立雄的草案 =「除罪化」完全是斷章取義!

顧立雄在臉書 簡要的總結他的草案的內容,草案的目的就只是這樣子:

「希望能讓這些單純施用毒品的藥癮者在進入司法程序之前,先按時到醫療機構接受藥癮治療的計畫,如果能夠順利完成治療程序,就不用被送入矯正機構而中斷他原本的生活;反之,若無法完成治療程序,仍然要依照現行原有的司法程序,進入矯正機構接受觀察勒戒、強制戒治等司法處遇。」

毒品問題(包括藥癮和藥物濫用問題)對社會的危害,是現在世界各國都必須面對的重大議題,蔡總統在上任前就已經宣示,要向毒品宣戰。目前有許多聲浪導向重刑化的方向,比如本週四的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又要再次審查是否將K他命從三級提升為二級毒品,也就是…

顧立雄 发布于 2016 年 7 月 5 日

查獲吸食一、二級毒品,若依據現行法規,第一次先進行觀察、勒戒,無繼續施用傾向不起訴,若有繼續施用傾向則再施以強制戒治,觀勒、戒治完畢後 5 年內再吸食,直接起訴。

而顧立雄的修改即在程序中增加了治療的過程,而無法完成治療程序的人,仍然要接受原本應受處的勒戒、強制戒治等司法處置--也就是完全和現行的法規並不相悖,只是增加了一道手續。

當然,顧立雄的草案也許會有不足之處,但方向,究竟是顧立雄為何會提出這條草案的修改,當然也是有前車之鑑能夠參考的。

鳴人堂 〈 吸毒入罪化 vs. 吸毒除罪化,那個才能解決毒品問題?〉 一文提及瑞士和荷蘭在 1990 年代處理海洛因問題的方式,他們採取軟性策略「海洛因輔助治療」(Heroin-assisted treatment,簡稱 HAT),由政府免費提供高純度海洛因,讓用藥者在安全、乾淨的環境,以及醫療人員的監控下注射,慢慢減少依賴度。

因為是由政府免費提供海洛因,毒品交易無利可圖,市場規模迅速萎縮;而在醫療照護、社工輔助之下,用藥者能避免感染問題,也不用冒險從事危險的性交易,或暴力犯罪籌錢買毒,並幫助他們找到住處,解決生活中其他問題。

重點是,擺脫藥物後可以重新融入社會,真正戒掉使用毒品的「動機」,他們可以把生活重心放在如何讓自己過得更好,而不是籌錢買毒。 到了 2000 年代後期,荷蘭的新海洛因使用者已降至接近零。

真正上癮的原因是無法重新回歸社會,那關進監獄有什麼用!

讓我們先來看一段知名 YouTube 科普頻道 “In a Nutshell – Kurzgesagt”《簡而言之》的影片(有中文字幕),說明 上癮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孤獨

影片中的概念和顧立雄提出的理念不謀而合。顧立雄認為,要徹底降低施用毒品的人數,我們必須要好好面對毒品成癮的核心問題,也就是對於藥物的上癮及依賴。

引述加拿大醫生嘉柏‧馬鐵(Dr. Gabor Maté)對於毒品成癮的分析,正是本文一再提到的「孤獨」問題:

如果我們要設計一個使毒品成癮問題更嚴重的系統,就是懲罰吸毒者、羞辱他們、留下犯罪紀錄,因為這會讓他們難以回到社會,他們很難找到工作,無法安居樂業,很難與人群重新建立人際關係,讓他們只能再回頭擁抱毒品的慰藉。

顧立雄提到,但是我們既有的方式,卻是以「監禁」來解決問題,在監禁的過程中 不僅無法戒除上癮問題,更有可能因為集體監禁的方式,讓施用毒品的人進而接觸更多獲取毒品的管道 ,這樣一來,並不能有效解決毒品成癮的原因,反而製造出更多施用毒品的人口。已經有相當多的數據及研究指出,光是將施用毒品的人關進監獄,其實並無助於解決毒品問題。

加重刑責就有用?美國刑罰西方最重,吸毒人口居高不下,所費不貲

顧立雄的貼文 分析,毒品犯罪的重刑化政策已經實施很多年了,可是結果呢?我們只看到監所人滿為患,人越關越多,第一線的監所人員肩負沉重的戒護壓力,沒有餘力做矯治,更無力協助受刑人回歸社會。

最近有些朋友對於我在七月所舉辦的「擴大『施用毒品罪醫療前置化』修法公聽會」有些誤解,我想先跟各位說明一件事:「醫療前置化」並不等於除罪化或合法化,也就是說,進行醫療前置化的相關修法,並不會影響施用毒品罪的既有刑罰。要徹底降低施用毒品的人…

顧立雄 发布于 2016 年 8 月 2 日

他認為,只有司法介入是沒有辦法解決藥癮和藥物濫用的問題的。關到監獄不僅無法改善成癮的問題(沒有勒戒、沒有治療),也讓成癮的人進入更可能接觸、取得毒品的場所。

在有機會釋放回社會之後,問題也沒有因為回到社會而消失,反而可能因為進入監獄而與社會產生斷層,無法找工作、無法適應社會,結果很有可能就是回到毒品的懷抱,或成為流浪街頭的失業者。

若對應到前面影片的討論,這些措施就是持續讓「成癮」的因子源源不絕的圍繞在上癮的人。毒癮的問題沒有被徹底抓出根源就將持續存在,民眾所關心吸毒帶來的治安問題也沒辦法連帶修正。

依據美國的 統計數字 ,美國幾乎可以稱做是西方國家中最嚴厲的懲罰,每一年約有 160 萬人被逮捕、被控訴、 被監禁 、被監管、(並且/或)被驅逐出境。

美國完全提供地球上 4 分之 1 罪犯的住宿,在 2013 年每 110 位成人中有 1 位,但只有全世界人口 5%的罪犯是待在家裡,且絕大多數那些最後被監禁在那裏的人的相關罪名是因為毒品。 單獨從經濟角度來看,美國每年花費在解決毒品問題的金額高達 510 億美元。

葡萄牙驗證,除罪化並不會導致吸毒量大增,反而降到歐洲最低

葡萄牙在 2000 年是歐洲毒品最氾濫的國家,在找了專家學者討論如何解決之後,提出的方法就是「毒品除罪化,從大麻到古柯鹼」,更重要的是「使用那些我們曾經拿來對抗他們的錢、曾經使他們脫離社會的錢,用於幫助他們重新融入這個社會」。

然而這項新法最重要的大前提是, 吸毒「除罪化」並不表示吸毒「合法化」並帶有行政罰則 。除協助吸毒者公開取得適量需求、清理針頭,並透過警告、提醒和邀請方式將他們帶到戒毒所,建立「吸毒者並非罪犯,他們只是生病了」的新觀念。此外,政府並給予雇用有吸毒前科者的雇主稅務優惠,甚至協助支付該名勞工一半的薪資。

政府提供染毒者大量不同的職缺,提供微型貸款給他們創業。政府的目的就是讓每位葡萄牙的染毒者,每天早上能夠有一個起床的動力,重新找到生活的目的,並與廣大的社會有了關係。

在 2001 年時通過毒品「除罪化」法律後,方法實施了 15 年,根據英國犯罪學雜誌,葡萄牙的注射性毒物使用量下降 50%,染毒者得到愛滋病機率也大幅下降,每份毒品用量的報告都大幅下降。

種種跡象都顯示加重刑責確實一點用也沒有,真正有效的反而是醫療和社會救助。

drug-PORTUGAL2-600x405
圖片取自:http://hssszn.com/archives/10847

新聞來源:
中時: 除罪化 14 年 葡萄牙禁毒奏效
Portugal’s Success Story Decriminalizing All Drugs
鳴人堂:吸 毒入罪化 vs. 吸毒除罪化,那個才能解決毒品問題?

延伸閱讀:
【投票:呼麻行不行?】毒品與藥品的一線之隔
毒品犯有可能悔改嗎──這位更生人從他的觀察中,說出吸毒者內心最深的恐懼
毒品犯不應被當作刑事犯關進牢內,台灣獄政仍需大改革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