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師論壇】看南韓和法國勞工抗爭的覺悟,台灣人活該一例一休、領 22k 當奴工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再一次的政黨輪替,從一例一休與國定假日,身為台灣勞工的我們更進一步發現,在現有政治下實在太難冀求一個完全為了勞工思考的政黨。但難道要說「藍綠一樣爛」,雙手一攤放棄台灣嗎?肯定不是如此。

本文告訴大家南韓與法國勞工團結的故事,勞工的力量可是強大到可以抵抗國家。回過頭來看台灣,不用每次都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從空服員罷工到現在,該思考的不是下一次什麼黨又跳票不理,而是我們該怎麼團結起來去面對要沒收勞工權益的政府!(責任編輯:黃佳玉)

1394797788_a29dbb690e_o

Photo credit: police5151 via VisualHunt / CC BY-NC-ND

過去一向聲稱以勞工權益為己任的民進黨,立委黨團居然成了資方「打手」。用打手一字,不僅是隱喻而已,而真是動手打人。光動手砸人還好,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排名第一的吳焜裕,30 日居然在立院衛環委員會中拿椅砸人,阻擋國民黨立委插入「一例一休」的審查議程。

事情是這樣的,自從蔡英文執政以來,台灣內政烽火連連,不是核能政策髮夾彎,就是勞工大罷工,如今在傳統民進黨捍衛的勞工權益上,卻被「一例一休」這國王新衣給洩底,還花了 90 萬搞假民調,呼嚨民眾。人民逐漸瞭解,與萬惡國民黨相比,民進黨實有過之而無不及,至少國民黨不會拿椅砸人。

什麼又是「一例一休」,這個類似朝三暮四、朝四暮三的猴戲,主要是想繞過資方痛恨的週休二日方案。財團們希望能夠背國際潮流而馳,在一週以例假日讓勞工休息後,另一週採取休息日的方案,誘拐勞工以不給補休與較低津貼的方式,變相讓資方尋找加班藉口。

當然,資方會說,一例一休比較符合台灣經濟現實與民情,他們強調許多領 22~30K 的低薪族,希望擁有更多加班機會。一例一休中的「一休日」就可提供勞資雙方彈性空間,讓兩造皆有好處拿。資方省下額外成本,勞工則破除 22K 魔咒。

但問題是,這個陳述有個明顯的瑕疵,就是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勞資環境,導致台灣 22K 問題橫行?讓一度同是四小龍的台灣,大學畢業生月薪平均低於倒數第二的韓國一半?

原因是什麼?是南韓擁有世界聞名的文創事業?還是他們有三星、LG、現代等跨國性企業?答案或許都是,但也不全對。南韓大企業雖然家大業大、產值更大,但多數勞工不在這些企業上班。

真正的原因應該是, 南韓具有亞洲國家中,規模與勢力均十分有影響力的兩大全國性工會,幫勞工集體談判 ;一個是民主工會總聯盟,另一個則是韓國工會總聯盟。這兩大工會雖然近來勢力銳減,但在全盛時期,這些剽悍的勞工組織,是政府、企業與老美的頭痛。

從美牛抗爭到薪資協商,從關廠工人到 FTA 進程,這兩大雨傘型工會組織無役不與,每一個工會的人數都快破百萬;示威起來,從火燒車到扔汽油彈;從徹夜吶喊,到佔領企業總部,樣樣都是玩真的。畢竟,人家是從二戰前,就以打日本人來練兵。這些勞工團體,是會丟命的!

與華航空姐香噴噴的罷工比起來,這些臭哄哄的辣泡菜,一旦搞起街頭運動,可逼得政府垮台、外強卻步、學生喪命,光 5 年前的雙龍汽車鎮壓,就讓 50 多人掛彩,差一點讓李明博辦不了 G-20 會議;逼得警方經常釋放催淚彈,讓整個市民淚眼盈眶。

這就是人家能夠達到比台灣畢業生多拿 2.6 倍薪水的部份原因。他們的兩大工會,能協助各產業、企業與行號,籌組專業的罷工與示威行動,能夠協助勞工爭取應得利益,能夠在抗爭中,組織起有紀律、夠強悍、多論述與具焦點的勞資衝突。

這點在 歐洲國家更是毋需廢言,德國具有多個跨產業工會,協助勞工集體議價,像德國總工會(DGB)就有 600 萬名會員,約當雙北市的人口數 ;法國勞工不愛美式競爭主義,主張勞工權益與團結精神。所以你在法國看不到類似川普的「誰是接班人」等實境節目,他們不崇拜美式英雄主義,而是推崇俠盜羅賓漢的團隊精神。

法國甚至流行 bossnapping 這詞彙,中文可譯為「老闆挾持」。爆肝的法國勞工,為了伸張正義,以及「協調」福利,會侵入高層辦公室中,挾持老闆。有名的例子如 3M 法國公司負責人被囚禁兩天兩夜、索尼法國的執行長被監禁一個晚上。英國膠帶製造商 Scapa 三名高階主管被堵在辦公室內動彈不得。

最有名的是,全球最大重工業商 Caterpillar 公司四名高階主管遭挾持。這些挾持人士才是法國人推崇的典範,不是郭台銘、也非巴菲特!法國的抗爭不具政治色彩,也非政黨外圍組織,屬自發性行動。當然,本人並非鼓勵上述的違法行為,但這些例子,可提供另一種勞資想像,看看別人都是怎樣思考的。

台灣呢?台灣就是一個過於奴化、認命的社會。這是個同事間彼此陷害、互捅對方的監獄,所有人都夢想著哪天能夠成為統治階級的一份子,因此拼了命的互拆後台。我們崇拜郭台銘、張忠謀這類割喉式領導,沒人願意為生活品質搞工會,或挾持老闆。

因為台灣奴工認為那應該是別人去做的公領域,沒人敢頂撞上司,更遑論合作將林百里給鎖在廁所內,或是蓋趙藤雄布袋;多數台灣勞工還是選擇在尾牙時變裝,跳江南 Style 給慣老闆欣賞。把這些舉措講給挪威人聽,他們會大笑,不懂為何該是酬謝勞工的餐會,還要取悅長官?

也別期待台灣人搞個跨產業性的專業工會了!

就是這原因,台灣勞工的工時比法國人長、生產力比韓國人優,卻還是死領那 22K 的薪水;也就是這原因,台灣兩大政黨都是「選前喊左派、選後大右派」的財團代理人;奉行選前「兩例」、選後「一例」的勞工政策,比檳榔西施還不如。

所以你領 22K,當然值得!

(本文經合作夥伴王大師論壇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選前兩例、選後一例 沒工會,只好任人閹割 〉。)

延伸閱讀>>

【戰神們的質詢逐字】黃國昌、林淑芬:勞動部的一例一休是變相減薪
交通癱瘓、報紙停印、電廠關門…… 不滿政府修法調整工時,法國工會又讓國家崩潰了
【蔡英文請進】超務實勞工政策建議,民進黨請別再說沒有更動餘地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