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案開庭】小燈泡父親:身為一個父親,我決意選擇一條艱難的道路

(圖片來源:Flickr Cuddly Little Owl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Cuddly Little Owl CC Licensed)

今年 3 月底所發生的內湖女童案,掀起了台灣社會長達一個多月的恐慌以及騷亂。 以「正義」為名的獵巫行動不斷上演 ,精神病患「被」就醫、死刑犯被槍決,所有「隨機殺人」都冠上了精神疾病的污名,並認為只要殺光,或是隔離這些有潛在犯案行為的人,我們的社會就能回到安定、平和、安居樂業的生活。

然而造成問題根本的結構性問題從未被討論,勞工權益、長照托幼、貧富不均⋯⋯,一旦發生重大的社會事件,群眾彷彿回到了 16 世紀一般,相信只要處理掉造成未知恐懼的人,就能解決社會問題。

今(23)日,是殺童案的第一次開庭,小燈泡的父親昨天發表了一份聲明。在聲明中,所 凸顯的不是仇恨、不是恐慌,而是作為一個父親的沉痛和堅忍,以及除卻父親身份後,作為一個市民所期盼政府的作為

「但是在無盡的悲憤下總有個問題會浮現,我忍不住想問,究竟,該為悲劇負責任,除了兇 手,他的父母至親難道沒有責任?每一個社會化的環節,包括兇手的友人、四鄰、學校師 生、職場長官同事乃至於相關社會機制,難道都沒有責任?」

有別於群眾的激憤,小燈泡的父親點出了執行死刑之外的問題。當時女童的母親在第一時間發表的談話,則是點出社福體系的殘破。而小燈泡的父親則是更進一步將問題指回了嫌犯周遭的人,這些四周的人,可否伸出過援手或是置之不理?

「身為隨機殺害兒童案件的受害者,我知道我可以投身憤怒,要求司法速審速決並使兇手儘 速伏法 。然後,離開社會大眾的關切目光,默默地療傷淡忘此事。

但如此一來,在小燈泡 身上發生的悲劇就只是在湯姆熊案、北投文化國小案之後,再增添一筆的隨機兒少兇殺案 件, 沒人能保證甚至試圖確保這樣的事件不會再發生 ,我也只能祈求這種衰小的事情不會 再發生在我其他三個小孩身上。

因此,身為父親的我,決意選擇這一條艱難的道路。」

再者,小燈泡的父親更是點出了目前社福機制的不健全。對於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他的 家庭照護系統是否已經瀕臨崩潰 ,而無法提供完善的照顧才導致事件的發生?此時政府的角色又是什麼? 長期歧視這些人的社會大眾又扮演著什麼樣的共犯

「司法在消除兇手之前,應該先問為什麼整個社會在他墜落殺人之前沒有接住他?」

最後,小燈泡的父親仍然回到整個社會結構上的問題。不只是政府是否有所作為而已,更是社會大眾在發生這件事「之前」,為什麼沒有人願意關注造成問題的「原因」?整個社會仍然將問題簡單歸因於「他有精神病,所以會隨機殺人,這沒辦法避免。」事實上, 這種污名的連結或許就是造就近年不斷發生重大社會案件的原因之一

最後,小燈泡的父親也呼籲從本案眼前的 司法改革 作起,期待在審理過程中讓所有關心兒少傷害案件的社會大眾更了解小燈泡悲劇發生的各種成因,讓我們認真檢視犯人。

小燈泡父親聲明原文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1.只要求執行死刑,不願面對「執法之外」的事──醒醒吧台灣人,你就是共犯!
2. 內湖女童慘遭斷頭──無論怎麼高喊執行死刑,都無法解決隨機殺人案
3. 女童案到搖搖哥》民眾、媒體到政府,整個社會都在尋找隨機殺人的「真正」兇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