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中國走向經濟強國,卻碾碎公民權的「民主」歷程

(圖片來源:版權屬於紀念六四 26 週年的貼紙行動)
(圖片來源:版權屬於紀念六四 26 週年的貼紙行動

文 / 邱立本

它承載中國人對理想政治的期望,將一場悲劇內化為政治改革的動力,推動落實防止權力傲慢與濫用的機制。

如果沒有六四,中國就不會有過去二十七年的發展路徑?冥冥中,六四似乎像一顆北斗星,為中國命運的軌跡導航。 因為六四是奇異的政治符號。二十七年來, 它承載了全球中國人對理想政治的期望 ,對一九八九年的政治風暴難以忘懷,也將一場悲劇內化為政治改革的動力,推動中國落實一個防止權力傲慢與濫用的機制。

這也形成北京執政當局與六四紀念者的一種奇特的張力 。六四的鮮血,似乎化為一種特殊的肥料,澆在市場經濟的土壤上,加速中國的開放 。鄧小平在一九九二年的「南巡」,既是告別封閉心態,也是宣告開放的不可逆轉。

但六四就和文革一樣, 都放進了黨國結構的歷史冰箱裏 ,讓一切的爭論與恩怨情仇都冷藏起來。全國要「往前看」,也是「往錢看」,大家奮勇地投進商品經濟的大潮裏。二零零一年,朱鎔基歷盡艱辛,不顧種種困難,加入了 WTO,讓中國的經濟和國家利益與全球接軌,也開啟了中國經濟十多年來的高速增長,躍升為世界的第二大經濟體,並且在高鐵與高速公路的基建上,成為全球首屈一指的領跑者。

更重要的,是中國人生活方式的巨大變化。互聯網成為中國起飛的翅膀,飛向一個全新的世界。這二十七年以來,也是互聯網高速發展的時代,而中國民間的力量, 在六四的廢墟上,超越意識形態,創建最新溝通方式的附加值,開啟了全球最大互聯網國家的傳奇 。阿里巴巴、支付寶、騰訊、微信、新浪、微博、華為、小米……這些民營企業的力量,在創新與勇敢突破的過程中,改變了中國的體質,加速了中國的全球競爭力,也增強了中國人在現代化過程中的信心。

這也是歷史的弔詭,六四的悲劇,反而 刺激中國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加速走向現代化的全新空間, 不再滯留在過去的悲情。從江澤民到胡錦濤,都在市場化與全球化的開放中,深得民心,造就了一個高速增長的時代。

但這也帶來了 權貴資本主義 的問題,權力的「尋租」與資本的結合,形成大面積的官商勾結的現象。紅二代與富二代結合,成為政海與商海匯流的「潛規則」。 中國的階級矛盾,也上升到歷史的新高峰

因而習近平的執政,推動反貪,贏得老百姓支持,尤其在軍隊內部長期存在的買官賣官陋習,都嚴厲整頓。但在高度集權的格局下,人權與法治並沒有進步,甚至出現倒退,不少維權律師都被鎮壓, 在維穩的口號下,公民權利都往往被輾碎了

(圖片來源:Flickr Simón Rodríguez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Simón Rodríguez CC Licensed)

因而六四的紀念,也是一個 對理想中國的追求 。它不斷提醒制度建設與創新的重要性,而法治與人權的保障,是中國現代化過程繞不過去的坎。六四就像一個從黨國歷史冰箱溜出來的精靈,徘徊在神州大地的上空,深情地俯視這片土地的高速變化…

(本文由 亞洲週刊 授權轉載,原文標題: 六四是奇異的政治符號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