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拉薩吧──這裡曾是西藏「樂土」,如今卻在中國的統治下逐漸死去

BO 導讀:

當國際間都把對於西藏的焦點,放在藏人自焚時,鮮少有人注意中國的商業化對拉薩這座古城的破壞。過去,這裡曾是信仰中心,如今卻充斥著觀光客。從 1993 年至今,這裡每年平均有 35 棟歷史建築被拆除。朝聖者不在了,剩下房頂上的狙擊手和廣場上全副武裝的巡邏兵,而居民也被強迫遷出住處,空出來的房間,則成為酒吧、飯店、展覽中心。

救救拉薩吧,這座城市正在中國的控制中,逐漸死去。

去拉薩的遊客在新浪微博上寫到:「今天搞清楚原來拉薩目標是要建設成麗江那樣紙醉金迷鬼哭狼嚎的旅遊城市,所有老城裡的攤販、客棧……低端服務都要搬出老城,取而代之高端古董工藝品店和酒店,而且所有老街房子要立面統一招牌統一,難道中國城市就只有這一種 SB(註一)韓式美容的整改辦法嗎?」

注意到遊客發的照片中,有正在修蓋的「八廓商城」(原城關區政府所在處,位於環繞大昭寺的八廓轉經道的東北面,與通常所稱的八廓街相距很近,同在拉薩老城內)的工程概況,介紹其規模占地十五萬平方米,僅地下停車位就有一千一百一十七個。

而去年末開張營業的「神力.時代廣場」,就蓋在拉薩老城的北面,是官商合作的龐然商場,因日夜不停抽取地下水兩年多,令拉薩人心惶惶,擔心會導致拉薩老城有裂縫、下陷甚至天坑的危險。事實上,現已出現多處裂縫、掘地無水等狀況。如今當局要在老城另一處蓋大型商城,建地下停車場……這是不是意味著,拉薩被各種餓鬼捲入毀滅之勢已難擋?

725532227_718185bbca_z
大昭寺。圖片來源:SaSa Chan CC licensed

極度諷刺的「西藏和平解放紀念碑」

曾記得,一九九四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布達拉宮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但一九九六年,布達拉宮下面延續千百年煙火的雪村被搬遷,同時仿造與中國各地千篇一律、展示極權威力的廣場,使失去了雪村的布達拉宮淪為觀光景點,凸顯致命的缺陷。

二○○○年和二○○一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大昭寺和羅布林卡做為布達拉宮的擴展項目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使拉薩具有宗教、歷史與人文價值的神聖之處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名義上可以獲得理所當然的保護。但二○○二年,狀如炮彈的「西藏和平解放紀念碑」便聳立在廣場上,與布達拉宮遙遙相對,深深地刺痛了藏人的心。

二○○七年,布達拉宮被世界遺產大會「黃牌警告」,批評因過分追求旅遊收益、隨意開發卻不承擔責任和兌現承諾,將可能被吊銷「世界遺產」的稱號。

遺憾的是,而今布達拉宮不但被繼續過度的旅遊開發,在每年數百萬計且不斷增加的遊客足下岌岌可危,甚至拉薩老城也在追求「國際旅遊城市」的過程中被改變面貌,不僅開腸破肚,還遭釜底抽薪。

正如藏人藝術家鄺老五的評價:「在物質引誘和權力誘招面前,文化的獨特性在喪失,城市的相似處卻在疊加,在這些看似蓬勃繁榮的背後,早被抽空了內容的老拉薩城已是明日黃花,再也找不到古樸的有著歲月痕跡的東西了。

多年前,一位致力於修復拉薩老城的德國人安德列.亞歷山大(Andre Alexander)和他成立的西藏文化發展公益基金會(Tibet Heritage Fund,THE),從一九九六年至二○○二年,拯救了拉薩以及附近七十六座歷史性的傳統建築,並披露真相說,「於一九八○年始,在城市建設的過程中,使老城區的古舊建築和街區遭到了不斷的破壞。」

從一九九三年起,每年平均有三十五座歷史建築被拆除。如保持這種速度,剩下的歷史建築將在不到四年的時間內消失殆盡。」由於他們出色的修復工作及見證全然拂逆當權者的意志,最終被一心追求利益的西藏當局逐出拉薩。

從古城到「商城」──沿街居民被迫搬遷,空房子則成為商店、酒吧

從八廓商城的工程概況上看到,八廓街區(註二)的整治目標是「淨化、疏散、改造、提升」。而瞭解到的事實是,老城改建分作幾大塊:老城中心即環繞大昭寺的八廓轉經道被徹底清場,所有攤販將被搬至新蓋的「八廓商城」內,沿街原住民則全部被遷至拉薩西郊堆龍德慶縣,迅速搬遷的住戶可得兩至三萬元補助,不搬遷的就是政治問題,而騰出的空房、空院子則用來招商引資,設作商店、酒店、酒吧、畫店、展覽館之類。

老城的其他街巷和寺院,如小昭寺前面將開闢大片廣場,周遭住戶同樣被搬遷遠郊;老城東北角,原城關區政府所在處即改建八廓商城,等等。

固然,原本有著宗教意義的帕廓不會就此變成空空蕩蕩的街,卻會變成專為遊客而存在的熙來攘往的街,不再是藏人轉經朝聖磕長頭的街了,即便有磕長頭的朝聖者,也是給遊客助興的背景。

3015713695_11080630e5_z
拉薩市中的朝聖者,正逐漸消失。圖片來源:utpala ॐ CC licensed

……一個個災難接踵而至,拉薩的下場實在慘烈。歷史上,拉薩從來沒有過礦難,如今發生礦難了。歷史上,拉薩河從來沒有被截流而乾涸,如今乾涸得連魚都死了。歷史上,拉薩老城從來不是為遊客而存在的景點,如今正被改造成麗江四方街及 香格里拉獨克宗模式 。會不會很快有一天,這山寨版的「拉薩老城」就該收門票了?

消失的,比其他的消失更快。湧入的,比其他的湧入更多 。安德列先生曾傷感地寫到:「每去一次,老房都在明顯減少—一石一磚,一巷一街,連狗也在『失蹤』……」而如今,一個被權貴者商業化的拉薩新城正在取而代之。從此不只是我一個人,還有許多人都深愛的那片餘剩不多的拉薩風景消失了。

從此不只是我一個人,還有許多人的生命都與其交融的拉薩記憶被覆蓋了。正如網友所痛斥:「拆古建,挖地道,建天橋,截吉曲(拉薩河),抽地下水……他們真是餓鬼投生啊,能帶走的全帶走,帶不走的全毀掉 !」

拉薩的改造是中國的一石二鳥之計:政局維穩加上觀光效益

需要指出的是,這幾年,境內外一百二十一位藏人的自焚成為西藏問題最突出的事件。無論是國際社會有限的關注,還是流亡西藏政府的焦點,全都集中於此。而藏人社會面臨的其他災難和危險卻被忽略,比如目前,拉薩老城的毀滅迫在眉睫,若在過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還會「黃牌警告」,但現在也不管不顧了。

不過,中國政府對藏人自焚是重視的。就在二○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兩位藏人在大昭寺與八廓街派出所之間自焚後,八廓派出所立即升級為八廓古城公安局,兩位藏人自焚前投宿的滿齋飯店則被當局沒收,改設為「拉薩市八廓古城管理委員會」,甚至拉薩老城也被命名為八廓古城,然而歷史上從來就沒有什麼八廓古城,但當局由此開始的大規模老城改建,其實是一石二鳥,更有「維穩」(註三)的目的和安排。

如今,飽經滄桑的大昭寺前,沒有了從邊遠的康和安多磕著長頭到拉薩的朝聖者,沒有了日日燃著千盞萬盞酥油供燈的燈房,有的只是藏人房頂上的狙擊手和廣場上全副武裝的巡邏兵,有的只是官商勾結的巨大商場接踵開業,商場門前血紅色的充氣塑膠圓柱正在風中炫耀著暴發戶的粗俗和入侵。

四十年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通過《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Conven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the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時,認為「不論遺產屬於哪國的控制範圍內,這類罕見文化遺產或自然遺產具有突出的重要性,是人類無法替代的財產,對全世界人類都是很重要的,很珍貴的,任何文化遺產或自然遺產的一旦變壞或丟失,都會產生使全世界遺產枯竭的有害影響,因而需要全人類共同加以保護。」

故此,呼籲聯合國教科文等全球相關組織,請制止如此可怕的行為,打著「現代化」的旗幟,對古城拉薩的風景、人文和生態犯下不可饒恕、無法估量的罪過!呼籲全世界眾多的研究藏學、研究西藏問題的專家和機構,請關注現今眼下拉薩老城所面臨的萬劫不復的厄運。

救救拉薩吧。

註一. SB:即粗話「傻屄」。

註二. 八廓街區:以大昭寺為中心,由環繞大昭寺的帕廓而形成的街區。藏語中,帕為中,廓為轉。拉薩城主要四條轉經路:孜廓、囊廓、帕廓、林廓。帕廓指環繞大昭寺的中轉經路,除了具有神聖的宗教意義,也有著世俗生活的意義,不只是提供轉經禮佛的環行之街,還是整個西藏社會全貌的一個縮影。

註三 維穩:「維護國家局勢和社會整體穩定」之簡稱。

 列印

(本文由時報出版授權刊載,全文摘錄自《樂土背後:真實西藏》。;首圖來源:bigheadmogi CC Licensed;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為了一隻貓熊向北京磕頭!」捷克反對黨懸掛西藏和台灣國旗,抗議布拉格與北京締結合約矮化台灣

中國慶祝西藏自治區 50 周年,藏人:「沒什麼好慶祝的,我們仍受壓迫」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