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一個年輕生命之後】教育部長吳思華:「從中央到基層,課綱微調完全沒有爭議。」

d1218623

去年教育部欲強行施行課綱微調引起極大爭議,甚至引爆七月的一場大規模學生運動。最後反課綱學生林冠華甚至以死明志,逼迫教育部正視自己違法黑箱的事實。立法院院會在日前通過了撤銷課綱微調,反課綱運動也向前邁進了一步。

今 (5) 日,教育部長吳思華在接受立法院教育與文化委員會質詢時,國民黨立委柯志恩則詢問吳思華認為自己任內最驕傲事情是什麼?吳思華認為, 任內在紛擾下讓教育環境得以穩定 ,同時也勇敢面對教育各層面問題,推出積極創新的作法,同時他也認為:「從中央到地方,沒有看到有課綱爭議的問題 」,讓教育成為一個持續穩定向前的團隊。

吳思華部長居然大言不慚地表示,沒有看見課綱爭議的問題。那請問去年延燒至今的社會運動都是憑空捏造出來的嗎? 甚至有一條年輕的性命為此犧牲 ,難道吳思華每個晚上都睡得安穩嗎?

隨後民進黨立委吳思瑤立刻嗆聲:「教育部長的認知和社會的認知真的差異很大」,網路上隨便一查去年的新聞都仍斑斑可考,居然還說沒有任何爭議。而吳思華回應:「當時學生是被特定人士 ……」話還沒說完就被吳思瑤打斷:「特定人士是誰?」沒想到吳思華最後不甘示弱回嗆:「我建議立法院 成立真相調查小組」。

吳思華認為課綱問題不是教育問題,而是被特定人士有心操弄為政治議題。他更舉例,去年到台中一中舉辦說明會,二個半小時座談會中,與學生是和諧對話, 一出來就被特定團體擋車和丟東西,這是高中生會做的事?

 反課綱運動犧牲學生林冠華(圖片來源:Flickr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反課綱運動犧牲學生林冠華(圖片來源:Flickr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我們的教育部長這番話很明顯的就是 將台灣的學生幼體化 ,學校的教育只會教導我們成為考試機器,怎麼會教我們思考呢?因此 會獨立思考的學生都是被「特定人士」所操弄的 。而 教育問題的確也是政治問題 ,不然為什麼吳思華費盡心力就是要微調課綱,將原本較去中國化的課綱調整為「一個中國」的史觀?我們的教育部長任內做的事,完全與教育無關,就是要將爭議引導意識型態的對立之上。

綜觀課綱微調的爭議,除了意識型態的對立之外,更是 嚴重缺乏與社會大眾溝通對話的基礎 。吳思華在去年表面上「釋出善意」與學生對談,但在對談中不耐煩、翻白眼的情景我想大家都仍印象深刻。而教育部應該做的,是避免在調整課綱的過程中, 讓另一群「特定人士」專政、黑箱 ,而不公開讓學界、教師、社會大眾討論。

距離反課綱微調運動學生林冠華過世快接近一年的時間,吳思華這 10 個月內非但沒有反省,仍在最後一次接受立院質詢時,在國會殿堂上公開表示自己無愧於職。這種教育部長,對得起學生、對得起社會嗎?而在可預見的未來裡, 吳思華勢必會輕鬆回到大學裡,高枕無憂地渡過後半生 。我們的社會能縱容這樣的制度、這樣的「學者」,卻對無能無力的學生百般苛求,真是好公平、好正義的寶島台灣。

(圖片來源:Flickr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首圖來源:ETToday


延伸閱讀:

課綱微調懶人包》黑手一伸,「228」與「白色恐怖」字眼、插圖全不見,Magic!

少拿「本份」來壓學生反課綱微調,因為參與社會議題正是學生們的責任

準備向學生提告的思華部長,請別忘了:「課綱微調」已被法院認定違法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