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案後》只要你看起來「有病」,警察隨時可以把你強制就醫!衛福部這樣修法,你同意嗎?

296443973_f875cdb125_o

BO 來投票:

針對衛福部擬修《精神衛生法 》,未來第一線警消可直接認定精神異常將他強制就醫。以及將有吸毒、酒駕、意圖自殺前科者強制就醫。這樣侵犯人權的修法,你同意嗎?文末可以投下你的意見!

  • 人權、醫療,哪一個重要?

近日發生內湖女童命案後,社會輿論一片譁然。各種污名化的標籤被貼在隨機殺人犯身上:同性戀、精神病、吸毒、宅男、線上遊戲⋯⋯等等不計其數的標籤任意取用貼在罪犯身上。 我們亟欲和這些人劃清界線,害怕自己身上沾滿這些象徵「殺人犯」的符號

命案後幾天,經過「隨機殺人/殺童應即刻處以死刑」,以及「將精神病患關起來,不要出來害人」的輿論高漲之後,衛福部今天(30 日)表示,過去精神病患強制就醫門檻高,未來將鬆綁,「只要第一線警消認為條件符合就可強制送醫、評估鑑定」,避免社會傷害事件,也保護患者免於自我傷害——意即要修《精神衛生法》。

其實過去在 2007 年之前,只要警消人員認定有精神異常者就可以強制就醫。然而近代人權意識高漲,《精神衛生法》修法之後,強制送醫條件規定必須要「嚴重病人」同時具有「自傷傷人」或「有傷害之虞」者。 除了要經過醫生鑑定,還得通過委員會的評估 ,程序相當嚴謹,同時也更加保障病患權益。

衛生福利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長諶立中 表示 ,應該要放寬修法, 將毒癮、酒癮及意圖自殺者納入就醫對象 。諶立中認為, 女童命案的嫌犯王景玉從未被確診精神疾病,但有吸毒前科 。曾因吸食安非他命而勒戒一次,這次犯案極可能為吸食安非他命導致大腦損傷,以致幻聽幻覺,才會出現如此殘忍的行為。

(圖片來源:Flickr the euskadi 11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the euskadi 11 CC Licensed)
  • 過去的歷史斑斑可考,政府官員卻操弄著恐慌藉以達成集權的控制。

這樣的言論,其實是令人非常心寒的。我們的社會經過近年的隨機殺人案,幾乎是已成驚弓之鳥、草木皆兵。原本的立法就是要保障身為「人」的基本人權, 若是由第一線「不具有任何醫療專業能力」的警消人員評估,就能強制送醫,那麼我想問的是,我們還需要其他法律嗎? 這不啻是威權的復辟,更是讓用這麼多人的生命換來的人權,葬送在無端的恐慌之中。未來我們可能不僅要擔心「敲門查水表」、「買普洱茶」,更可能要擔心「敲門強制送醫院」。曾任衛生署精神衛生法研修委員的政大法學院副教授 劉宏恩 ,今天鄭重呼籲,要衛福部千萬不要走回頭路。

《精神衛生法》的「重修法」代表什麼?在 2007 年《精神衛生法》修法之前,就發生許多光怪陸離、剝奪人權的事件。2006 年,一名男大生向家人表明自己是同性戀 ,因而被爸爸下藥、強制就醫, 在新光醫院關了 56 天才重獲自由 。事後男大生分別向不同間醫院鑑定精神無異常之後,憤而向新光醫院以及家人提告。

(圖片來源:Flickr Nao Iizuka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Nao Iizuka CC Licensed)

第一線警消人員判定精神異常是 以什麼為基準去判斷的 ?個人生命經驗嗎?還是以宗教、傳統倫理道德?如果今天警消人員是護家盟、恐同人士呢?那麼檢警只要接獲有同志派對,是不是就能將現場所有人強制送醫?同性戀、跨性別、遊民、精神病患、用藥者(或是社會大眾普遍認知的「毒蟲」)等等社會的「邊緣人」,長年受到污名與歧視,只會在此類的事件中一再被加強標籤。 衛福部提出的修法,不僅無法有效遏止此類的問題發生,只會逼得原本處境就已經夠艱困的人,走上絕路。我們的社會,是要走向多元包容,還是只能容許一類「正常人」的存在?

(首圖來源:Flickr Derrick Tyson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