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嚴凱泰:要加速貨貿,又要政府保護裕隆權益。你想過台灣前途嗎?沒有,你只想到你自己

735091_560721617433807_2064877416301051569_n

文 / 賴中強

318 兩周年,蔡英文準總統的產業之旅來到新北市新店區裕隆集團總部參觀,由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接待。嚴凱泰一方面要求新政府保護台灣的汽車業,避免「澳洲化」,一方面又要求新政府續推「兩岸貨貿」,協助裕隆進軍中國。到底嚴凱泰先生支持保護主義?還是支持自由貿易? 抑或是對大財團而言,自由貿易只是個說詞,用來鎮壓反服貿、貨貿的聲音,維護自身的特權利益才是硬道理?

昨天 (3/19) 中國時報頭版頭條 這則導,非常經典,絕對值得保存。嚴凱泰對蔡英文準總統說:「希望政府能保護國內汽車產業,尤其在進口車市占率逼近 4 成,國產車面臨生死存亡之時,稍不慎就會面臨『澳洲化』,完全沒有生存空間」;並且說「未來商業活動將呈現跨區、無國界特色,希望新執政團隊上台後能加強推動兩岸經貿,尤其貨貿延宕影響整車輸出,業者因無法銷往大陸,必需承擔出口獨押中東國家的風險」。中國時報抓這個新聞當頭版頭, 意在對新政府施壓貨貿談判,對抗「天然獨」與 318 的「逆流」,但嚴凱泰自我矛盾的說法,更凸顯了「兩岸權貴資本」的特權本質。

世上沒有完全的自由貿易,也沒有完全的保護主義, 經濟民主連合 在意的是分配正義、社會團結、民主參與、產業自主與國民福祉。但是,我們倒想問問嚴董事長,台灣政府保護裕隆汽車產業已幾十年,什麼時候裕隆可以「從頭到尾」自產引擎與變速箱?生產所有關鍵零組件?

 台灣汽車在中國的佈局(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台灣汽車在中國的佈局(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問這個問題的目的不在「諷刺」,而是中國對貨貿談判汽車項目的立場。 一再強調「不許第三方搭便車」,所以「貨貿利多,國際汽車大廠來台設廠,前進中國」這就不必做夢了,中國沒有那麼笨,「兩岸一家親」也沒有好到那種程度。

回到本題,如果中國祭出與工具機早收清單相同的開放條件(關鍵數控系統必須使用台灣製或中國製,不可使用日製、美製、德製),要求台灣輸往中國的汽車必須使用台灣製或中國製的引擎與變速箱時,或要求高附加價值率的特殊原產地規則(零組件多少比例在兩岸製造),那台灣怎麼辦?裕隆怎麼辦?使用中國的引擎嗎?讓裕隆從日系改掛中系嗎?讓台灣成為中國汽車代工業的一支?這是不是就是嚴董事長口中的 「台灣車市每年不過 40 萬輛出頭,市場規模侷限發展空間,台灣的優勢是很好的人才及科技產業背景,只要能夠落實『兩岸分工』,就有機會在全球汽車產業翻身,但這有賴政府的兩岸政策從旁協助」

這樣做是產業自主,還是加深依賴? 台灣電子代工業已是低利潤的「毛三到四」,我們也要把汽車業、汽車零件業變成中國代工體系下的「毛三到四」嗎?貨貿談判,經濟部為了汽車、石化、面板十大財團曇花一現的短期利益,大量開放中國兩千多項農工產品進口,這樣的貨貿協議該簽嗎?

(本文由 賴中強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 中時電子報


延伸閱讀:

離貨貿通過只剩最後一哩路!你知道它會對台灣造成什麼衝擊嗎?

簽貨貿換安全感,這是一種病

馬政府下台前悄悄發生的兩件事:卡關多時的「陸客中轉」通過、經濟部赴中談貨貿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