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登台」點燃台灣影視產業崩壞的焦慮——真的看見新媒體趨勢的政治人物,會做的不只是提案修法

newm11

圖片來源: 中時電子報

最近兩天因為中國影音平台「愛奇藝」即將在本月底登台的新聞,再次掀起各界對於台灣影視產業的關心,除了在教育文化委員會質詢「愛奇藝」一事的立委,時代力量也在今天舉辦第二場「反媒體壟斷法制化」的公聽會。

這篇文章要談的,主要不是評論這些立委的質詢內容或修法主張,而是想提醒各位政治人物,在這個時代,在這個「網路平台」興起的時代,你們正好有機會在用一種新的方式觀察、分析和參與這個產業。

本文的架構是:

1、政治人物已經是媒體產業的一份子

2、近年不斷被討論的「新政治」,其內涵有二:除了「新理念」,更要有「新方法」

3、台灣媒體產業最大的問題是中國市場的磁吸效應,但當政治人物意識到前二點後,除了提出政策或修法,更可以直接製造工作機會

4、每個產業的轉型過程都有陣痛期,但就看各位願不願意將更多資源投入在這些新事物上,並且堅持「尊重專業」的原則

  • 傳統媒體作為政治人物與選民之間的「中介者」角色正在式微

首先,政治人物跟媒體產業的關係,在這個時代,已經從傳統的「政治人物應提出文化政策、傳播產業政策」,轉變成「政治人物也是這個產業的一份子」了。

過去媒體作為公民與政治人物的中介者,公民需要透過「媒體」才能知道每個政治人物的主張與作為,政治人物也必須競爭媒體的青睞、獲得曝光、進一步得到公民的支持。然而,在「把一切都去中介化」的網路平台出現後,不只 Uber 可能取代台灣大車隊、Airbnb 可以取代旅行社的訂房服務,臉書更讓政治人物跟公民有進一步「直接接觸」的可能。

關於「直接接觸」這件事,大多數政治人物都已經意識到了,立委們紛紛開始用粉絲頁直播自己的質詢畫面,或是把自己的提案內容拍照上傳,將政績告訴選民。

newm

  • 新政治:除了新理念,還有新方法

重點來了,在明天即將滿二週年的太陽花運動後,從 2014 年的地方選舉到剛結束的總統/立委大選,「新政治」一詞不斷被談論,我認為「新政治」此概念的內涵,不脫「新理念」與「新方法」這兩個面向。理念屬於政策主張的辯論,不是本文要討論的範圍,本文要討論的是「新方法」。

「新方法」難有一個明確的定義,姑且先舉幾個例子:

社民黨立委候選人(落選人)苗博雅在選舉期間,自己用簡易的器材拍攝影片,解釋修憲議題、反課綱議題以及馬習會,傳播率最高「小學生都能懂的 4 分鐘修憲懶人包 」影片,觀看次數將近 40 萬次。

newm2

同樣在選舉期間,民進黨立委林岱樺更委託團隊製作模仿「谷阿莫」風格的 短片 ,介紹自己的經歷與政績。

newm3

時代力量最近也在粉絲頁發布 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 》的懶人包,向選民解釋此法案內容。

newm4

民進黨新科不分區立委 林靜儀 ,過去是婦產科醫師,從 2 月 1 日上任以來積極關心醫療議題,也不斷在自己的粉絲頁上發表論述,與多數政治人物不同的是,該粉絲頁上的文章比多數政治人物更不「官腔」、更為白話易讀,即使醫療議題有其專業性。

newm5

隨手舉出這些例子,要強調的是——政治人物跟媒體產業的關係,已經跟其他如醫療、食安或交通產業的關係不同了,他們不再只是一個「關心某個議題的政治人物」,此時此刻,他們都已經是媒體產業的一份子了。

而且基於網路「去中介化」的特質,政治人物將能更有效的與社會溝通。

  • 新的媒體產業離政治人物真的沒這麼遠

新媒體的定義甚廣,以下只是非常粗略的分類與舉例:

新平台:愛奇藝與 Line TV 是典型的影音串流平台。

新內容:「12 星座女生:男友不想陪逛街的反應」、立委的質詢直播、星座專家唐立淇陪你吃午餐聊星座,通通都是新型態的內容。

新閱聽行為:Netflix 上的紙牌屋,其實是舊的內容形式(電視影集)在新的影音串流平台,讓觀眾用新的方式(隨選)觀賞。

許多趨勢預測文都指出,2016 年媒體產業最「火」的就是直播,而這也是政治人物天天都在做的事情,就像過去在立法院的會議室外接受傳統媒體訪問一樣。

newm6

圖片來源: 中央社

此刻,政治人物意識到自己可以使用臉書,意識到自己成為媒體產業的一份子,接著回到本文首段提到的,「政治人物正好有機會在用一種新的方式觀察、分析和體驗這個產業。」

newm9

  • 除了提出政策或修法,政治人物也能在日常工作中為媒體產業多出一份力

台灣媒體產業面臨的一大困境,就是中國市場的磁吸效應,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這邊一個月開 2 萬,對岸也開 2 萬,但是是人民幣。」為了填飽肚子,有才華、有創意的媒體人才,只能暫且放下政治主張和家人,前往對岸打拼。

newm10

圖片來源:Youtube

傳播典範轉移,讓政治人物成為媒體產業的一份子。

中國市場吸走台灣媒體人才,因為他們在這邊賺不到錢。

這兩件事的交集,便是政治人物可以認真的、用不亂砍價、更尊重專業的方式,為本土媒體人才提供機會,間接促成台灣媒體產業的發展。雖然這個概念還很模糊,而且大家對於政治人物如何經營新媒體的概念才剛起步,但至少在現階段,如果有心的話,是可以更專業的。

簡單舉例:

1、立委的提案貼文,配圖直接附上文件的照片,如果是在手機上看,字體超小,誰看得到?

2、粉絲頁的質詢直播影片,雖然因為臉書正在推廣直播功能,所以可以在平台上有比較高的曝光度,但如果畫質不好、沒有字幕、沒有剪接、沒有說明,那跟直接貼上立法院的 IVOD 連結有什麼兩樣?

3、要上傳自己的生活照,營造親民形象,那要不要請助理去學「人物攝影」?

4、讓法案助理撰寫臉書貼文,文字容易生硬、不易閱讀,此時便需要「轉譯」的工作。

newm8

這些工作勢必會增加原本助理的工作量,但如果政治人物願意的話,能不能直接增聘一位具有多媒體技能的助理?當然,這牽涉到立委辦公室的預算問題,畢竟在地方跑攤、包紅白包都需要預算,但這不就是所有產業在轉型都必須面臨的陣痛期嗎?

  • 結論:新時代 x 新媒體 x 新政治

這篇文章的重點,是指出在當前這個媒體劇烈轉型的時代,政治人物除了用舊有的方式介入媒體產業之外(如前述的修法或提出政策),另一種思維,則是認識到自己已是新興媒體產業的一份子,並認真的以參與者的身份,經營新媒體(自媒體),這不只代表「新政治」的實踐方式,更是促成台灣媒體產業發展的另一種方式。

如果黃國昌願意自己錄下一支 2 小時影片,仔細並白話的解釋時代力量即將提出的《反媒體壟斷法》,我相信,以他目前的社會關注度以及當前濃厚的改革氛圍,是有人願意買單的。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