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國時期的淫威仍存在?憲兵濫搜民宅白色恐怖文件,有三件事情不合理

600_1623771_1

文/KingKingCold

我的假設,先說明這只是假設,但是我覺得大概就是這樣了。

首先是這件事情有三點非常不合理:

  • 憲兵的出動跟搜索

這大概很多人提到了,憲兵是司法警察身分可以執行調查沒錯,但是依我國刑事訴訟法跟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憲兵要出動調查必須要有檢察官明文命令才能直接調查,而且憲兵即使認定調查對象有搜索必要,也必須檢察官許可,然後由法院發搜索令才能搜索。

這個例子, 憲兵出動並沒有檢察官許可,而更是沒有搜索令,而憲兵隊的回應是對方簽了自願搜索切結,這真的是笑掉人大牙。

  • 憲兵隊要用什麼罪來辦這家人的爸爸?

根據憲兵隊的說法,當事人是犯了贓物罪跟妨礙祕密罪, 但是根據我國刑法,贓物罪追訴期十年,半世紀以上的檢舉書,贓物罪認定早就超過時效幾十年,還有善意取得與時效取得的問題,憲兵根本不能入罪 ,而且贓物罪是非告訴乃論罪,又回到第一點,檢察官呢??

再提到妨礙秘密罪,所謂妨礙秘密罪是不正當的方法侵犯第三者隱私或非法竊聽知悉他人之秘密,以下是中華民國刑法對於妨礙秘密罪的定義:

根據《中華民國刑法》第 315 條之 1,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1. 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2. 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請問被憲兵帶走的是犯了上述哪一條?

所以這個憲兵根本是沒有任何法條可以入對方於罪,怎麼有臉抓人??

  • 憲兵事後的反應

根據當事人的陳述,憲兵在抓他回去調查之後,曾經要給他一萬五千元作為封口費 ,但是遭當事人嚴正拒絕並堅持追究,而沒收的文件亦沒有歸還。如果是正常搜查程序,需要塞錢嗎?

以下是我的假設,當然我沒有證據支持我的假設,因為這個事件目前為止所有證據跟文件都在憲兵隊手上,可能下一秒鐘就在土裡火裡或是海裡了。

這三個白色恐怖的案件檢舉文獻,當中可能記載了某些人或某個人承辦過程的一些非法且程序不正義的行為,例如栽贓嫁禍,冤枉陷害,不當刑求,挾怨檢舉等等, 而這某個人或是某些人鑑於新政府即將上台,轉型正義跟追討黨產等結算舊時代罪刑的法案也有很大可能會通過,深怕當年栽贓嫁禍惡意檢舉的行徑被人揭發,所以急著把這三份文獻當中可能某一件給回收。

但是該人或是該群人的身分是國軍退伍人員,無法指派指使檢察官命令憲兵隊出動,只好動用自己學長學弟的關係,讓台北憲兵隊受命令,以非法搜索跟非法拘捕的手段,強制回收文獻。

也許對該人或是該群人而言,這是他們幹了幾十年的勾當,他們並無覺得不妥,但是放在現今社會思維,這種行徑是極端令人髮指且引人側目的,恐怕他們陳舊封建僵化的腦子也想不到會引發什麼軒然大波。

最後給一點那其中一份文獻上的 名字 :(節錄自八卦版)

看來黃黃的,某些很愛復興的人們, 現在很惶惶不可終日啊,呵呵。

(本文、標題由 KingKingCold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自由時報


延伸閱讀:

紐約時報在 1947 年對 228 事件的報導:中國人大肆屠殺未挑釁的台灣島民

「我們雖然有不同的過去,但是我們有共同的現在」:日治時期、228 事件後,台灣人仍在思考「我是誰」

希望有一天「中正」不必再紀念… 一張「殺人事件簿」,揭開 228 殘酷真相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