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論者想建國嗎?那就努力讓人相信這個新國家會更好吧!

13359774384_ce7acdfee3_z

文/ 林雨蒼

最近,朱家安在鄭南榕基金會的講座上許下「希望中國儘速 民主化」的生日願望,引發許多台獨支持者的憤怒,甚至被 批評「中國人才會支持中國的民主化」。

延伸閱讀: 朱家安討論串朱宥勳 討論串 (P.s 他們不是兄弟)

我想說說我的想法。

我從小生長在偏藍的家庭,但家族內有個親戚從我小的時候 就支持民進黨。他聊天總習慣使用台語,但我因為從小教育 的關係,台語說的不好。有一天,他跟我說,「台灣人就是 要說台語」,聽到這句話當下,我非常難過。我不是不想學 ,但真的就說不好。如果台語說不好就沒資格當台灣人,那 麼我認為這種想法不尊重我,我也不會想理解這個理念。

因為這句話,我從小就很討厭台獨,直到兩三年前,接觸到 許多社運理念以後,我才逐漸理解,這並非許多台獨支持者 的理念 。前幾天,和 格瓦推 聊了一下,他說, 超克藍綠 不支持台語沙文主義,支持性別平權,也支持廢死等等理念 。他覺得很多話他們沒有說,卻被貼標籤誤解,感到很冤枉

延伸閱讀: 超克藍綠支持性別平權的文章

我個人認為,台獨運動在台灣作為一個淵遠流長的運動,很 多早期的支持者其實深受黨國遺毒之害。台灣在國民黨長期 統治下,推行的教育不重視邏輯,不重視思辨,不重視尊重 多元文化。結果,許多支持者在發言的時候,常常不自覺在 邏輯上出現問題,擅自把不同立場者貼上標籤(不支持我論 述的就是華獨、左統、左膠),甚至出現歧視言論,擅自認 定別人的想法(例如台灣人一定討厭中華民國),甚至「代 表」別人發言。

偏偏這樣的言論因為吸睛,反而容易流傳,結果成了台獨運 動給人的一些常見的偏見 :台語沙文主義、性別歧視等等。 在自己人眼裡,或許是相視一笑的笑話,但在不明究理的人 眼裡,卻可能造成當事人的傷害,甚至對這個理念反感,如 同以前的我。

當然,我理解很多言論都是過往許多台獨運動的大老所長年 累積下來的論述。可是,我們該思考的是, 如果這些論述已 經明顯「踩線」,歧視到不同族群的時候,該繼續擁抱、奉 為圭臬,還是應該反省,並加以修正?

我認為,一個理念要推到大家認同,重點是如何在別人思考 的邏輯下,讓對方願意聆聽、思考,進而接受。因此,最重 要的一點是,要讓對方感受到尊重。

而台獨運動作為一個希望自決台灣未來前途的運動,更是會 影響全體台灣人的生活。 如果繼續合理化自己以歧視他人、 不尊重多元文化的方式做論述,別人當然可以質疑,你想建 的是什麼國? 你想繼續建一個充滿歧視、父權和法西斯的國 度嗎?如此一來,跟那些脫離殖民地統治,但卻建立一個獨 裁政權繼續奴化人民的政府,又有什麼兩樣?如果是這樣, 又為何要支持你建立一個會讓我過的不舒服的國家?這不是 藍綠一樣爛,而是--國民黨就是如此令人不快,為何我要 支持另一個同樣令我不快的政權來取代他?

因此,台獨運動者該做的絕不是以嬉笑的方式,或以歧視性 的方式做論述。台獨運動者應該要告訴大家,我們會建立一 個比現在更好的國度,在這個國度中,我們會落實真正的民 主,破除一切的歧視,讓多元文化的人都能平等的生活。

此,台獨運動者更該身體力行,應該要尊重多元文化,尊重 不同運動者的論述。如果有不同想法,或是遇到批判,也應 該站在民主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正面探討,並積極地進行改 正。

如果我是一個自認為被誤解的台獨支持者,我會出面駁斥錯 誤的論述方式。即使短期內可能讓很多支持者感到傷心,但 是長期以來,這才能建立一個健康的論述環境。唯有不斷審 視自己行銷理念的方法,理念才能真正被認識、被討論,甚 至被接受。如果弄到像核終那樣,每發文酸人一次,就少一 批支持者,那麼萬劫不復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我是雨蒼,我支持台灣獨立,支持台灣國家正常化,也支持 中國民主化,但是我反對生日願望獨派論述的方式。

如果對這個貼文或這件事情有想法,歡迎到我建立的 pol.is 來測看看你的立場,或在裡面添加更多想法。

(本文、標題由 林雨蒼 授權轉載,本文以 CC-BY 4.0 釋出,首圖來源:Abbygail ET Wu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周子瑜事件後我們看見:對中國而言九二共識根本不存在,「中華民國」就是台獨

為自己是中國人感到驕傲?去你的中華民國!——用 15 項標準檢驗你是否支持台獨

中共最怕的不是單純的「台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