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全日本人民都深深敬愛著天皇?你不可不知的領導人權力包裝學

12-OP「天皇神聖不能侵犯。」一八八九年頒布的《大日本帝國憲法》這樣寫著。

負責撰寫這部憲法的伊藤博文相信,日本要崛起,必須有一位能夠領導國家前進、受到眾人信仰的領袖。至於在日本,能夠扮演這種角色的人,非天皇莫屬。所以,天皇在日本帝國中的地位必須至高無上,不可懷疑,也不可動搖。伊藤博文將這個想法,寫進了憲法之中,讓天皇的地位,與國家最高的法律體系結合在一起了。

可是,日本歷史上,天皇的形象並非一直都是如此。就在不久之前的德川時代,天皇不過是沒有實際權力的虛位元首,實權掌握在江戶的幕府手上。到了明治新政府成立之後,天皇才搖身一變,成為國家真正的統治者。只是,拿回權力的天皇,並不見得就會自動地變得如此神聖,如此不可侵犯。

在那個沒有廣播、沒有電視的年代,一般老百姓如何知道國家的領導已經換人,時代已經不同了?對於明治新政府而言,這成了一個必須解決的關鍵問題。更重要的是,該怎麼樣讓民眾不但認識天皇,而且能夠尊敬他、服從他,甚至是崇拜他?

為了要讓全民都能信服,一場宣傳戰與包裝術就此展開

權力需要包裝,天皇也是一樣。

為了讓他們所擁護的明治天皇,能夠成為全民信服的政治領袖,新成立的明治政府,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政治宣傳戰。

明治元年,天皇由京都搬遷到東京的過程,就是一個絕佳的宣傳時機,明治政府也把握住了這個時機,開始了宣傳的第一部曲。

當天皇進入東京時,他一個人坐在轎子當中,前前後後則由許多隨從簇擁著,路旁更是擠滿了想要一睹天皇模樣的百姓,塑造了一種萬人擁戴的形象。

政治宣傳的基本原則,是要塑造好人與壞人的對抗。在這一次的劇本裡,德川幕府必須扮演壞人的角色,他們不會治理國家、不懂民心,造成天下大亂,所以非下臺不可。至於天皇,就是以取代德川幕府、解救萬民於苦難之中的形象現身的。

所以,當天皇抵達東京後,官方更加積極地塑造他推行德政的形象。天皇先是提供福利金給需要的民眾,同時大宴天下,讓東京的市民大吃大喝。因為天皇的到來,整座城市沉浸在歡愉的氣氛中。這樣的領袖,怎能不受人愛戴?

當然,天皇必須得到全民擁戴,宣傳也不能只停留在東京一座城市。因此,從明治五年(一八七二年)開始,天皇便出巡全國各地,在他的子民們面前亮相──名之為「巡幸」。

明治五年的第一次出巡,目標是南方的九州;明治九年的第二次出巡,則是往北走,到了北海道;接下來的出巡,則分別到了北陸、東海道、東山道、山形、秋田、山口、廣島、岡山等地,涵蓋範圍非常之廣。

這和過去天皇的作風很不一樣。德川時代的天皇大多只待在京都一地,不像明治天皇的足跡,遍及各地。

明治天皇每次出巡,時間都長達幾十天,而且和當年進入東京的時候一樣,有大批人馬隨行。天皇所到之處,也往往聚集了許多民眾,爭睹出巡的隊伍。

每到一個地方,天皇不僅會與地方官員與重要人物會面,更會發給年長者撫卹金,同時表彰地方上品德卓越的人。這些都是政府額外的開銷,而且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但是從營造天皇正面形象的角度來看,這算是十分值得的投資。

12-01

除了出巡外,媒體的配合也是相當重要的

天皇出巡也成為新聞報導的焦點,有些報紙會透過連載的方式,記錄天皇的一舉一動。

這樣的媒體報導,放大了天皇出巡的效應;就算沒有親眼見到天皇的人,透過報紙,也能身歷其境,共同感受天皇的偉大。

政治領袖受人愛戴、受人追隨,這都是很常見的現象。可是天皇不是一般的政治領袖,他的地位更加崇高,和日本人的信仰──神道結合在一起。

與宗教信仰結合在一起,天皇的地位更加崇尚

神道是日本的傳統宗教,但跟其他的宗教相比,它沒有嚴格的組織,也沒有像佛經或聖經那樣的經典。在歷史上,它反映著日本人對於自然的崇敬,有時候又跟佛教信仰混雜在一起。

不過,明治政府上臺後,立刻頒布官方命令,要把神道跟佛教清清楚楚地分別開來:神道是國家的信仰,佛教不是。

在國家所支持的神道中,天皇有著最高的地位。根據官方的版本,他是「天照大神」的後代,而天照大神是由開天闢地、創造世界的天神「伊奘諾尊」所生下的。換句話說,天皇跟一般人不一樣,他是帶有神性的。

為了加強神道做為官方信仰的地位,明治政府甚至推行消滅佛教的運動,避免它和神道競爭。在這股風潮中,許多佛寺被燒壞、搗毀,許多僧侶也被迫還俗。至於基督教,同樣因為跟神道信仰有所衝突,遭到官方的取締和管制。

但這樣還不夠,明治政府又強調,神道和其他的宗教不一樣,因為它不是「宗教」,不是個人可以選擇信或不信;它是屬於國家的「信仰」,是全民都需要參與的義務,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

滲入老百姓的第一步——制定一系列的天皇紀念日

信仰不能停留在理論或文字的層面,而是必須深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當中。為了達成這一點,明治政府上臺之後,又訂定了一系列新的紀念日。

其中最重要的日子,莫過於明治天皇的誕辰(十一月三日),這一天被命名為「天長節」,借用「天長地久」的意思。每到這一天,全日本上下必須熱烈慶祝,而全國的日本人也會被提醒一次:這是一個屬於天皇的國家。

一八七四年十一月二日,日本知名的《讀賣新聞》創刊,正好在天長節的前一天。《讀賣新聞》發刊號,因此特別為讀者介紹了天長節的由來。政治領袖打造形象,媒體總是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除此之外,明治政府還訂立了另一個名為「紀元節」的節日,選在二月十一日,用來紀念傳說中第一任天皇──神武天皇的即位。根據官方說法,神武天皇也是天照大神的後代,他在西元前六六○年建立了政權,成為日本歷史上的第一位天皇。

每到這一天,日本放假一天,天皇會在宮殿中舉拜盛大儀式,遙拜創造了日本國的神武天皇。民眾當然也不能忘記,必須一同歡慶。後來,官方甚至為紀元節量身訂做了一首歌曲,讓全國的小學生都能以唱歌的方式,一同參與紀念的儀式。從小開始,日本人便深深地沉浸在神道信仰的洗禮中。

神武天皇與天照大神一樣,都是屬於神話傳說中的人物。可是在這個時代,為了創造天皇的神聖性,他們的存在是不可質疑的,任何有意見的人,都可能被指責是對天皇不敬。

當學者考察出神道的真實歷史,想不到遭到群眾的撻伐

有位名叫久米邦武的歷史學者,對神道的由來特別有興趣。他在一八九一年發表了一篇文章,就事論事,考察了神道的歷史。他在文章中主張,神道最早的起源,只是傳統日本人對於自然的崇拜。

沒想到,這番言論卻引起許多愛國人士的批評,認為他貶低神道,對天皇、對整個國家,都是無禮。

在眾人圍勦下,久米邦武甚至不得不辭去他在東京帝國大學的教職。維持天皇崇拜無比重要,因為它在很多地方都能發揮作用,比如軍事訓練。

明治十一年(一八七八年),日本發生一起士兵叛亂事件,為了避免類似的事件再次發生,日本官方便頒布名為「軍人訓誡」的公告,鼓吹軍人應該「忠實、勇敢、服從」,嚴格遵守軍紀。更重要的是,要絕對尊崇天皇。

四年之後,日本政府又頒布另一個「軍人敕神話中從天岩戶現身的天照大神諭」,敕諭就是天皇的命令。這個時機點,正好是自由民權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日本官方擔心反政府的思想在軍中蔓延,因而必須做出因應,確認軍隊的穩定。

天皇的命令,在軍中的訓練下更加強化

軍人敕諭內容和軍人訓誡稍有不同,但大致精神是一樣的。這份天皇的命令,要求軍人追求忠誠、禮儀、武勇、信義、簡樸等目標,並且明白表示:天皇擁有軍隊統率權,軍隊直屬於天皇。

透過軍隊中的訓練,這樣的思想日復一日地灌輸在日本軍人腦中,逐漸內化,最終成為了不可動搖的信念。

軍人敕諭公布的同一年,日本政府還向公立學校發放天皇與皇后的照片──名為「御真影」──同時要求學校在國定的節日,率領學生向照片敬禮。

隨著政府的推行,天皇的肖像照慢慢普及在各級的學校中,漸漸地變得好像無所不在,人人都籠罩在天皇的視線之下,無可遁逃。

一八九○年,日本政府更進一步地頒布了所謂的「教育敕語」。教育敕語的功能,與軍人敕諭有些類似,不過這一次是出現在教育體系中。

除了軍事以外,教育才是內化所有百姓的重要起始點

教育敕語用古典的日文寫成,對沒有受過訓練的人而言,並不見得能夠一字一句地理解。但正是因為它的內容艱澀,在日本的學校裡,老師會反覆地向學生解說其中的意義,透過這種方式,將敕語要傳達的訊息,一遍又一遍地告訴學生。

教育敕語說,人們應該孝順父母、友愛兄弟、信任朋友等等。表面上看來,是一些很普通的道德教化內容。不過,教育敕語的核心觀念,其實是把日本當成一個大家庭,而天皇就是握有權力的父親,全國人民則是他的兒女;百姓要效忠天皇,就好像兒女要孝順父母,是理所當然的。

透過這種信仰的推行,日本創造了一個以天皇為頂點的家庭,它讓人民在天皇面前變得忠誠,變得順從,也讓人民變得容易團結、容易動員。 只要有來自天皇的命令,全國上下就要朝著一個目標前進。

教育敕語的思想,後來推行到了日本帝國的殖民地,包括朝鮮與臺灣。換句話說,殖民地的人民,也被吸收進了天皇制的大家庭中,如果有需要,他們同樣需要為天皇出生入死。

雖然,大多數時候,他們只不過是這個大家庭中次等的成員。

和世界上其他的國家一樣,日本在進入現代世界的過程中,創造出了許多神話。天皇崇拜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力量最為強大、影響力也最為深遠的一則神話。一直到今天,它依然以不同的面貌,活躍在日本社會的各個角落。

除了天皇崇拜外,還有另外一則神話在日本現代歷史上影響深遠,那就是:日本是個單一民族的國家。不論在日本國內還是國外,都有很多人相信,日本人很特別,和其他人種不同,但他們內部擁有相同的血緣、相同的語言、相同的文化,而所有這塊土地上的居民,都是「大和民族」,都是日本人。

不過,真的是如此嗎?

BOOK (2)(本文為《平安文化  》授權刊載,作者: 涂豐恩  書名: 大人的日本史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馬提出多數黨組閣,是為了讓民進黨混亂」港媒專訪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剖析選後權力空窗期

感謝這位政大校長,讓我們看清原來校園也有權力落差、官僚傲慢

當我們昨晚一夜好眠,Hydis 勞工正用血淚,對抗台灣無良資方與公權力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